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张自忠路缘起

2015-11-6 09:59|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405| 评论: 0|原作者: 朱小平|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北京除了有名的张自忠路外,还有张自忠将军的故居,《北京的胡同》说:“他在北京西城区西安门大街南边的光明殿胡同内有一故居(现今自忠小学)”。但在府右街展宽前,此地称为东椅子胡同与西椅子胡同,张将军故 ...

  北京除了有名的张自忠路外,还有张自忠将军的故居,《北京的胡同》说:“他在北京西城区西安门大街南边的光明殿胡同内有一故居(现今自忠小学)”。但在府右街展宽前,此地称为东椅子胡同与西椅子胡同,张将军故居即位于西椅子胡同。张将军殉国后,自幼随张将军生活的侄女张廉瑜,于1947年于故居创办了自忠小学。府右街展宽时,东椅子胡同被拆除,位于西椅子胡同内的张将军故居东院亦被拆除。所幸留下了张将军住过的卧室、书房与盥洗室(今小学校长办公室)。1988年,有关部门在院内安放了纪念碑,碑文用周恩来1940年在重庆为张将军所致悼词:“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我抗战军人之魂。”其书房已辟为张自忠将军生平展室。

  但张自忠路的取名却并非源于故居,而是将东城的铁狮子胡同易名为张自忠路。这是缘何?

  据考,1946年6月,冯玉祥提议:在北平市选三条道路或三个城门以纪念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三位将军,这三位恰好都是冯将军的老部下。一个月后,北平市临时参议院提案函请市政府实施命名方案。大概是为了促进命名方案的实施,冯玉祥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名义发起,于1946年7月28日为同日殉国的佟、赵两将军在北平中山公园举行两将军殉国九周年公祭,会后至柏林寺(佟将军遗体一直被该寺方丈隐藏于此)和龙泉寺(当年赵将军遗体由陶然亭西龙泉寺方丈将遗体抬回装殓入棺隐藏)起灵,将二位将军重新安葬于香山佟将军的故居之侧和卢沟桥。

  11月25日,北平市长何思源签发《府秘字第729号训令》,将原南河沿改称“佟麟阁路”,北河沿改称“赵登禹路”,铁狮子胡同改称“张自忠路”。南、北河沿原为一条穿城而过的排水臭沟。南河沿自西城北起复兴门内大街、南至宣武门大街外护城河,北河沿自西城北起西直门内柳巷,南至阜成门内大街。此地在元朝时是金水河故道,明代成排水沟渠,清代称大明濠,民国后渐为暗沟。1921年始用拆皇城的城砖将其砌成下水道,在地面上盖板铺成大道,但一直未正式命名。何思源签发训令后,北平市政府于1947年3月13日颁令将铁狮子胡同改为“张自忠路”。1952年6月11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签署“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由北京市民政局颁给家属。张自忠路也依旧沿袭。1965年“文革”前改成“地安门东大街”,“文革”时期,掀起改名风潮,张自忠路也因此易名为“工农兵东大街”,1984年终恢复原名。

  令人费解的是,这三条道路都未曾将三位将军的故居或牺牲地、安葬地加以命名。如佟麟阁1933年买下北平香山东麓狼涧沟清末海军管带熊某别墅(狼涧沟在《日下旧闻考》中有此名),于此读书耕田隐居。除此之外,佟将军在内城东四十条还有一所宅寓。他的牺牲地在北平永定门外大红门以东的高粱地。其墓地即位于香山公园以南狼涧沟故居侧畔山坡。赵将军故居在鼓楼东南辛寺胡同,知者见告为今辛安里98号东城医院所在地,据说院中至今尚遗假山两座和荷花缸一口。他的牺牲地在北平南苑大红门西南黄亭子。赵将军墓地位于卢沟桥西道口铁路桥侧山坡,因当年赵将军有“军人抗战有死无生,卢沟桥就是我们的坟墓”之语,故择此而葬。张将军故居即如前所述。

  铁狮子胡同在北京的历史上赫赫有名,如门牌为3号的执政府,明清两代多为王府,明代是封侯的外戚田畹府邸,清代成为和亲王府和恭亲王府。袁世凯时期一度成为大总统府,北洋时期先为海军部,后为段祺瑞执政府。我原有一张日伪时期出版的北平市全图,查执政府址时为日寇“华北驻屯军司令部”,日酋冈村宁次大将即在此窃踞。有一种说法认为,将此改为“张自忠路”,即表示中国军民最终战胜了日寇。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可惜没有确凿的证据。当年何思源签发的训令原件尚存,但并无此义。也许当年市参议会的提案中有此提法?这尚待专家加以确切考证。

  笔者认为,或许改名还有其它含义。经查现今张自忠路23号曾是冯玉祥发动政变拘禁贿选总统曹锟之处(张受冯玉祥器重任学兵团团长,北京政变后擢升为冯部第十五混成旅旅长),也许是因冯玉祥提议有此层含义,市参议会赞同也未可知。此处因曾是孙中山逝世地而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有孙中山遗物陈列。亦一度成为民国时期外交总长顾维钧的宅寓,唐德刚先生在《顾维钧回忆录》中曾提及。总之,将铁狮子胡同易名张自忠路,恐怕不仅仅考虑此为日寇“华北驻屯军司令部”,因为当年北京沙滩红楼曾为日寇宪兵司令部及特高科等特务机构所在地,更是令人愤恨的屠杀奴役中国人民的罪恶之所,将此处易名岂不亦有纪念意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4-24 09:33 , Processed in 0.197935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