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宝刀衡 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2002-12-1 12:00| 发布者: 吴明靖| 查看: 2895| 评论: 0


  ■“宝刀衡”所铸宝刀硬而不伤、软剑可以围腰

  ■制作的微型宝刀宝剑荣获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

  ■衡起通恢复传统工艺,多件作品被外国博物馆收藏

  ■促成中外友谊学校的结对,研究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文化遗产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身份证。我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丰富的国家,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许多民族民间的文化正在消失。目前全国范围内的民族民间文化抢救活动已经开始。据悉,民间文化抢救部门已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民间文化项目的申报资料。日前已公布首批国家级文化遗产项目。我们推出了“探访文化遗产”系列报道,不仅是为了向世人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更想通过一个个活生生的文化传人的生存故事,引发读者对“文化与生存”的一点点思考。

  关于宝刀衡

  自清朝以来,对于刀剑制造,民间有南剑北刀之说,剑指龙泉剑,刀指宝刀衡。

  衡起通,传扬宝刀文化

  关于宝刀衡

  自清朝以来,对于刀剑制造,民间有南剑北刀之说,剑指龙泉剑,刀指宝刀衡。

  据传说,宝刀衡发源于满洲,满姓叶赫那拉,祖上是民间做刀的高手,曾跟随努尔哈赤部队打制刀剑,后跟随皇太极一起入关,进京后发展为专门为清王朝皇帝和大内侍卫制作刀剑。1672年,其家族被康熙赐姓衡。乾隆年间,衡家曾为乾隆皇帝制作宝剑,名为“乾隆佩剑”。

  清朝鼎盛时期,衡家刀又称官刀,是皇室和军队的专用器物,普通百姓难得一见。随着清王朝的衰败,1903年,衡家第五代传人衡宏昌在东安市场开设刀剑铺。第六代传人衡道明用“衡道明”和“飞燕”作商标,把折刀出口到德国、日本,并曾为齐白石、徐悲鸿制作木刻、篆刻和油画用刀。1958年公私合营后,第七代传人衡连江主要负责北京刀剪厂的生产技术。衡起通1992年正式成为第八代传人,1995年开始恢复宝刀衡传统技术和生产工艺,2000年在新东安市场地下一层的“老北京一条街”开设店铺。

  宝刀衡集中了当时中国刀剑制作工艺的最高技艺,保持了中国传统冷兵器的式样和皇家典雅、高贵、精细的艺术特点,以其优质的材料和独特的工艺名扬天下。其产品被收藏家盛赞“质地坚硬、琢之圆滑、色之光彩、声之清冷、体之厚重、藏之完整”。

  “宝刀衡”作为具有民族特征和皇家气派的金属工艺品牌,2006年入选首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宝刀衡的店铺在新东安市场地下一层老北京一条街,因为整修暂停营业,我是在金源时代购物中心五层西侧见到衡起通的。他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民间艺术家每人摆了一个展台,出售根雕、脸谱、土布、内画壶、耍货等工艺品。艺术家坐在展台内侧创作,顾客可以从任何方向观看制作过程并与艺术家交流,形成互动。

  据衡起通介绍,今年5月来金源时代购物中心试营业了10天,效果非常好。7月正式开业,正好赶上暑假,很多留学生都来买刀剑,他就给他们舞刀剑、捏面人、讲陶艺、抖空竹,给他们介绍老北京的文化,因此结交了不少外国朋友。

  六个展台围成一圈,展台上方是可以拆卸的棚子,棚顶是塑料做成的青灰色瓦片,远远望去,俨然一个小四合院。

  衡起通说四合院的外观设计和明清家具的摆放有着特别意义,花了他和根雕工艺师吴树友两人不少心血。与宝刀衡所在的小院相隔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这样的小院,为了展现不同风格,那里摆放的是冠帽椅。在商场里营造老北京的民俗文化氛围,他在尝试一种新的销售方式。

  宝刀衡的独门绝技是淬火时用油而不用水

  衡起通说宝刀衡的历史其实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他只知道祖先是民间做刀的高手,但具体从哪一代祖先哪一年开始做刀,没有历史资料可查,不过满清入关以后的记载很确切。

  谈到宝刀衡与龙泉剑的关系,衡起通说中国的传统是做刀的可以做剑,做剑的不能做刀,剑为民用,刀为官用,宝刀衡以前也称“官刀”。龙泉剑在春秋时期就已享盛誉,宝刀衡之所以能在清朝时与之齐名,得力于官方及皇帝本人的大力扶持。衡家不但能得到当时最好的制作原料,还在自家秘方的基础上吸取了其他配方,刀剑锻造技术博采众长融为一家,可谓取之于民用之于官。

  淬火是金属和玻璃的一种热处理工艺,就是把合金制品或玻璃加热到一定温度,随即在水、油或空气中急速冷却,用以提高产品的硬度和强度。宝刀衡与龙泉剑最大的区别在于淬火工艺的不同,欧冶子选择在龙泉锻剑是因为那里有优质铁矿和恒温泉水,因此龙泉剑一直坚持水蘸,把剑头横放在水槽里冷却。

  宝刀衡的独门绝技是油蘸,用挂具挂着剑头竖立插入油中。油蘸能增加刀剑的韧性,硬而不伤,软剑可以围腰。现在很多世界名刀都是油蘸,但油蘸成本较高,民间用的菜刀、剪刀、刨刃都是水蘸,水蘸物品性脆易折。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到了衡连江、衡起通这两代人,他们在祖传配方的基础上有所改动,油的成分改变,但淬火质量更高了。

  有人问衡起通的刀剑怎么不开刃,他说开刃即会伤人,衡起通只负责把刀做好,买家拿刀去干什么,与宝刀衡无关。有些人为了销售业绩更好,把刀剑开刃再出售,这违反了做刀的道德规范。宝刀衡几百年来一直坚持不开刃的传统,没刃的刀剑其实也锋利,可以裁宣纸,就像钻石可以划玻璃。

  宝刀衡一直坚持手工锻造,包括选坯、锻造、淬火、研磨等十几道工序。鞘上的木雕、贝雕、铜饰、景泰蓝也都手工制作,刀剑上的每一个细部都是宝刀衡自己的东西。剑头和刀头选用弹簧钢手工锻造,发明了不锈钢和锰合金的制作工艺,其刀剑不生锈。50斤钢锻造9个月,最后剑头只有1斤多,不纯的杂质在长时间的锻造中氧化流失了,剩下的都是精华。

  衡起通说有人在网上造谣宝刀衡现在生产的刀剑都是铁片的是次品,他很生气但从来不跟人争论,他说没有必要和他们吵架,事实胜于雄辩。“只要有人能在我衡起通制作的刀剑中找到一把是铁片的,我当场就咔吧咔吧给吃了。”

  所铸中华武术剑其剑头前端30厘米处可弯成360度

  剑在古代,始为兵器。汉代以后,宝剑逐渐成为官员的佩饰,成为权力和地位的象征。进入热兵器时代,枪炮代替了刀剑,宝刀宝剑成为武术器具、道教法器、舞台道具以及观赏品和收藏品。衡起通深谙时代的变化,对刀剑制造进行了大胆的艺术改革,很好地将现代生活和传统文化结合在一起。

  衡起通学过摄影,学过书法,会烧景泰蓝,会雕玉,父亲曾经很生气,说他是一个杂家,不知道他想干吗。但他认为刀剑制作是一门综合艺术,一把宝剑是多项精雕细刻工艺的组合。首先选金属锻造,剑头做好以后要选木材制作鞘,然后要做把,最后配饰件,因此需要吸收各个行业的营养。不能只是一个工匠,而应该是艺术家。他不愿意被当作只会打造刀剑的武人,他的理想是学习儒家文化,做个彻底的文人。

  华夏宝剑是衡起通从1997年开始筹划设计的,该剑高1.3米,重8斤4两,历时三年零九个月。剑鞘采用红木精心雕刻而成,剑鞘和剑柄上的装饰都是玉雕,整把宝剑尊贵典雅、大气豪情。衡起通说过去没有人在实战用的剑柄上镶玉,因为沉重且易碎,但此剑的价值在于观赏和收藏。这件作品曾在中华世纪坛和欧洲四个国家展出,有人出高价购买,但他没卖,打算以后捐给国家。

  据史料记载,古代汉剑的剑鞘采用铸铁制作,易腐蚀不耐久,衡起通制作汉王宝剑时把剑鞘换成了紫铜,并采用了美国亚光喷涂技术。剑头上刻有成对的龙凤图案,图案模仿了出土汉砖上龙凤的古朴造型,从剑尾到剑尖逐渐缩小。几十幅大小不一的图案分为若干段手工雕刻,行话称为“鐟活”。最难之处在于需要保证每次雕刻时温度基本一样,误差不能超过50℃,用时间衡量是不超过0.02秒。这么短的时间是不可能看温度计的,只能完全凭经验和感觉。

  很多人劝他做好自己的刀剑就行了,其他的闲事不要管,其他工艺也与他无关。衡起通不赞同这种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做法,他认为各项工艺其实都是相关的,他可以从泥塑工艺学习造型,可以从风筝工艺学习绘画,他们也可以从他的刀剑上得到启发。他提倡民间艺人团结起来,互相学习和促进。他积极加入各种协会参与各项活动,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北京文艺家协会会员,北京玩具协会传统玩具委员会副主任。他几乎每年都参加北京的庙会,多次参与北京市旅游局组织的交易会和展览会。

  衡起通制作的汉王宝剑荣获2005年国内旅游交易会“最受欢迎的旅游纪念品工艺品”称号,长度仅15厘米的微型宝刀宝剑于2004年10月荣获民间艺术最高奖———山花奖。另一件精品中华武术剑的剑鞘是带有“木眼”的秋木,剑头选用高碳钢按照太极剑的制作要求打造而成,剑头前端30厘米处可弯成360度。2004年11月,该剑荣获第五届中国(芜湖)国际旅游商品博览交易会金奖。

  据衡起通介绍,剑上只印有“百年老字号宝刀衡”字样的刀剑是工厂生产的,刻有“第八代传人衡起通”名号的是自己亲手制作的精品。但有些精品没有宝刀衡的字号,比如秦王剑,秦朝还没有宝刀衡,所以不能刻。毕竟,宝刀衡只代表一个历史时期。

  拒绝在美国注册公司,放弃百万美元的合伙计划

  宝刀衡的技艺传承是不论长幼,能者居上。衡连江那一代有三个男子,他是老二。衡起通兄弟六个,他排行老三。衡起通说他家的传承人是隔代指定,他是爷爷衡道明选中的,认为他人如其名,万事能通。

  衡起通是父亲衡连江的学生、徒弟。他说北京有句老话叫“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他不能让祖辈的技艺中断。

  19世纪50年代,宝刀衡的宝刀、宝剑等武术器械全部停止生产,1958年公私合营后,衡道明担任刀剪厂的厂长,衡连江负责技术,生产民用的菜刀和剪刀,后来扩大生产规模,工厂搬到昌平区沙河镇,更名为北京刀剪总厂。衡起通经常听祖父和父亲谈论刀剑制造,但一直没有机会见识。

  衡连江1980年从沙河回到北京城,调到美术宝刀厂工作,把压抑了几十年的热情都投入到刀剑制作上,周末也不休息。衡起通趁给父亲送饭的机会,观看父亲怎样干活怎样教徒弟,结合儿时的记忆,渐渐悟出了门道。

  1992年,衡起通接过宝刀衡衣钵的时候,“宝刀衡”这个品牌已经消失了几十年,衡起通在东郊粮库的一个小村子里租了五间房,说是房其实就是木头搭建的棚子,四面都是他用油毡包起来的。靠着这个小作坊,他和几个工人在叮叮当当声中硬把刀剑锻造了出来。

  怎样才能使人们重新认识宝刀衡?衡起通首先注册了“宝刀衡”的商标,然后就是改变老字号坐等生意的经营模式,走出家门向武术爱好者推销刀剑,请求商场代为销售,工美大厦和燕莎商城都支持过他。他每天骑小三轮从东郊粮库拉两车货送给商场的专柜。那时没有资金,又申请不到贷款,遇到周转不灵的时候,衡起通只好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包括妻子的首饰都拿到典当行去抵押了,等货卖出去再赎回来。

  衡起通被选中做传承人时还年轻,觉得做第八代传承人也无所谓,干上这一行以后才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他开始思考如何把这么好的技艺和品牌传承下去,如何在刀剑制造业中脱颖而出。

  那时候他一边做刀一边抽空往国外跑,在美国呆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后不想回来了。当时在美国20美元就可以注册一家公司,有人愿意出资一百万美元让他注册一个宝刀衡国际贸易公司,这样全家就可以搬到美国,他再回国开拓市场也比较容易。父亲坚决反对,警告他要是想给自己找一洋妈就永远不要回到这个家。因为这样注册的宝刀衡就不再是中国的品牌了。

  衡起通回国后很茫然,梦想宝刀衡能像瑞士军刀那样,成为机械化生产流水线作业的大工厂。父亲又说中国人的优势在于手工,用机器无法和国外竞争。1995年,他决定恢复传统工艺。1997年在河北三河市买地盖了厂房,2000年在新东安市场地下一层的老北京一条街开设店铺,那里是他曾祖父开设刀剑铺的地方。

  跳出个人品牌家族企业的狭隘圈子,推广传统文化

  衡起通家是传统的满人,至今还保留着一些满人的习俗和家族内部的规矩。以前衡家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必须和蒙古人通婚,到他爷爷都是如此,他奶奶老家在科尔沁草原。衡家生活习惯上也比较接近回教的要求,主要吃牛羊肉。虽然有人不理解,但衡起通愿意按照祖先告诉他的生活方式去生活,也算是一种文化的保留。

  “字号代表着文化深意,宝刀衡能传到现在,肯定有非常优秀的东西蕴含其中,能调动每代人的激情,凝聚每代人的心血。”衡起通感觉做出的每一把剑都像自己的女儿,得为它们找到称心如意的婆家。如果顾客不满意,宝刀衡无偿退货,坚持老北京的经营传统、秉持诚心、坚守诚信才能赢得更多顾客。

  衡起通保持了手工技艺的原生态,但他不死守祖制,祖辈们只能烧山西的煤,他现在用焦炭,大大缩短了锻造时间。衡起通说祖父和父亲恨不得选坯都亲自动手,锻造的每一天都要上阵,但他不是。他教会工人锻造原理和技术,等他们从50斤钢锻造到7斤的时候再接手。一个剑头锻造9个月,他自己干活不到20天。衡起通要从繁多琐事中解放出来,要用这些时间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这就是他和上两代人不一样的地方,他要跟上时代的节奏,超越老一辈人创造新的生活。

  衡起通谦虚地说在手艺上不敢和前辈相比,也没做出多大贡献。十几年来,他通过努力得到了业内权威专家的认可,得到了政府的认可,入选了首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得到了国内外顾客的认可,这就是自己的成绩。

  衡起通认为不能靠祖先的荫庇吃老本,应该开拓、创新、发展。他在学习老辈经验的基础上,加入自己新的思想和现代管理理念,坚持一步一个脚印,把品牌做大。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希望有一天宝刀衡能上市,发展为一个大型文化企业。

  衡起通从1990年起,多次到欧洲和美国访学,学习西方文化和西方艺术,同时更加认识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北京有很多传下来的民俗,现在没有人去想办法保存和延续,我觉得非常遗憾。我是一个老北京,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做这件事情。也许我没有多大能力,但责任感能激发我的激情去做很多工作。”

  2004年,衡起通拜民俗专家常人春为师,学习老北京民俗文化及老北京的历史。衡起通为感谢师恩,举办了一次私家堂会以庆祝老师71岁寿辰,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复原老北京的堂会形式。整个堂会从主持到礼仪,从上菜到表演,都是按照老北京祝寿堂会的规矩置办,原汁原味。衡起通跟随老师收集资料,研究老北京胡同、四合院、礼俗、穿戴等民俗文化,越研究越爱这个城市,越熟悉传统越惊叹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衡起通最近两年的春节都在新加坡度过,趁机促成新加坡两所小学两所中学和北京的两所小学两所中学结成了手拉手友谊学校,他希望把国外的知识引到中国来,同时把中国的文化推出去。他说跳出个人品牌家族企业的狭隘圈子,站在国家和民族的高度看待文化问题不是管闲事,符合衡家“尽心尽德”的祖训。他还计划把庙会文化推广到新加坡去,再从新加坡扩展到东南亚。

  呼吁加大对老字号的扶持

  衡起通说1903年曾祖父在东安市场开店的时候,衡家家底还很厚实,不指着宝刀衡赚钱,而他现在要靠宝刀衡养家糊口,所以压力很大,如履薄冰。

  他说国家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保护老字号保护知识产权,但没有明确法规和政策。现在宝刀衡的技术、财务、销售等一切事务都要他亲自打理,与国外的联系也全凭个人,能量有限,力不从心。他希望中国参照日本和法国的做法,从政策上加大对老字号的扶持力度,给予贷款和税收方面的优惠,为技术交流和宣传销售提供便利条件。如果政府能帮老字号突破资金的瓶颈,从小作坊变为大公司,其实更利于品牌保护。当然,老字号自身也要积极配合政府,努力拼搏,不能坐等救济。

  衡起通经常带着儿子衡冠雄外出参加民俗活动,他小的时候,父亲也是这样,从小的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对于了解和热爱这一行作用巨大。儿子已经向爷爷保证他要干这行,但衡起通不想给十几岁的孩子那么大压力,他觉得顺其自然就好。

  衡冠雄已经17岁了,在职高学习国际商务,先在北京学四年,然后去英国学两年。衡起通说他要给儿子提供一个国际平台,他这一辈没做完的事情可以交给下一代去完成。他现在做的是开路的工作,是为了儿子大踏步前进。

  我问衡起通要是衡冠雄长大后选择其他职业怎么办,他说虽然不敢保证儿子一定会干这行,但儿子肯定知道他的根在哪里、他该干吗。宝刀衡也不一定只传衡家人,如果有非常出色的徒弟,他也可以考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1-15 06:34 , Processed in 0.026465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