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讲述院子的故事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姚意克


  
  

  也许这个院落已经颓废,也许这个院落已经风华不再,也许这个院落曾经的光彩掩蔽在由不同的年份,四下搭盖了的小房、厨房,接出的廊子后面……就像每个人都曾年轻,有的人也曾有过绝代风华。岁月不再,感情却怎能轻易流走,更何况,它承载了太多的记忆、太久的岁月、太多割舍不下的情感。我们开设了“日子·院子(宅·院·生·活)”这个栏目,希冀将您曾经生活过的院落的历史、人文、花草、树木、邻里、生活记录下来,留给我们不曾有过四合院生活和记忆的后人……
  
  护城河里捞鱼虫
  北京有城墙那会儿,环绕城外的是一条护城河。“护城河”顾名思义,就是保护城池的一道屏障。以前听老人讲,护城河水涨的时候是可以淹死人的,但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护城河已经变成了一条污水潺潺的臭水河,临岸的河水不过刚没脚脖子,延伸到河中水深处也就到大人的腰际。而正因为河水污浊,富有养料,滋生了很多鱼虫,也就成了养鱼爱好者捕捞鱼虫的热闹之处。
  小时候我家住在白塔寺附近,距离阜成门的护城河也就一站多地。那时候“文革”刚刚开始,学校已经全面停课,这可乐坏了无所事事的孩子。记得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社会兴起了养热带鱼的风潮。但那时候家里都不富裕,很多孩子都买不起鱼缸,也没有热力棒一类的东西,冬天只好把鱼放在火炉边。甚至当时很多孩子连鱼也买不起,只能是有鱼的人家大鱼粪了(繁殖之意)小鱼,孩子之间再互相淘换。鱼的品种也就是很普通的孔雀、红剑、黑玛丽之类,能养得起“神仙鱼”的就算是专业玩家了。
  我刚开始养的鱼都是装在罐头瓶里,后来兴起自己制造鱼缸,我便也学着做了一个尺来长的小鱼缸。材料不过是用旧铁片砸成角铁状,再用铆钉组装成一个鱼缸的框架,然后镶上玻璃,显得非常简陋,但我已经很满足了。当然,那时也有把鱼缸做得很精致的,用的是纯粹的三角铁,就像买的一样。
  鱼算是养起来了,但还要喂鱼。当时阜成门外的护城河,就成了我们捞鱼虫的地方。记得当时护城河里主要有三种鱼虫,一是浮游生物类的红鱼虫,再有一种是红丝线状的“线虫”,另外就是类似孑孓的“红虫”。我们刚开始都喜欢捞的是红鱼虫,工具是一种用纱布自制的抄子,在水里搅来搅去,很快抄底就聚起了一个红红的鱼虫团,然后放养在玻璃瓶里,每天给鱼喂一点。但随着天气转凉,护城河里的红鱼虫不多了,大家就开始捞线虫。
  说起这种红线虫,平时全都潜藏在乌黑的淤泥里,只是露出头在水中晃动,只要有人触动,就立即缩进泥里,十分敏感。捞线虫的工具也是自制的,即用木条钉个方框,底部敷上窗纱,实际就是一个筛子。捞虫的方法是用手捧一把淤泥置于筛子里,然后在水中淘洗,滤去淤泥后留下的就是线虫了。记得当时这种劳动又臭又脏,可我们却都乐此不疲。除了线虫,那种类似孑孓的“红虫”也是这种捞法,但此虫好像更适合喂养稍大型的鱼类。
  红线虫捞回家,不能直接放在鱼缸里,因为它会钻进鱼缸底的沙子中,让鱼不容易吃到。所以,不知谁发明了用半个乒乓球,在上面扎一些针眼,再把线虫放在里面,吊于缸中,这时线虫就会从针眼中探出头来,吸引得鱼们欢快地啄食。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护城河里几乎到处都能见到捞鱼虫的人们,甚至还有以此为业的捞虫专业户,他们骑个自行车,后车架上带两个铁桶,穿着特制的连靴皮裤,不像我们只在河边自给自足地小打小闹,而是步入河的中央大捞大捕。而现在回忆起来也很奇怪,“文革”期间几乎禁止了一切摊贩活动,可卖鱼虫的却好像在胡同街头总能见到,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在压抑中显示着自己的色彩。
  可能就是儿时养鱼的经历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记,前些年当宠物市场刚刚出现水族箱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就花了5000多元置办了一个,一直养鱼到如今。但现在养鱼已经不用再自己去捞鱼虫,宠物市场到处都有卖的,而我甚至连买鱼虫都已经感觉麻烦,改喂鱼饲料了。
  现如今城墙已经没了,护城河也消失无影,很多事情都不再有过去的味道,但童年、童趣,还有儿时快乐的时光,却像鱼儿一样还在我的水族箱里游动……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3 02:18 , Processed in 1.109429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