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长辛店二七纪念馆面临“摘牌”

2002-12-1 12:00| 发布者: 柳剑诏| 查看: 1894| 评论: 0








  博物馆隶属关系复杂生存日益艰难

  “从机构编制上讲,这里没有一名专职人员,纪念馆实际已经消失了。但它的展览还在,如果有人来,还会开门接待。”邬少青这样评价长辛店二七纪念馆,他是二七机车厂工会派来照看纪念馆的干事,独自一人在此工作了4年。

  3月下旬召开的北京博物馆工作会议要求,全市133家博物馆必须按照文化部《博物馆管理办法》和《北京市博物馆条例》重新注册登记。市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刘超英透露,约有10家博物馆将面临摘牌的命运,其中包括长辛店二七纪念馆。

  这些面临摘牌的博物馆,有的是常年不更换展览内容,盈利能力薄弱,失去继续开放能力,如某膳食类博物馆。有的是由于主管机构调整或国企改制等原因,造成“无人管”的局面,如北京金泉钱币博物馆因企业自身原因撤出。

  据了解,这种现象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与北京市行政区域内的博物馆隶属关系复杂以及现行管理体制有关。目前,北京市文物局属博物馆仅17座,各区县文委属博物馆也仅占总量的20%左右,而非文物系统博物馆共有80余座,分别隶属于各中央在京部委、大专院校、公安部队、科研院所、行业企业集团以及社会公民个人。这些博物馆与北京市文物行政管理部门没有直接隶属关系,各博物馆直接隶属于各自不同的上级主管部门,其人员、机构、经费、收支等均由其上级主管部门直接控制。而各博物馆在设立时又普遍存在“重建设轻管理”的弊端,对博物馆运行所需要的长期花费缺乏相应准备,直接导致新馆效应减退后生存难以为继。

  这次会议要求北京地区所有博物馆都须在4月30日前报送《博物馆登记表》,并提交馆舍所有权或使用权证明、资金来源证明或验资报告等材料。市文物局将根据材料及摸底调查结果确立博物馆的摘牌名单。

  本市约十家博物馆处于同样困境,月底市文物局将公布调查结果

  现状

  ■一年参观者不足三千人

  今年2月7日,是长辛店二七纪念馆对外开放20周年的纪念日,但这里并没有任何庆祝的气氛。3月29日,当记者穿过挂着“北京市青少年教育基地”和“铁道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铜牌的馆门后,发现展厅门口正被一把铁锁锁住,6000多平方米的纪念馆内没有一名观众。在询问入口处租房人后才找到值班室的邬少青,请他打开了展厅。“来参观的人很少,平时偶尔有老人来参观,所以大门一般都锁着。”邬少青介绍说,一年观众总数也就2700到2800人,基本上是由学校组织学生在一些革命纪念日或者清明节前来。

  ■展览十年来没有更新

  长辛店二七纪念馆的展厅里没有开灯,观看展览只能依靠自然光线,所以只能凑到展柜玻璃前去仔细辨认展览的文字说明。与市内其他博物馆彩色印刷的精美展板相比,这里的说明文字是毛笔手写体,而且已经陈旧泛黄。在第二展室的出口,地上放有一块断裂的“人民功臣”的牌匾,这是工人维修时在房顶上发现的。“展览有将近10年没有更新了,至少我来的这4年没有更新过。”邬少青说,他的任务就是看守展馆,维持这里的开放状态,有人来了就接待一下。

  ■4年来只有三千元拨款

  至于展览为什么多年没有变化,邬少青解释说,原因很简单,没钱。过去4年里,厂里没有拨一分钱给纪念馆,仅仅是最近准备拨3000元,为展柜增加照明,以方便老年人看清展览介绍,并为入口处的机车模型油漆剥落处加漆。邬少青对这3000元很满足。在他的值班室里,这4年用公费添置的物品只有一台不到200元的饮水机,那台旧电脑快用7年了,电视机是从自己家里搬来的。而他的工资也就500多元。邬少青说,为了减少纪念馆的维护费用,纪念馆的一部分已经出租给厂内的一家科研单位,水电费由对方出,他的工资由工会发,所以平时几乎不需要什么成本。原因
■企业没有义务办社会事业

  “纪念馆也曾经辉煌过,上世纪90年代还是优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来参观的学生很多。”二七厂工会办公室副主任王伟利说。

  为什么纪念馆变成如今这样的境况,王伟利把原因归结为两方面。一方面是企业经营状况发生了变化,二七厂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老国企,兴办了幼儿园、小学、中学、职工学校、医院、文化宫等各类社会单位,但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拖着沉重的包袱上阵,面临着很多困难。在很多职工只能拿几百元工资的情况下,没有能力再去办纯粹花钱的博物馆了。另一方面是社会需求变了。“现在一年也来不了几个人,如果编制人员还那么齐全,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呢?”

 

  “纪念馆的作用是宣扬‘二七’精神,这是纯粹发挥社会效益的事情,应该由政府来承担,而不是由企业来承担。”王伟利说,而且政策也要求企业分离办社会的职能,学校已经交给地方了,物业和医院很快也要交出去,博物馆为什么就没人接收呢?困境

  ■纪念馆缺乏重新登记条件

  市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刘超英介绍,文化部《博物馆管理办法》和《北京市博物馆条例》都要求,设立博物馆必须要有“具有与办馆宗旨相符合的专业技术和管理人员”、“具有必要的办馆资金和保障博物馆运行的经费”,今年第二季度将开展的博物馆重新登记工作将按照这两部法规严格执行。

  “从二七纪念馆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保障博物馆运行的经费,也没有专业管理人员,如果重新登记,连法人代表是谁都没法提供。”刘超英说,如果严格按照法规执行,纪念馆很可能会被摘牌。出路

  ■谁来做这桩“赔钱”买卖

  长辛店二七纪念馆能否避免被关闭呢?2005年,王伟利曾给市文物局提交过一份报告,提出了三个解决思路:由市文物局给予一定的扶持,维持开馆状态;由企业与市里面或者地方政府合办;移交给市里或者区政府。在他看来,市文物局作为全市博物馆的行业主管部门,应该对二七馆负有责任。

  但是,两年过去了,这一报告并没有改变纪念馆的困境。刘超英说,市文物局博物馆处的主要职能是指导、协调北京地区博物馆的业务工作,并核准博物馆的设立、主要事项变更,一般博物馆都有自己的主管单位,其建设和日常运行都由各主管单位负责。文物局也曾将二七馆的困难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没有得到回应。

  从移交给市里或区政府这一方案来看,刘超英说,关键在于政府是否能每年固定拿出几十万元的预算。据她介绍,长辛店二七纪念馆日常运行的费用每年大约需要几十万元,但这并不包括展览费用,一次展览往往需要上百万元,而博物馆并没有任何盈利能力,纯粹是个花钱单位。对此,王伟利也抱不乐观的态度,“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题材局限于铁路系统,与区里的关系不是很大,对方恐怕也不会愿意背上这个包袱。”

  目前,关于二七纪念馆的出路问题,还仅仅停留在讨论的层面。一方面,该馆的产权包括中华铁路总工会、二七厂等单位,另一方面,刘超英说,无论是何种方案,都应该是由二七厂或者其上级通过组织程序正式提出,这样几方才可能着手来解决,而不是由个人来写一份报告。

  “长辛店二七纪念馆是与郑州、武汉的二七纪念馆形成一个系列的,如果关闭了,非常可惜。这不比其他的企业和私人设立的博物馆,有注册有倒闭很正常。”刘超英说。王伟利也正在准备一份新的汇报材料:“我们会尽力维持它的存在,不希望在我们手上没了。”
 链接

  长辛店二七纪念馆坐落在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火车站西边的公园内。该纪念馆始建于1983年,历时4年竣工。占地面积6600平方米,建筑面积2300平方米。1987年2月正式向游人开放。

  纪念馆共有8个展室,室内放置的展柜中,陈列着“二七”革命斗争的史料和文物,柜外陈设着大件文物、油画和模型等。包括光绪三十一年(1905)时,黄河铁桥竣工纪念铁碑;京汉铁路通车后,长辛店火车站用过的大钟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8-26 06:12 , Processed in 0.052183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