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书画概述

2002-12-1 12:00| 发布者: 赵汝珍

    书者,书写文字也。画者,绘画人物也。二者在任何外国均无密切联属。书为文人之艺能,画为匠人之技术。书与画固截然不同,不能混为一谈者。且均于国家之文明,社会之进步,占有限之重要,故不十分重视也。但在中国则不然,数千年来,全国上下无不以书画为国家精神所在,个人名誉所关,视之极为神圣,此则许多外邦人士所不能了解者。盖中国之所谓书者,并非社会上应用之文书,而所谓画者,亦非社会上应用之绘画。书乃文人消遣之书写,应用外之书写;画乃书写之变形,书写之延展,书与画二而一,一而二,固不可分者,故在中国永远并称之。至其所以重视者,系以美术眼光,考古旨趣,赏玩目的,及崇拜先贤之心理作根据,并非以实用作观点也。若以实用言,书之工整清析足矣。域则与文人根本不生关系,更无所谓应用。是书画与文人之关系有限,似无特别讲求与注意之必要。然考之实际,书画在中国几与文人不可分,为文人之必要技能。社会普遍心理皆以为,凡属文人必须能书,必须能画,且必须精书精画,方为上乘。究竟能书能画于文人之行能何补,于社会之贡献何在;固无人理会,亦无人研讨。但不能书,不能画,在文人自身上,总觉内心之歉仄,在社会观听上,亦感盛名之缺累。社会已形成一种不可理喻之风气,以为文人精于书画,非仅能增高个人之身价,抑且昌隆一代之气运,宏大国家之声闻,于文人,于社会,于国家均极重要。敬多年以来,文人士夫未有不努力以赴之者。此种畸形发展,为中国所独有,亦为中国人所独能领会。考其所以致此者,系中国数千年旧社会之自然演成,并非人为之结果也。盖中国旧社会,秩序严整,士民活动各有界限,文人为四民之表率,一举一动,民俱而瞻。文人士夫为礼法所束,除读书外,几无文人所应为之事,所许为之事,于无可奈何之中,而以书画为消遣,积之日久,为之益精。迄今书画作品,在中国文明产物中已占极重要地位,国人习而不察,视为当然。然而外人来华,多数不能了解,不明究竟,非受中国文化最深洗礼者,仍不知中国书画之可宝贵也。考书画之在中国,其肇兴远在数千年之前。但因纸墨之未能同一进步,中古以前产物无法保存,垂之久远。故秦汉以上之伟作,今人只可见其刻拓,欲图一见真迹,绝不可能,是诚中国文化上一大遗憾,弥足惋惜者。惟中国书画之能有今日结果,亦系演进而来,并非一日所成,其发展过程,实为留心古玩者所宜悉,谨择要略述如下。
    书画著录均谓,绘画肇始于舜妹嫘氏,文字创建于黄帝仓颉。然严格言之,当以伏羲之书八卦为中国书画之起源。惟其所用之方式,及文具异于今日,其书画均用刀刻于兽骨、龟甲或铜器、石质之上,在审美上多不能适意,且工作上亦多感不便。故至黄帝时,即完全改变,发明漆书,用聿蘸漆,书于竹简之上。此种方式,在人事未繁之际,颇足应敷,故此制行之甚久,遗迹今尚可寻。竹简虽不可得,聿笔随处可见也。周宣王时,始造毛笔,秦蒙恬又改造柘木为管,鹿柱羊皮为被之毛笔。但周宣王仍系漆书,至秦始添用缣素,迄汉蔡伦发明造纸。同时,笔墨亦随之改进,书画至此为之大变。以前因竹帛成本太贵,用之不易,故书画纯为实用,此后则转趋于美术方面矣。然初起之时,尚系文人之尝试,未得社会之同情,以故汉、晋、五代书壁刻石,以及魏碑墓志等,其造诣已为精美,然均不书作者之姓名,是社会之不重视,文人亦不以此为荣,由此可见一斑矣。到魏晋钟、王以后,风气又变,文人以书画为高行,社会亦以此相推许。降及隋、唐、五代,而有欧、柳、颜、褚之四大书家,荆、关、董、巨之四大画家,相继而出。嗣后日有进步,代有闻人。惟蔡伦所造之纸,系用树肤、麻头、敝布、鱼网等为原料,在方便上及经济上固为合适,但对于耐久一点尚未计及,故汉、晋、南北朝之书画存至今日者为数甚少。即此少数,是否真迹,仍系疑问。及隋、唐之时,佛法大行,为写经故,纸料亦大改进。见于记载者,有南唐李后主所造之澄心堂纸,细薄光润,为一时之甲。纸料虽已进步,只以天下扰攘,生民不安,士大夫无暇及此,故著名之书画大家竟不多睹。降及炎宋,社会重视书画之心理业已养成,所用之文具及纸绢业已美备,又加以宋代各帝王之特别嗜好,极力提倡,立画院,置官爵,延名流,招学士,广栽植,宏奖励,因之绘事有长足之进展。故宋代为绘画之黄金时代,为最发达之时期。惟书之用途尚不如今日之广泛,只不过写书札、斗方、手卷、题跋而已,并未有今日之对联、中堂、横披等可以悬之堂中者。有明中叶以后,书家辈出,如文徵明、董其昌等,喜作巨幅,遂创为今日以字为画之先例。清以满洲入主中国,文人尚有君国之思,多数隐于书画之中,故清代顺、康、雍三朝为书画名家之多产时期。乾隆承祖宗之余烈,恣意推奖文事,并以书画笼络汉人,犹之以喇嘛教羁縻蒙古者同。且其个人亦嗜书知画,用全幅精神,使中国聪明俊秀之士走人写字画画之一途,以为统治之便。汉人不察,竟受其愚,上有好者,下必有甚。于是,天下风从,以致社会无形中认为书画为读书人之必要技能,人人必须能书,必须能画,若能精于其一者,即可吃着无虑矣。故书画以家名者,车载斗量矣。降及今日,此风未除,吾人虽不必能书能画,但既名文人,居室之内,收藏之中,必须有书,必须有画,方能免俗。甚且于社交之中,必须明书,必须明画,方能应付圆通。否则,总觉于知识上、身份上显露缺乏,是非固另一问题,风气似不可必逆也a故吾人生在今日之北京,不必言考古,不必言收藏,不必装名士,不必说鉴赏,即为社交计,书画之普通常识,不能不略予注意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1 22:20 , Processed in 1.150849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