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京味玩具:关于童年那些事

2002-12-1 12:00| 发布者: 毛颖颖| 查看: 3614| 评论: 0

  如今,“六一”到了,可谁还去买卜卜灯儿、泥饽饽模子、拨浪鼓呢?
  只有当某一天,我们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偶遇兔儿爷的笑脸,才会蓦然回首,看见很多年前的阳光照在波浪般蔓延的灰色屋瓦上,落在寂寥的胡同深处,映出整个城市的童年。

  在日前亮相的国际玩具展上,在无数金属玩具、智能玩具、生态玩具的旁边,一批老北京的“耍玩意儿”偏偏吸引来最多的目光,排着队瞅铁皮万花筒的人多了,就有人提出要买——然而,上这儿展的多数就是展品。
  想订吗?上家去。
  想买个三五十套?那可能得等上个把月。
  想要礼盒?那包装得您自己去配。
  这是整个展会上资料最少的区域,老艺人们满怀欢喜地介绍着这些带着写意味道的小东西,但是,很多只是为了“让大家不要忘记”而已。
  渠道单薄:除了庙会、展览、旧货市场,老北京玩具平时露脸的机会不多,而多数产品也无法进入工美大厦、燕莎商城这些门槛较高的场所。即使少数手工艺人开始办厂,怎样包装、如何定价、在哪儿卖也都是问题。
  消费者除了去工美大厦的一些代理柜台、特色小店或者联系登门购买外,也可登录部分网站找到代销的老北京玩具,如北京24小时特色网上商城、华夏网等,通过北京玩具协会、北京民间艺术协会等组织也可以联系到一些老艺人。
  手艺失传:无论是面人张还是绒布唐,制作老北京玩具的都是些上了岁数的老师傅,基本都已退休,做手工玩具玩票的性质更多,一般子女也不愿意再学老祖宗留下的手艺。因此即使接受订单,一般也只有一两个老师傅手工制作,耗时多收益少,生产数量有限。
  而一般老艺人充满自豪感之余,也满足于参加出国展示、节日展览这样的形式,甚至多数作品都在展示时送了人,极少走向市场,更谈不上大规模生产。
  原料吃紧:“他们去买,我不放心”,绒鸟儿大师李桂英每年要跑六次南方,为的就是采办制作绒鸟儿的原料——上等蚕丝,回来自己染、自己穿、自己合股打出绒毛。而豆塑师傅孙石芬使用的木头框子也来自南方,一样儿就捎回来几只。
  用民间艺术家协会米灵珠师傅的话来说,一针一线一个玻璃珠子都要自己去配,找不到的可能性更多。就说过去做绒布玩具用的都是棉花绒、麻绒,是些制衣厂做绒布衣剩下的料,既便宜又好用,可现在上哪儿找去?

 

  毛猴儿:清末药店伙计的小发明,是用蝉蜕(知了壳)、莘荑(莘荑花骨朵儿,表面一层棕褐色绒毛)、白芨、木通这4味中药,做出栩栩如生的小毛猴儿,讲究些的再配个玻璃罩子。
  由于毛猴儿的形体完全拟人化,所以能生动地表现百态世情,最擅长的就是剃头挑子、馄饨担子、推车卖水、洋车拉人、脚行搬运这样的老北京街头场景。最壮观的毛猴儿作品通常是娶亲,前有执事,中有鼓乐,后有花轿,再后面儿还能跟着箱笼体己。

  面人儿:“捏面人”,也叫“捏江米人儿”,北京特色的面人作品特别“刚硬”,有捏不碎的美誉。据面人张(张俊显)大师介绍,面塑材料的来源很方便,就是面粉,加上少量江米粉、蜂蜜、油、防腐剂,用温水调和,上锅蒸熟,再加入颜料上色,一团团各色面团就可以使用了。
  制作面塑的工具也很简单,塑刀(行里人叫拨子)、滚子、小竹棍、小剪刀、小镊子等,“一印、二捏、三镶、四滚”,不到10分钟就能做出一个神态逼真的面人儿。


 
绒鸟儿:绒鸟儿并不止做绒制鸟,而是所有绒制品,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以及所谓“四时插鬓艳堪娱”的“宫花”,而插支红红的绒花低头上轿更是中式婚礼的基本场景。
  据绒鸟儿大师李桂英介绍,制作绒鸟是先将蚕丝打成一绺绺的丝绒,再用铜丝夹住搓成一条一条的、可以随意握转的绒条,这些个不同颜色的绒条,再弯转成绒花、雏鸡、鹦鹉、凤凰、绶带鸟,或者大红大绿的“龙凤呈祥”、“吉庆有余”。一般一只最简单的绒花发夹也要40元左右。

  皮影儿:北京周边的皮影儿都是拿驴皮做的,因为驴皮子透亮,这些皮子大都来自河北唐山。但在陕北,人们喜欢用牛犊的皮子来做皮影儿。不过不论是哪里的皮影儿,保存时间都比较长,至少可以用个百年以上。
  真正的驴皮影儿结实耐用,扯扯根本不会破损,市面上那样吹弹得破的皮影儿都是用牛皮纸制成的劣质货。也因为原料不菲,所以即使是一个10厘米见方的头像皮影儿也要三四十元,而一个40厘米高的全身皮影儿至少要200多元。

 

砖瓦件:微型砖瓦件,用真正的黄土泥通过古法工艺制成胚子,再烧出各种清灰瓦和琉璃瓦,硬度、质感、色彩与古建筑砖瓦构件完全一样,连雕刻图案都纤毫可见,只是比例缩小到1公分见方。一般一套15件的砖瓦件小礼盒价格在50元左右。
  而微型古建筑,是用微型的真砖、真瓦、真石料、真木料,按正规的砖雕、木雕、石雕、油漆彩画工艺施工的微型建筑,除比例缩小外,和古典建筑一般无二,不是一般的建筑模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8-7-17 14:05 , Processed in 0.02563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