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不是上海人太排外,是北京人太不排外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关莹| 查看: 5403| 评论: 0

  N年以前的某个暑假,在北京某家政府报当实习记者,某次的选题是采访卖血现象,我就跑到某血液中心门口,意图寻觅个“血头”采访。最终碰到了一位比我还小,只有十几岁的男孩子。他是“血头”手下的小喽罗,负责帮“血头”寻找要卖血的人,每找到一位拿一些提成。采着采着,这男孩子说,其实他也不想做“血头”,知道这生意坑人,可总要找个营生。这男孩子说,他很小就从老家出来,从广州一路北上,呆过广州、上海,最后到了北京。他的经历正是中国大多数没能追求到高学历而成为打工仔的农村孩子的经历的典型,年纪不大已闯荡四方,比那些上大学的孩子们人生经历丰富多了。和他相比,当时我觉得自己真幼稚。

  我因为当时正在上海念大学,就问他对北京和上海的感觉如何。他说出一句颇有哲理的话:在北京,穷人有穷人的活法,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活法;在上海,没钱根本活不下去。

  我承认,上海人确实比北京人富裕些。其实以我的生活经验,上海和北京的消费水平差不多。只是一方面,上海作为经济中心,经济比北京活跃得多。另外,在十里洋场浸泡惯了的上海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经济头脑,每家都会想办法多弄点进项,这一点比北京人强得多。只是“在上海,没钱根本活不下去”这句话的意思,恐怕不是这么解释的。

  上海是很容易让人感到孤独的城市。当然了,所有的大城市都让人感到孤独,可是上海格外让人觉得孤独。因为在上海,你很容易被排外。

  上海人排外,这个定论,大概自从中国解放,十里洋场失去傲视全国的身份之后,这条罪状就成了全国人民一起诟病上海口实。如果一个外地人到了上海,被排外的经历依程度由浅到深级别基本是:最基本的,上海人之间说上海话,外地人听不懂;上海人不理你,无论是你同事还是街上问路,不跟你说话当你是空气;感受到鄙夷的眼神,但上海人不跟你说他或她鄙视你,而是扭头和别人说,而且他们说上海话,即便是在鄙视你你也听不懂;当面用普通话骂你乡下人,配之以瞧不起的深色、尴尬的气氛、你无穷无尽的羞辱感若感,不过这种状况极少发生。因为上海人虽然排外但是怕事。

  乡下人是上海人排外的常用词语,相当于京骂在北京的地位,但是没有京骂听起来那么具有攻击性,鄙视的态度却是一点儿都不少。说起来,上海是个典型的移民城市。从春秋时期算起,北京建城3400多年了,那时候今天上海的地界还是一片汪洋的东海。后来长江的泥沙淤积出一片滩涂,上海又长期是个海边的小鱼村。最近这一百多年才是上海真正发展起来的阶段。仅靠小渔村的繁殖能力,一百年的时间是铸造不出十里洋场的。于是上海汇聚了四面八方的移民,以江浙一带的人居多,捎带全国各地以及外国人。

  说起来没有哪个城市不是移民城市,北京也是移民城市,人类共同的祖先还是远在非洲的大猩猩呢。上海的大街上飞快的讲着上海话的上海人们只要往上翻一代就往往跟上海没什么关系了,祖籍大多遍布长三角地区的各大城镇。

  那么上海人为什么要排外呢?

  因为即得利益者害怕新来者抢走他的即得利益。排外这事儿,全球普遍。美国是移民国家吧,正宗美国人应该是黄皮肤的印第安人,现在被认为是标准美国人的白人是十七十八世纪欧洲移民的后代。即便如此,在十九世纪,二十世纪新移民到达美国的时候,还是遭到了不少排挤,不少已经生活了几代的老移民就反对新移民的到来。即便今天,全世界的人民要想移民美国仍然要通过严格的审核,一个道理。移民带来了劳动力和新思维,但同时也带来了破坏力,原住民往往会担心移民扰乱此地固有的秩序,破坏他们从这个秩序中得到的利益。就好像一条街上的超市都卖一个价钱,突然开了一家新的,比所有的超市价格都便宜。如果你不是新开业的超市的老板,那么很容易就可以看出,除了这家新开业的店,其他的店都开不下去了,虽然新店的老板会赚钱,但更多老店的老板要失业,对整个儿社会来说并不划算。

  回答那个问题,上海人为什么要排外,因为上海是个商业城市,秩序对商业来说至关重要。就是一家擅自降价其他家就都要赔钱,要想大家都有钱赚就需要一个秩序。即便是对单独的商家来说,坑客户、坑消费者、坑厂家只是一时可以赚到一大笔钱,可是以后这生意就没法做下去了,还有更多的钱就赚不到了。想一直赚钱,就要老老实实的做生意,讲诚信。无论和谁合作,都要让双方都有利可图,这合作才能长久,大家赚钱也才能长久。想占别人的便宜永远都只能贪到一时的小利。

  上海把维护这种秩序的重要性强化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至于上升成为一个地区的主流文化甚至一种道德。于是,上海比北京干净,上海比北京更有秩序,上海比北京更适合居住,觉得住在上海比住在北京舒服的人更多。从城市空间上来说,上海比北京拥挤多了,北京却更让人觉得脏乱差。

  和上海比起来,北京更多的是个市民社会而不是商业社会。老北京人——其实也是移民的后代,最晚算到清朝的满族人——秩序也很多,所谓礼儿,老北京人最讲礼儿,也就是最讲礼貌、讲秩序。可如今这礼儿却无法推广到拥挤到北京来的东北人、安徽人、四川人、湖南人、河南人……身上。因为没有一种对丧失共同利益的恐惧所带来的力量。北京人看到不懂规矩的外地人,顶多骂骂,然后抱怨这些人为什么要到北京来扰乱原本舒适的生活。却没有上海人一个鄙视的眼神来得另外地人畏惧,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让外地人感到了上海对他的轻视,感到了巨大的冷漠,感到要想融入这个城市,必须要学会这个城市的规则。这个眼神的力量巨大。

  于是外地人在北京照样随地吐痰、乱踩绿地、在公车上打喷嚏不捂嘴、用乡音大声喧哗,还要抱怨北京排外,北京不好。在上海你试试?在上海的外地人,公共场合都不敢讲家乡话,因为那样会立刻暴露外地人的身份。在上海的外地人,都努力藏起乡音,观察上海人的穿戴,努力打扮得时髦,以被人认成上海人为荣,哪敢说上海一句不好。

  君不见,是在北京的外地人大叫北京排外,是不在上海的全国人民说上海排外,在上海的外地人却悄没声息。

  最后一点点,回答排外和男士频道有什么关系。因为男外地人的表现比女外地人更恶劣。原因很简单,再外地的女人也是女人,至少出门要穿得像样。于是最令人侧目的不文明外地人都是男人。

  不是上海人太排外,是北京人太不排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17 22:31 , Processed in 0.02604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