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那王府

2002-12-1 11:00| 发布者: 王之鸿| 查看: 3019| 评论: 0

  国祥胡同属东城区安定门地区,是宝钞胡同路西从北往南数的第二条胡同。胡同自西向东沟通赵府街与宝钞胡同,长220多米。明代,称“锅腔胡同”,清宣统时改称“国祥胡同”。
  国祥胡同甲2号在胡同东段南侧,街门面北,原为“那王府”一部分,现为并列两个院落的“四合院”。1984年被公布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按照《王府生活实录》说法:“那王府,是外蒙古亲王在北京仅有的一处王府。”第一代亲王策凌的封号为“蒙古喀尔喀大扎萨克和硕赛音诺颜亲王”,因有“超勇”赐号,王府亦称“超勇亲王府”;又因最后一代亲王名叫那彦图,王府遂有“那王府”的俗称。
  《燕都丛考》载:“超勇亲王府在宝钞胡同。案:王讳策凌,尚纯悫(que)公主,圣祖十女额附也,谥曰‘襄’,配享太庙。按:今其后人那彦图袭爵,府曰那王府。”






  那王府在宝钞胡同西侧,坐北朝南,南北贯通国兴胡同和国祥胡同。原来大致的建筑格局是:府门(宫门)三间面南,府门东、西两侧各有角门(阿司门)一座。府门外照例对面是一座影壁,两侧设置石狮、灯柱、拴马桩和辖禾木①。府门内有一座木质影壁,银安殿建筑宏伟、结构紧凑,殿宇均按皇宫形式建筑,只是规模小一些。那王府与京城内的满洲王府、内蒙古王府相比,蒙古习俗明显。如:每年腊月二十三,都在府中佛堂院内架设一座蒙古包,中间生一个大火炉,府内的喇嘛和其他人员在亲王的率领下,围着火炉高声念经。如今,那王府已大部分改建,只有国祥胡同甲2号还保留着当年的风貌。
  国祥胡同甲2号原来是那王府中路最北面的两个并排的院落,现在是街门面北的独立院落。东院南墙是一座一殿一卷式垂花门②,北端有7间后罩房;正房5间,为带廊起脊瓦房,举架高大、灰筒瓦屋面,两侧各有耳房1间;东、西厢房各3间,西厢房与西院东厢房为两卷勾连搭过厅;院子四周有回廊环绕,中间有两座放置在雕有海水江涯石座上的太湖石。西院亦有回廊环绕,南房3间,顶为大式歇山筒瓦调大脊,四周带围廊;东、西厢房各3间;正房5间,两侧各有耳房1间,正房顶为大式硬山筒瓦箍头脊,前出轩,轩为悬山卷棚顶,面阔三间,前有月台三出陛,即月台的东、西、南三面有台阶;西跨院有一座西式二层小楼。
  策凌(?——1750),亦写作策棱或策稜,清喀尔喀蒙古人,博尔济吉特氏,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子孙。
  康熙三十年(1691年),“夏四月,帝巡边。五月至多伦泊(今内蒙古正蓝旗上都郭勒),受喀尔喀诸部之朝。外蒙古平。”康熙三十一年,策凌随其祖母格楚勒哈屯进京,赐居京师,入内廷教养;康熙四十五年,与和硕纯悫公主结婚,招为额驸,封贝子。
  策凌在雍正元年(1723年)被封为多罗郡王,雍正三年又分得土谢图汗部西面的20个旗,建立赛音诺颜部。赛音诺颜部亦称“三音诺颜部”,乾隆时加“汗”号,成为赛音诺颜汗部,是喀尔喀蒙古四部(赛音诺颜汗部、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扎萨克图汗部)之一。所部24旗,会盟于齐齐尔里克,牧地在今蒙古国境内。雍正五年,策凌率四格、图理琛与沙俄政府议定中俄边界,先后签订了《中俄布连斯奇界约》和《中俄恰克图界约》。雍正九年,领兵大破掠夺喀尔喀的准噶尔部大策零敦多卜的军队,进封和硕亲王、喀尔喀大扎萨克,成为喀尔喀蒙古四部的最高行政长官。雍正十年,准噶尔部的小策零敦多卜率军攻打喀尔喀,又被策凌击败,雍正皇帝龙颜大悦,进封策凌为固伦额驸,赐号“超勇”,并赏“黄带”。清制规定: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称“大宗”,其直系子孙称“宗室”,束黄带,俗称“黄带子”;塔克世的父亲觉昌安共兄弟六人,俗称“六祖”,对塔克世的伯、叔、兄、弟的后裔称“觉罗”,束红带,俗称“红带子”。策凌被赏“黄带”,等同“宗室”,用句俗话说就是“和皇上攀上了本家”。这在当时实为殊荣。
  乾隆初年,策凌率军队驻乌里雅苏台(今蒙古国扎布汗省省会),统辖喀尔喀四部和科布多、唐努乌梁海两个区。乾隆十五年(1750年),超勇亲王策凌病逝,乾隆皇帝亲临致祭,命配享太庙,谥号“襄”。
  策凌自康熙三十一年入京至乾隆十五年病逝,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适逢“康乾盛世”,多年效力边疆、征战漠北,为巩固和稳定中国北部边疆建立了卓越功勋。谥曰“襄”,说明朝廷认可“康乾盛世”有策凌的相助之功。
  策凌死后,其子袭爵,仍效力边疆,为平定叛乱立过战功。其孙拉旺多尔济为乾隆第七女固伦和静公主额驸,官至领侍卫内大臣、都统,亦声名显赫。其后,便逐渐衰微,及至第七代亲王那彦图,几近倾家荡产。
  那彦图(1867-1938),同治十三年(1874年)袭爵,封号为“蒙古喀尔喀扎萨克和硕车臣亲王”。因为其先祖策凌被赏“黄带”、等同“宗室”,那彦图袭爵后自是近支王公,为朝廷所倚重。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太后逃往西安避难,那彦图随銮西行。1911年武昌起义后,袁世凯出任内阁总理,南北议和之时,那彦图是反对共和的主战派,有逆历史潮流。清帝逊位后,那彦图当过蒙古联合会会长和北洋政府的国会议员。袁世凯为了当上所谓的洪宪皇帝,授意成立“全国请愿会”,叫沈元沛做会长,那彦图、张镇芳做副会长。该会成立于1915年9月19日,他们用请吃饭、请看戏或送钱、送物的方式,发动上自前清王公遗老,各省将军、巡按使,下至各行业的把头、三教九流请愿,要求变更国体,拥护袁世凯当皇帝。
  袁世凯的倒行逆施使其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在那场“恢复帝制”的闹剧中,那彦图又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
  睿亲王多尔衮的末代世子③金寄水,以自己在清帝逊位后王府生活实践的切身体会认为:“由于清王朝已丧失了对我国的统治权,事实上已不可能再同往昔一样,无非苟延残喘而已。但对当事者来说,却毫无‘舆图换稿’之感,依旧昏昏然地醉生梦死,踵事增华。”仅举1923年那王府的一次祝寿堂会④的戏码为例,便可知道当年王府生活的奢华程度。戏码是:余叔岩主演《盗宗卷》,尚小云、王长林、王又宸合演《打渔杀家》,程砚秋主演《玉堂春》,时慧宝、侯喜瑞、尚小云、王长林合演《法门寺大审》,茹富兰、韩富信、侯喜瑞合演《战濮阳》,茹富兰加演《武文华》、《清风寨》,大轴是九阵风、侯喜瑞合演的《扈家庄》。可谓洋洋大观,千金散尽。
  那彦图又因赌场失利,一夜之间将王府以两万元押给西什库天主教堂用于抵债,到期无力还款反而再向教堂神甫包世杰借款7万元。1931年,包世杰为讨债将那彦图诉至法院,两年后,那彦图败诉,迁出了那王府,租住在豆腐池4号。20世纪40年代,教堂将“那王府”转给金城银行、精神病院。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注:①辖禾木,即:行马,俗称“木叉子”,用以拦阻行人的木架。
  ②垂花门,在底邸、宅院建筑群中常作为二门,起着联系分隔内宅和外宅的作用。
  ③世子,清制,亲王之嫡子得封为世子。
  ④堂会,旧时私家有喜庆事,延请艺人在家演唱,招待宾客,称为“堂会”。
  参考资料:《清鉴》(仇鸾章著北京市中国书店)
  《百年春秋·第一卷》(方建文、张鸣主编经济日报出版社)《王府生活实录》(金寄水、周沙尘著中国青年出版社)《风物图志丛书·王府》(王梓著北京出版社)
  《燕都丛考》(陈宗藩编著北京古籍出版社)
  《近代名人大出殡》(常人春著北京燕山出版社)
  《北京文物胜迹大全·东城区卷》(谭伊孝编著北京燕山出版社)
  
  摄影李长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5-24 12:00 , Processed in 0.171480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