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睿亲王新府·金寄水

2002-12-1 11:00| 发布者: 王之鸿| 查看: 3598| 评论: 0

  外交部街属东城区建国门地区,是东单北大街路东从南往北数的第五条胡同。胡同自西向东沟通东单北大街和朝阳门南小街,长700余米,北侧与协和胡同相通。明代,称“石大人胡同”,因武清侯石亨的宅第在胡同内得名;民国时,北洋政府外交部设在胡同内,遂称“外交部街”:“文化大革命”中一度改称“瑞金路十条”,后复称“外交部街”。
  外交部街55号在胡同中段偏东路北,南北贯通外交部街与东堂子胡同,原为睿亲王新府,后为私立大同中学,现在是北京市第二十四中学。今非昔比,原有建筑无端倪可寻,惟几株古树、两尊石狮是当年旧物。
  《燕都丛考》记载:“睿亲王新府在石大人胡同。”“睿邸旧在皇城内,王得罪后,嗣子多尔博归本宗,府久废。乾隆四十三年,以多尔博六世孙淳颖嗣,世袭,即今府也。旧为饶余亲王府。”按:《燕都丛考》记载有误,淳颖系多尔衮五世孙,多尔博四世孙。






  睿亲王府最初建在明代东苑内的洪庆宫,在紫禁城的东墙外,睿亲王府被废后改建为“玛哈噶喇庙”,乾隆四十年(1755年)修葺扩建,赐名“普度寺”。今普度寺大殿(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即由睿亲王府的“银安殿”改建而成。
  和硕睿亲王是清初佐命殊勋的“八大铁帽子王”之一,世袭罔替,代代封王。第一代睿亲王多尔衮生前曾被尊为“皇父摄政王”,死后又被尊为“成宗义皇帝”。
  顺治七年十二月(1651年初),多尔衮猝死于木兰围场,年39岁。顺治皇帝“诏臣民易服举丧。丙申柩至,帝率诸王、贝勒、文武百官,易缟服出迎于东直门五里外,哭奠尽哀”。因多尔衮身后无子,故过继豫亲王多铎的第五子多尔博为嗣子,承袭“睿亲王”。
  顺治八年(1651年)正月,顺治皇帝亲政。二月,宣示多尔衮罪状,“撤去庙享,并夺封典袭爵”。多尔博归宗,封贝勒衔。
  为大清朝入主中原立下赫赫战功的多尔衮,死后不久便从政治上的“妙高台”跌下“舍身崖”。看来,顺治皇帝对“威福己出,生杀任情”的“皇父摄政王”素怀不满。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正月,“帝阅《实录》见睿亲王多尔衮于开国之时厥功最著……因命复睿亲王封号,追谥曰‘忠’,补入玉牒,并令补继袭封。”多尔衮案在127年后被乾隆皇帝平反昭雪。其时,多尔衮的嗣子多尔博,孙苏尔发,曾孙塞勒,玄孙齐努浑、功宜布,系孙如松均以作古,故均追封“睿亲王”;如松之子淳颖承袭“睿亲王”,赐石大人胡同原饶余亲王府为“睿亲王”府,即睿亲王新府。
  《王府生活实录》中有一幅《睿王府示意图》。按图所示:睿亲王新府坐北朝南,分东、中、西三路。中部有绿琉璃瓦顶的府门五间,又称“宫门”;府门东、西两侧各有角门一座,称“阿司门”;府门外东、西两侧相对应地安置着石狮、灯柱、拴马桩和辖禾木①,府门对面是一座影壁。府门内一进院正房是建在1.5米高的台基上的大殿5间,上覆绿色琉璃瓦,俗称“银安殿”;东、西两侧厢房各3间,东为“笔札房”(秘书处),西是“回事处”(传达室)。大殿后面有二府门3间,又称“小殿”;二府门正北有神殿5间,院内东配殿是佛堂,西配殿是大厅。神殿后面又形成一个院落,有正房5间,名“安福堂”;“安福堂”后面是后下房。东路从南往北依次为:档子房(档案室)、库房、厨房、戏台、家庙、遗念堂等建筑;家庙前殿有乾隆御笔亲书的“祭如在”匾额,家庙后殿有庆亲王永
  书写的“骏烈清芬”匾额。西路为休闲区,除去屋宇还有池塘、假山、游廊、亭、轩等建筑。
  有清一代的最后一位睿亲王叫魁斌,光绪二年(1876年)袭爵,民国四年(1915年)去世。魁斌死后,当时尚保留着“清帝尊号”的溥仪赏给陀罗经被,予谥“敏”,并赏银2000圆治丧。魁斌有两个儿子,中铨与中铭,根据宣统皇帝退位时《优待条例》中“清王公世爵概仍其旧”之规定,长子中铨承袭睿亲王爵位。兄弟二人当年均为二十多岁,过惯了花天酒地的生活,如今自己当家,更是一掷千金,斗阔比富。只十年光景,一座偌大的王府也被用以抵债。然而,魁斌的长孙金寄水却颇有因祸得福之感,他说:“这才干净彻底结束了腐朽的王府生活,而后渐渐走向自食其力之路。”
  1992年出版的《京华奇人录》将金寄水收入其中,沈彭年、邓友梅、吴晓铃、端木蕻良等文坛名宿撰文回忆。
  金寄水没有风靡一时,却有些与众不同。因为“众”是决不会有他那种经历的。
  金寄水(1916—1987),诗人、作家、编辑,满族,北京人。解放前,在北京以卖文为生;解放后,在北京市文联编辑《说说唱唱》、《北京文艺》,在卫生出版社校订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退休后与周沙尘合著《王府生活实录》,写过小说,有《红楼梦外编之一——司棋》、《小桃园》等作品存世。
  金寄水是多尔衮的第十一世嫡孙,如果不是时势变迁和家道衰败的话,金寄水是手拿把攥要袭爵的。按照民俗专家金受申的说法,是“有资格从王府接到宫中当皇上的”的主儿,他也确实在王府中当了近十年的“世子”②,虚龄10岁时曾“恭代”其伯父在除夕家祭与清明扫墓中担当主祭,有过当王爷的体验,出府八对宫灯引路,郊游四辆汽车跟随。
  金寄水的父亲死于1923年,其伯父中铨又于1931年因盗卖祖坟里的陪葬品被判徒刑,下了大狱。所以,自从金寄水1925年随全家迁出王府后,就不断搬家,房子越住越小,乃至成年便只能居于斗室之中靠卖文为生了,可是,他活得潇洒。“九一八”事变后,在日本侵略者的扶植下,溥仪当上了伪满洲国的皇帝,成了民族罪人。一些丧失民族气节的皇族贵胄跑到伪满洲国去讨封,然而,金寄水却不为所动,并写诗言志:“午夜扪心问,行藏只自知;此心如皎日,大地定无私。”沈彭年是这样描写金寄水当年在东单三条24号居室的:“在这个院落的小小后院里,有一间依靠西墙南墙形成的直角搭盖起来的小坡屋。小窗小门,货真价实的斗室。住着清代开国元勋睿忠亲王多尔衮的‘末代世子’金寄水。金寄水,他把日本鬼子的威胁利诱置之潇洒的一笑,说什么也不去祖宗发祥地的白山黑水之间充当‘世袭亲王’。他挺着一身穷而硬的瘦骨头,在北京卖文为生,潇洒地挺到解放大军浩浩荡荡开进了北京城。”
  1966年,正当“文化大革命”风狂暴雨骤之时,自身命运尚且堪忧的金寄水却登门看望病中的金受申。金受申哭了,说:“这年头你还敢来看我,真够朋友。”
  1976年,周恩来总理逝世后,金寄水作诗悼念:“人心为史口为碑,千古完人岂易为,一曲悲歌《绣金匾》,听来谁不泪双垂。”须知,他作诗之时,尚未“一快虞廷殛四凶”。
  金寄水的潇洒还不止于此。吴晓铃造访金寄水住的崇文门外豆腐巷一间窄窄的西房时不无感慨:“显赫一世的睿亲王、皇父多尔衮的后裔清贫一至于此,人方忧之,而金寄水不改箪食壶浆之乐。”邓友梅说金寄水“比如都混到一天两顿窝头一碗粥了,咸菜还要切得像头发那么细,凉窝头得切成片要用油烙着吃。”
  晚年的金寄水住在西直门外紫竹院附近的一座高高的居民楼中,将居室命名为“野石斋”,自觉“晚晴无限好”。有诗为证:
  凤城西北有高楼,薄醉凭阑易感秋。
  毕竟晚晴无限好,闲云虽懒不知愁。
  
  注:①辖禾木,即:行马,俗称“木叉子”,用以拦阻人马通行的木架。
  ②世子,清制,亲王之嫡子得封为世子。
  参考资料:《清鉴》(仇鸾章著北京市中国书店)《王府生活实录》(金寄水、周沙尘著中国青年出版社)
  《京华奇人录》(舒乙主编北京出版社)《风物图志丛书·王府》(王梓著北京出版社)《燕都丛考》(陈宗藩编著北京古籍出版社)《北京旧事》(余钊著学苑出版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5-24 12:02 , Processed in 0.17260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