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沧桑天坛柏树林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李维基

  北京的天坛建于明朝永乐十八年(公元1420年),是明、清两朝皇帝祭天祈谷的神坛,也是世界最大的祭天建筑群,也是中国人民引为自豪的世界独一无二的古典建筑杰作,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天坛除了最著名的古建筑祈年殿、皇穹宇、圜丘及斋宫等外,就是那明、清时期种植的柏树。那傲岸的、参天林立的柏树林,葱茏的枝叶挡住了骄阳,几乎遮掩了半个天际,挺拔的躯干耸入云间。有的腰围粗壮,三四个人都合抱不过来;有的盘曲多姿仿佛斜卧地面。据悉,柏树在古代被视为尊贵的树木,深绿色的颜色冬夏常青。在此大面积种植,是为了烘托祭坛增加庄重肃穆的氛围。
  众所周知,名园易得,古木难得。又道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天坛的古柏既是活文物,也是天坛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特色之一。然而,自1900年以来,天坛的这些珍贵的古柏树先后遭到了八国联军、封建军阀、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军队等的多次任意砍伐破坏,遭受了无法弥补的损失。时任宛平县长的王冷斋先生有诗曰:“苍松翠柏势凌云,谁料今朝付斧斤。古木千年遭厄运,比邻父老泪纷纷。”
  天坛在京城所有的公园里,是我去的次数最多的地方,记得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正在上小学,学校经常组织高年级的学生去天坛参加义务劳动。由西门儿往南走,在外坛墙外面和坛墙内这片当时还很荒芜凄凉的地方挖坑种蓖麻子,当年还挖出过上面刻有“阵亡将士公墓”的石碑。我问过教历史的许老师,他说这里曾是军阀混战时的墓地。上学时,每年的春季都要来这里劳动几次,由老师带领排队来、排队走。从没有机会去看那些古建筑。但每次来这里,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西门儿内路北面的那一大片郁郁苍苍的柏树林。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心里总想着,一旦有机会一定去那神秘的柏树林里玩儿个够。
  光阴荏苒,我的恋爱季节比别人迟到了几年,但毕竟初恋是幸福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那两年,我和女友每次约会之地,都在天坛西门里路北的那片柏树林里。这片在解放前被砍伐过的古柏树林,依然很茂盛。树与树的间距不大,柏树之间挨得很近,棵棵古柏傲然挺立,密密层层,枝叶如盖。夏日里外面挥汗如雨,林中凉爽宜人。因为林子太大了,平时人迹罕至。我们坐在古树下靠着它粗壮的腰围,寂静得几乎能够听到女友的心跳,这里真是绝好的二人世界。因为去的次数多了,对这里印象非常深刻。
  成家以后一直没有再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旧地重游,时间已经是新世纪之初了。这里发生的变化令我惊讶不已。密集的古柏林,树距变得很宽,稀稀拉拉的。浓荫已不再蔽日,而是已经透天儿了。从道边一眼就能看到树林的紧北头儿。而且还新种了很多杨、榆、银杏等杂树和一些很细小的柏树棵子。昔日森森然的古柏林,已经变了模样。多年没来了,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依稀想起了当年我们在这里热恋时,曾听说因为林密人稀,夜晚漆黑,这里也曾发生过几起治安事件,而遭殃的人也大都是情侣,因此我与女友晚上在林中,还曾被拿着大手电筒巡逻的警察严密盘问过。现在,显然已经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儿了。
  沧桑变换,不少树木被移植了,也有不少古树被保留在原地,而这些古树,已经成为京城历史变迁的见证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2-8-8 06:09 , Processed in 1.110368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