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堂会中的送客戏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张卫东

    演堂会戏,有时会在大轴儿戏后安排一出送客戏,这种情况在民国后期已不见于舞台,只是有个别喜庆堂会的主办人或戏提调特意安排。   
    一种送客戏的剧目是普通老生开场戏,由戏班中二、三路底包演员演出,剧目有《御林郡》、《龙虎斗》等。总之,是该场堂会中开场戏内未演过的剧目都可上演。另一种送客戏是专门上演《金榜》一出,是礼仪性质的剧目。
    演送客戏的目的在于使演出高潮渐渐冷淡下来,让观众自然有序的退场。因为当时堂会的演出场地,或为院内喜棚,或为会馆、饭庄戏楼,出入门口窄小,演出送客戏,有不愿看的观众就可能先退场了。另有些余兴未尽的观众继续留下来看戏,等到正式散场时人已不多,便不会发生门口拥挤的状况。通常送客戏的安排由戏提调视具体情况灵活掌握,如观众提前退场的很多,即可节选片断演出,很快地结束堂会戏。

普通的送客戏
    《御林郡》又名《斩杨波》,也可称为《马芳困城》,是京戏传统剧目,在喜庆堂会中作为送客戏上演时,只称《御林郡》,因该名较之其他两称吉祥。
    该剧故事写明朝万历初年,有一武艺高强的勇士名为马芳,自幼丧去父母,落魄无依,不得已,在北京西卢沟桥一带落草为寇,被国丈李良捕获,刑下马芳左耳游街示众。恰遇兵部侍郎杨波下朝而归,杨见马芳气宇英武,不像久困下贱之士,遂向李良保释。马芳被释放之后,深感杨波救命之恩,盟誓改邪归正,并拜杨波为义父。杨波收留了马芳,命其在武营效力。数年间,马芳立下赫赫战功,升为总兵,奉命镇守山西大同。朝中有吏部徐赞,向与杨波不合,乃在皇帝面前对杨大肆诬谄,结果杨波人狱被处斩刑,其义子赵飞星夜至大同向马芳报信。马芳闻报,立即率领部下诸军进逼北京,将紫禁城围困。万历帝与李太后亲往城楼,求马芳退兵。马芳要其依从三事:一、立将其义父杨波释罪复职;二、榆关各路守兵均由其节制,不听京中调遣;三、削去徐赞官职,并将其交出,听候发落。万历帝与李太后因兵临城下,不得已,只好一一听从,将杨波项带“剑枷”(三口宝剑绑在项上的特制刑具)卸下,马芳退兵。此剧告终。
    该剧作为送客戏演出时,一般从马芳发兵演起。如果台下观众大部分退场,就只演到第一场终止,若还有大半观众就继续演出,何时观众退场过半数,就在该场结束时终止演出。
    《龙虎斗》又称《风云会》,是京戏传统剧目,各类堂会的开场剧目中亦常见,如安排该剧为送客戏。前面开场戏就不能演,原则上开场与送客戏,不能重复演出。
    《龙虎斗》故事叙述北宋初年,奸臣欧阳芳专权,陷害功臣呼延寿廷。宋太祖赵匡胤争战河东,历经七载,战败被困,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欧阳芳又巧施毒计,致使呼延寿廷之子呼延赞为父报仇,大犯河东,与赵匡胤交兵。呼延赞年方二十,膂力过人,与宋军开仗所向披靡。赵匡胤年已花甲,亲自出兵与其会战,未经数合被呼延赞打败。与此同时,呼延赞忽觉困倦,昏昏而睡,赵匡胤见状持金铜欲打,猛然看见呼廷赞化做一只黑虎。呼延赞醒来,见赵匡胤化做一条赤火龙,举鞭
欲打,但鞭不下落,这时呼延赞方知赵匡胤是当世真主,即离鞍下马跪在地上拜降赵匡胤,立誓永保大宋。
    此剧作为送客戏演出时,从赵匡胤坐帐挥马报信演起,如观众已退场大半,则该场完毕便告剧终,如还有很多观众便继续演出。   

专用的送客戏   
    堂会戏的专用送客戏只有一出昆曲戏《金榜》。该剧很短,表演也很简单。   
    由老生演员扮一头戴金花、纱帽、身穿红官衣,足蹬厚底靴的人物,但不带髯口(胡须)。另一角色由老旦演员应工,扮一白发、头戴老旦凤冠,身穿红官衣的人物。这两个人物并无名姓,但有许多传说不一的故事。原来那一小生苦读诗书,进京赶考时误入仙山,登上天梯至天宫游玩数天,后到下界京城赴试,金榜题名,得中头名状元,皇帝赏赐凤冠霞帔,官封其妻为诰命夫人。待状元回家后,见妻子两鬓苍白,年已七旬开外,才知自己在天宫数日,地上几十年矣!夫妻二人谢罢皇恩,恭祝众人五福临门。
    演出时,由武场起小锣五击,状元与其诰命夫人同上场合唱南曲:
    [好事近]  金榜名时,喜得荣登高第。夫荣妻贵,只道是谁修砌。荣归故里,谢相公与主争口气。画堂前名声高魁,百余里同生光辉!
    唱此曲时,要相互对拜,还要向天上拱手作揖。唱至最后武场用小锣打下。
    这时,办事的本家应将一个小红包(内装银票或现钞,一般不用银子和铜钱)送给戏提调,再由其兑成现金分发给表演者和文武场人员。
    这种送客戏的表演,很早就绝迹于舞台,只有个别戏班中的演员才能演。后因京戏艺人中能演昆曲者渐少,所以将[好事近]曲牌的演唱去掉,只是由二位演员上场,站在台口向观众作揖行礼,口念“吉星高照,五福临门,当朝一品,人寿年丰”或其他祝愿的词句。念完后,由办事本家主人走向前边台口,把茶房托盘中的红包递给演员,二位表演者同向本家主人作揖行礼,即可下台将红包中的钱与文武场等人共分。以上这种演出已完全成为一种纯粹的礼仪。戏班将这种不唱曲的演出称为“上红人儿”或“红人儿”。
    堂会戏演到此处即算圆满结束,但后台演员们必须拜过祖师爷才可以回家。戏提调还要将祖师爷请驾送回戏园,或自己家中的神龛内,如戏台内有祖师驾,当可在钱粮盆里焚一份敬神钱粮,再上三炷香,最后将神龛用黄裱纸封起来,待日后再演堂会戏时始“撤封迎神”。这是当年梨园界固有的规矩。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3 05:32 , Processed in 1.091815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