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慈禧太后废新法 为何独留京师大学堂?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余音| 查看: 2140| 评论: 0

京师大学堂幸存之谜
    戊戌变法失败后,变法成果几乎一扫而光,剩下的就是一座京师大学堂。学堂何以能够独存?曾有众多学者加以考证,提出多种假说,至今尚无定论。本文做了新的探索——

    京师大学堂是中国第一所由国家创建的综合性大学,是中国古代教育与近现代教育的分水岭。现在要研究的问题是,戊戌变法失败后,京师大学堂何以幸存?后人曾提出多种解释,有的说“萌芽早,得不废”;有的认为“新的人才,旧办法是培养不出来的,只有改用新办法。”“慈禧太后之所以保留京师大学堂……可谓‘老谋深算’”。

    我认为,“萌芽早,得不废”说,站不住脚。因为任何事物都有个“萌芽”、成长的过程,戊戌变法新举措,像变科举、裁冗官、兴实业等,也大都经过多年的酝酿。而创建京师大学堂是写进变法纲领性文件《明定国是诏》中的唯一变法项目,因此,她无疑是戊戌变法的产物。“新的人才培养,只有改用新办法”,也说不通。像上述其它举措,对于巩固慈禧太后的统治都有现实意义。为什么她不能容忍,只对没有开学的京师大学堂网开一面?

    对于京师大学堂的侥幸存活,北大教授陈平原指出:“慈禧太后的‘罢新法,悉复旧制’之所以不彻底,‘独留京师大学堂’,很可能因其涉及朝廷中的权力再分配。管学大臣孙家鼐属于帝党,且‘所用多为翰林旧人’,自然引起刚毅、徐桐的不满,坚决要求取缔,据夏孙桐《书孙文正公事》称:‘赖荣文忠(荣禄)调护未获。’……当年大学堂的西学总教习丁韪良,在其《北京围城》中,提供了另一种解释,可与上述说法相补正。据说,丁韪良担心大学堂会被取消,于是前往拜见荣禄,得到的答复是:‘查禁大学堂,将会在外国人面前丢面子。’”北大史专家肖东华、李云、沈弘则认为:“戊戌政变发生,旧党保持朝政,新政多被废除。独京师大学堂赖孙家鼐之力得以保全。”遗憾的是,前者未做出合理解释,后者未点明具体史实。

    经过研究,我推测,京师大学堂侥幸存活,极有可能是孙家鼐面授机宜,请丁韪良出面游说荣禄“因外洋各教习均已延订,势难中止”,“所以不能径废”;荣禄进而说服慈禧手下留情。

    孙家鼐,寿州人(今安徽寿县),字燮臣,咸丰朝状元。1878年与翁同龢等同为光绪帝师傅。1894年参加强学会。1898年7月3日,光绪帝不仅指派他担任管理京师大学堂事务大臣,还将全国新学堂悉数划归其管理,使其成为北大历史上的首任校长和中国历史上的首位教育部长。从1898年7月至1899年7月,孙家鼐实任此职,率先提出了“学问乃天下之公理,必不可以一家之学而范围天下 ”等划时代的教育思想,并创立了中国新型的小学、中学、大学、仕学(相当于研究生)教育体系。从全面变法的角度看,戊戌变法是失败了;而从《明定国是诏》提出的“首先举办”京师大学堂的目标来看,戊戌变法仍取得了实质性成效。

    之所以说是孙家鼐授意丁韪良出面保全京师大学堂的,理由如下:

一、丁韪良是孙家鼐亲自聘任的西学总教习。1898年8月9日,孙家鼐在《奏筹办大学堂大概情形折》中奏报:“丁韪良在中国日久,亟望中国振兴,情愿照从前同文馆每月五百金之数,充大学堂西总教习。”并当面请求皇上赏给丁韪良二品顶戴。光绪帝当即批准。

二、在丁韪良的任命受到质疑时,孙家鼐挺身保护。9月23日,意大利驻华公使给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发来一个措词严厉的《照会》:“此人前次误派同文馆,因其无能,则同文馆创设多年,至今并无成效之势。兹又闻此人管理新设大学堂。……北京洋人无不甚诧,因何中国专派斯人管理大学堂。其人虽庄严恭敬,而实无一能,何能管理大皇帝专心关系之事?”孙家鼐接到转来的《照会》时,戊戌事变已经发生,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在个人吉凶未卜的情况下,他义正辞严地答复:“查本大臣办理大学堂,皆遵照贵衙门原奏章程,期于中外交涉语言文字相通而已,非必各国皆有教习也。且中外交涉者,共十余国。若各国皆荐教习,贵衙门何以应之?”孙家鼐的答复,既捍卫了中国主权,也维护了丁韪良的尊严。

三、“戊戌事变”发生前夕,孙家鼐与丁韪良仍有联系。9月16日,孙家鼐和顺天府尹胡燏棻宴请伊藤博文,有两人作陪,其中一个就是丁韪良。

四、作为外国人,丁韪良虽在中国待了很长时间,但他对于清廷内幕,特别是事变后各位大臣在慈禧心目中的位置并不清楚。只有熟知内情的朝廷重臣才心知肚明。即使他想主动保护京师大学堂,也需要高人指点。当时,唯有孙家鼐与京师大学堂既有利害关系,又是熟知内情的朝廷重臣。

    孙家鼐对于培养光绪的变法思想功不可没,是晚清著名的教育家、开明而稳健的政治家。由于庚子事变中,京师大学堂和孙家鼐府第屡遭兵匪洗劫,史料荡然无存;又由于多年来将孙家鼐视为“帝党中的右派”,研究较少,所以,孙家鼐保全京师大学堂之功尚未发现直接史料。但是,通过上述分析,我们不妨反躬自问:京师大学堂尚未开学,如果没有顶头上司的授意,丁韪良作为一个外国“打工仔”会主动出面吗?京师大学堂幸存后,仍多次受到守旧派的弹劾,每次都是孙家鼐据理以争,才化险为夷。如果他不是从捍卫光绪帝领导的戊戌变法成果的角度出发,何必要坚持到底?1899年7月,在废立阴谋施行的关键时刻,朝廷重臣“嘿无一言”,唯独孙家鼐冒着生命危险坚决说不,并辞职抗争,显示出高尚的节操。(相关资料见拙著《孙家鼐创办京师大学堂风云》,人民出版社出版)我相信,随着对孙家鼐研究的深入和新史料的发现,孙家鼐保全京师大学堂之功将大白于天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13 23:22 , Processed in 0.10409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