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一代名将傅作义-冒着三个死来做这件事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陈静| 查看: 2024| 评论: 0

  力求把北平完整交出

  傅作义最初考虑“罢战求和”的路到底是什么样的,他的亲信人物也尚难猜中,就是按照傅作义头脑中设想的“和”,要成为事实也面临很多困难和阻力。

  傅作义说,争取和平解放,我是冒着三个死来做这件事的。一个是和共产党打了几年仗,不了解我的人可能要打死我;二是蒋介石和他的嫡系部队,随时都会杀害我;三是咱们内部不了解情况的人,也可能要打死我。傅作义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国民党军统和中统的特务、中央军在北平横行,很多是他控制不了的。比如1949年1月6日,国防次长郑介民来北平时,34集团军总司令李文就悄悄地给他递信,密告傅作义的行动。在国民党的高级军政人员中,固然大多数都认为和平是条生路,但也不尽然。傅作义的老上司阎锡山就是死硬分子,北平被围的同时,太原也同时被围,解放军通过邯郸起义的高树勋将军,策动国民党第30军军长黄樵松起义,黄接到徐向前、高树勋的信后当即决定起义。但其部下27师师长戴炳南告密,阎锡山诱捕黄樵松,并逮捕了接应起义的解放军第八纵队的参谋处长晋夫。1948年12月27日,黄、晋二人在南京被杀。阎锡山在北京有自己的私人代表,耳目很多,一有风声随时会向国民党的特务组织通风报信。这些都不能不防。而傅作义的下属是否都会同意他的选择,部队能不能稳定下来,也很不确定;中央军这时的兵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傅作义的部队,而且都驻守北平的关键位置,13军还曾有反对和平的军队哗变,这都是重重难题。

 

  1948年12月15日,傅作义秘密召开高级干部会议,主要议题是征求部下的意见:未来的路怎么走。年轻气盛的311师师长孙英年出口就说:“打”!傅作义问,你能打几下?孙英年想了想说:只能打一下半。傅接着问:一下半完了怎么办?孙说:不成功便成仁!傅作义反问道:我们打仗就是为了死吗!傅作义语重心长地说:北平唯一的办法是和平,军事已经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了。人家共产党公布了土地法大纲,就不应该再打仗了。我们的土地局几年也想不出个办法,就是有办法,也不能实行。这些年来我们就是给地主做了看家护院的打手,能分他们的土地吗?孙英年还不服说:那总司令一年前为什么不带我们走这条道路呢?傅作义厉声说:一年前我说今天的话,会有人掏枪打死我,也许就是你!但孙英年对和平通电很不以为然,认为是“哀鸣”,傅作义无可奈何地宣布散会。尽管傅作义的部下忠心、信任他,但统御起来仍然十分艰难。一个多月后,傅作义部下的认识才逐渐转变,他们相信傅作义多年的威望,决定跟他走和平道路。同时,傅作义把城内部队的中央军分散调开,以确保不发生兵变,并命令孙英年监视中央宪兵三团特务和城内的各项防务,力求把北平完整地交给解放军。的确,实现和平,不仅对傅作义及其部下是180度的大转弯,就是对共产党的干部官兵,也是180度的大转弯。双方多年打仗都打红了眼。和平接管后,有的战士想不通。一次邓宝珊要进城开会,战士们问他是不是反动派,邓宝珊说:“是反动派,过去是,现在反不动了。”他被扣留了几个小时,陶铸来了才解围。

  即便是双方军队交接完毕后,对未来命运不确定的情绪在傅作义及其部下的心中还在延续。孙英年接受改编出城后,到傅作义的住处辞行,说他要开赴新驻地杨柳青,傅作义沉默不语很长时间。最后嘱咐他听解放军的话,好自为之,不要犯错误,今后还有事业。傅作义破例把他送出门,孙英年“怀着像一个远嫁的女儿、又不知婆家是什么样的心情离开了他”,这大概是他们共同的情绪。

  徐悲鸿:战则败和则安

  傅作义集武将之威、儒将之风于一身。他求知心切,常识丰富,坚持学习英语十余年。在天津任职时就与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大公报》社长张季鸾过从甚密,成为终身朋友。在北京这个著名的文化古都,他十分敬重文

  化教育界人士,礼贤下士,虚心求教,爱护有加。1948年3月15日,四中教员白杰被傅部的一辆军用卡车撞伤,傅作义专程派人访问,送去慰问金,并保证承担全部医疗费用,白杰十分感动。

  傅作义初来北平时,北京高等院校的校长和教授们设宴欢迎傅作义,之后,他每隔三五天就约几位教授到他的总部便宴,以“炉边谈话的方式”纵论古今,尽管他军务繁忙,即使在局势十分紧张的时候也没有中断。有人形容傅作义的总部是:“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谈笑左中右,往来老中青”。傅作义在北平办的《平明日报》就有联系高级知识分子的使命。该报请很多著名教授写评论,发表时政看法,他还请教授们为自己的干部作过很多专题报告,以扩展干部的知识。

  1949年1月16日下午,在和平抉择的最后关头,傅作义发请帖请北平的学者名流到中南海聚会。当时的文化名人有徐悲鸿、朱光潜、许德珩等20多人。傅作义诚恳地说:局势如何?想听各位意见,以作定夺。徐悲鸿说:当前形势,战则败,和则安,这已是目前常识问题。如果说徐悲鸿等人向以“左派”示人,自然赞成中共和平主张的话,第二个发言的是生物学家胡先驌、中国现代植物学的开山泰斗,他赞成徐先生的建议,呼吁傅将军以民族大义为重,化干戈为玉帛,保护北平免遭兵灾,这让人们更感惊讶,胡是出名的保守和右倾人士,因此他的意见有助于形成北平和平解放的势头。杨人缏教授更是慷慨陈词:希望傅先生效法意大利建国三杰,流芳百世。如果傅先

  生顺从民意,采取和平行动,我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对此义举,一定要大书特书,列入历史篇章。可见知识阶层为着国家的前途和古都的文物,全体赞成北平的和平。

  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特别是高级知识分子对时局的倾向对傅作义再次发生了重要影响。

  自己的大女儿也是地下党

  由于傅作义本身就具有的为国为民的思想和行动基础,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共产党的主张是十分相近的,所以,在傅作义周围有不少共产党员或者倾向“左派”的人士,周北峰就多次被蒋介石的特务怀疑为共产党,傅作义不得不多次证明他的政治倾向。尽管国民党是执政党,抗战胜利后,得到很多百姓的拥护,但让傅作义颇为疑惑的是共产党的吸引力。他与部下董其武的谈话时就十分不解说:我有多少好朋友,有学识、有地位,都向共产党那里跑,这是什么道理呢?有多少青年学生也向共产党那里跑,这是什么道理?董说:人家看政府党派分歧,腐化无能,青年学生是追求进步的。

  傅作义实在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最疼爱的大女儿傅冬菊,最信任的政治处长阎又文都是中共地下党员。早在1948年春,中共中央就开始着手和平解放北平的工作,在傅作义集团的周围,有来自于中共各个系统的工作人员,他的《平明日报》,先后曾有20多位中共地下党员工作过。中共为傅作义留下了充分的出路和承诺,并在关键时刻给予帮助。可见民心的向背已经成为势不可当之势。

  1948年12月13日,人民解放军包围北平,15日,傅作义第一次派《平明日报》总编崔载之代表他出城谈判,核心是要求组织华北联合政府,保留军队。这与中共中央的主张差距很大,解放军督促他必须放下武器。傅作义表示要继续作战。

  新保安战斗后,傅作义被定为战犯,1949年1月6日,双方开始第二次谈判,解放军提出所有军队一律解放军化,所有地方一律解放区化。傅作义认为所谈问题不具体,部队离城改编还需要时间,采取拖延的办法。

  1月13日,双方第三次谈判开始。14日,人民解放军用29个小时攻下天津,傅作义最终没有了退路,1月20日,傅作义接受了解放军提出的条件,令其所属的两个兵团部,八个军部、25个师,共20多万人接受人民解放军的和平改编。

  1949年1月22日,傅作义率部出城,部队换防交接。

  北京城从此永离战火,北平的和平解放功绩垂史。

  和平解放使著名的文化古城、文物古迹能完整地保留下来;使清华、北大等大学完整地保留下来,没有受到损坏,至今仍是国际一流大学;北平的工矿企业迅速恢复生产,社会秩序没有发生混乱。减少了牺牲和物质损失。

  更为重要的是,北平和平解放示范全国,先后有湖南、绥远、新疆、四川和云南等地的和平起义,这大大缩短了战争进程,避免了人民更多的牺牲,为国家保留了更多的物质基础,便于国家能在短时期内尽快恢复元气。

  9月19日,傅作义促成绥远和平起义。

  傅作义所走的路,经历了时代的变革,跟上时代的步伐,显示了中国近代史的一个侧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17 23:14 , Processed in 0.02584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