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一代名将傅作义-对待蒋介石从归属到失望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陈静| 查看: 2720| 评论: 0

  作为下级,傅作义与蒋介石“相处多年,彼此深知”。蒋介石尽管对他多有节制,基本上还是十分器重甚至赞赏的,这也是傅作义迈向和平之路时犹豫彷徨、抉择难下的重要原因之一。

  傅作义被破格重用

  涿州战后,傅作义开始走入蒋介石的视野,他通电嘉勉傅作义:“涿州固守,经月余旬,弥见声威,立功殊伟。”

  傅作义长期在阎锡山手下带兵,阎锡山一向疑心很重,加之涿州之战、怀柔之战使傅作义声誉鹊起,因此他对翅膀硬了的傅作义多有防范,曾想以亲信取而代之。傅作义虽有不满,但也不便表露。蒋介石多次派大员,或亲自到绥远接见傅作义,希望傅作义能忠心于他。1939年冬,蒋介石让傅作义在后套地区组织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一切补给由中央直接拨给,自此傅作义完全倒向蒋介石。

  1945年5月,盟军中国战区统帅部参谋长兼美军司令魏德迈在中国的陕西、宁夏、绥远视察军队。他重点视察了胡宗南的部队,胡的部队为国民党的嫡系部队,其武器装备堪称军中精锐。但魏德迈却对偏师大漠的傅作义部大为赞赏,他认为除了装备差以外,其官兵的战技体能,以国际标准衡量,都不在任何部队之下。这使傅作义部队的声名大增,得到国民政府的重视,美援物资大批涌进后套。6月,国民政府任命傅作义为十二战区司令长官。抗战胜利后,傅作义全力为蒋介石效力。1946年9月,傅作义部遵照蒋介石的部署,在华北救援大同,打集宁,占领晋察冀根据地党政军的首府张家口,使人民解放军在华北战场严重失利。傅作义部占领张家口的当天,蒋介石就宣布:11月12日召开国民大会,制定宪法,准备出任国民政府总统。傅作义为蒋介石谋取了相当的政治资本,进一步得到蒋介石的重用。11月15日,傅作义被任命为察哈尔省政府主席。随着人民解放军从战略防御向战略进攻的转变,国民党在东北战场、华北战场相继失利。为挽救华北危局,蒋介石频频换将。1947年11月30日,蒋介石下令:“保定、张垣两绥靖公署,即行裁撤,另成立华北剿匪总司令部,特任傅作义为华北剿匪总司令。山西、河北、热河、察哈尔、绥远五省军队,统归华北剿匪总司令部节制指挥。”蒋介石既不肯用北平行辕主任李宗仁,更不信任阎锡山,而对傅作义破格重用,看中的是他的实干精神,希望傅作义能挽救华北的危局。从此,傅作义军队的补给也大为增加,35军是全副美式装备。成为国民党在华北的精锐部队。

  何苦为他撑这只破船

  忠于职守、正直无私是傅作义做人的一贯准则。1936年7月,绥远的日本特务公开招降傅作义:宋哲元能力不够,请傅将军出面主持“华北独立”,傅作义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他的誓言是:“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他还说:“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不做亡国奴的把握却全在!”抗战后的国民党政治腐败、军事失败、经济崩溃,越来越颓败的局势,使傅作义蒋介石政权的归属感和信任度逐渐发生变化。

  1948年1月,傅作义的两个军配合东北作战,结果35军在涞水被围,32师被歼。师长李鼎铭战死,军长鲁英麟自杀。鲁是傅作义在山西陆军小学堂的同学,在军校因学习优异、趣味相投,傅作义、鲁等人结为兄弟,号称“十三太保”。鲁随傅作义多年,感情很深,傅对他的死十分痛心,在北长街的一座小楼里痛哭了几次,对35军的部队精锐的损失更是心痛不已。关键是东北国军47万精锐部队的覆灭让他感到了人民解放军的势不可挡之势。使傅作义寒心的是,武官怕死,文官贪财;县长可以用金条买到,腐败之象环生。他从东北回来就连说:“完了,真要完了!”10月,蒋又让他出师支援锦州,傅作义不肯奉命。陈继承是华北“剿总”副司令兼北平警备总司令,他在黄埔军校期间就跟随蒋介石,是蒋的心腹,派他到傅作义的身边,自然是为了节制傅作义的权力。蒋介石给华北嫡系部队的口谕是:“军事听傅的,政治听陈的。”实际上,陈继承仗着有蒋介石支持,骄横跋扈,不仅在政治上,军事上也要限制傅作义。1948年2月,在华北“剿总”的军事会议上,傅作义提出有权使用战斗系列的整个部队时,陈继承骄横地说中央军的使用必须通过他,傅作义的部队要调动他也要过问,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傅作义三次电蒋,要求辞职,蒋介石不得已,将陈继承调离。傅作义对蒋介石的做法已十分失望。

  1948年,辽沈战役接近尾声,蒋军的战局岌岌可危,蒋介石正坐镇北平指挥东北战事。在此关键时刻,10月8日上午,夫人宋美龄从上海发来的急电,因其姨侄孔令侃囤积物资、扰乱金融,与蒋经国正在进行的整顿金融工作发生冲突,蒋介石立即放下军事大局,飞沪解围。当时,傅作义正在身边,他问:“总座,何事如此紧迫?”蒋答:“私事”。第二天,傅作义看到9日《北平日报》的报道,蒋介石夫妇与孔令侃同坐一车在上海巡视,气得两手发抖,他说:“如此轻国事而重私务,对国事形同儿戏,哪里还像个国家总统!他要爱美人、要金元,连江山都可不要,我们何苦为他撑这只破船呢?”解放后,傅作义曾对杜聿明说:“这是我对蒋介石思想失去信仰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拒绝南下不再心动

  尽管国民党在全国战局的频频失利无法逆转,但蒋介石在军事上仍然一意孤行。在辽沈战役中,傅作义在北平看到卫立煌与蒋介石就战略布局和战术运用的分歧很大,双方争执不下。蒋介石要傅作义发表意见,傅作义说:“他们几位身处其境,躬负其责,自然知道得比较真切,他们几位既然认为要撤退,就该走近便的路,如果向西深入,与敌缠斗似乎反而不利。”从这次军事会议,傅作义亲眼看到蒋介石的刚愎自用及军事指挥的失当。东北战局频频失利,1948年9月30日,蒋介石率十多人研究战况,在傅作义的华北“剿总”司令部的地图室里,蒋介石对他们发表了一次讲话,傅作义回忆说:“那次讲话的整个调子是泄气的,蒋说:革命发生了困难,几年后美苏必战,战争的结果是美国胜利,我们也胜利。大家听完后,觉得完了,蒋介石从来没有讲过这样的话,而这次来这样讲,是泄气不是打气。尤其是蒋介石自己毫无信心,想靠美国人侥幸的获胜,还有什么打头呢……”傅接着说,这是引起他对蒋介石思想上变化最深刻的一件事。蒋介石虽然在战略上早已放弃华北,但1949年1月3日,在致傅作义的电报中,还说:“就华北而言,匪众虽多,其装备补给则不如我,其素质训练,又远不如我。”要“抱定有匪无我,有我无匪之决心,激励所部,鼓起灭此朝食之勇气,造成高度坚强之力量,发扬我革命军人冒险犯难,以一敌十之精神,抢占机先,稳扎猛打,奋斗到底,坚持最后五分钟,为戡乱高潮创造辉煌战史之一页,深信克敌制胜,完成戡乱建周之功。”这种欺骗的言词当然不能使傅作义心动了。1948年12月中旬,南京军令部长徐永昌劝傅作义集中兵力南下,他未答应;之后蒋经国又携蒋介石的亲笔信,劝他南下任东南军政长官,说:宜生一人归来,胜似千军万马,傅作义仍不为所动;美国太平洋舰队白吉尔来北平表示支持傅作义,他以地方政权无法对外交涉为由,婉辞拒绝。脱离蒋介石对傅作义来说是时间和方式的问题。
 

 
1948年蒋先生在北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0-24 07:55 , Processed in 0.09552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