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六部口尚家与曹雪芹后人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尹雪赓| 查看: 2556| 评论: 0

    西长安街上曾经有一家电影院,叫做首都电影院,我小的时候经常去那里看电影。那个时候父母的单位经常发电影票,不看白不看,所以看了无数场电影。但是这座电影院已经在几年前拆除了,记得那时颇被传为新闻,还搞了告别的放映。

    我所想说的并不是这座电影院,而是这个电影院西边有条小胡同名叫六部口,南接西绒线胡同,北到西长安街。因为顺着西绒线胡同再向东就是清朝的六部衙门所在之地,所以这条小胡同被称作是通向六部的路口,也就是六部口了。但是据说六部口最初叫做六部坑,因为修建衙门的时候曾经在那里取土,所以留下一大一小两个土坑,名叫大小六部坑,后来土坑渐渐被填平,就变成了街道。

    邓友梅在《印象中的金受申》一文中曾经有这样的描述,他请金受申吃馄饨,于是金带着他来到了“首都电影院旁边的一家个体小门脸”,金与这家的掌柜极为熟识的样子,尔后向邓友梅介绍这位掌柜的说:“这是尚掌柜,平南王尚可喜的后人,都是朋友。”

    这不仅让我想到另一位姓邓的先生的文章,可以与以上的记载吻合。邓云乡先生在《〈红楼〉琐话》中写道:“清代二百多年中,此地住着一户姓尚的人家,人称‘六部口尚家’,这就是尚可喜的后人。大约六七十年前吧,尚家的后代仍未衰落,有房产,有买卖,还是京城的大户人家。”

    所谓的“六七十年前”,大概就是清末民初的样子,而邓友梅的记述则大概是解放之后五六十年代了。解放之后,尚家从“有房产,有买卖”的“京城大户人家”,变成开小饭铺的。算又是衰落了一回,不变的只是没有离开六部口这块地方。

    其实“大约六七十年前”,尚家住着一位曹大哥,这才算是新闻。邓云乡先生在《〈红楼〉琐话》中写道:“有一个姓曹的,在他家寄居吃闲饭已多年。老一辈称他曹大哥,小一辈称曹大爷,孤身一人。尚家后辈,按照先人的规矩,待他很好。到吃饭时候,佣人给他开饭,按月给他点月钱……自己一个人住在小偏院中,成天沉默寡言,也很少外出,只是偶尔一人爱喝个闷酒。若干年之后,临终时,才对尚家晚辈主人说:他们祖先同尚家是世交,他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后人云云……”

    邓云乡先生是八七版电视剧《红楼梦》的顾问专家,专门负责民俗方面的问题,他关于《红楼梦》的著作很多,最为著名的应该是《红楼风俗谈》,其他的还有《红楼识小录》和《红楼梦导读》等等。不过这些著作还是以介绍小说的历史背景为主,涉及到故事情节和历史关系的内容不多,基本没有系统的推导过红楼梦的情节与历史的关系,也就没有什么红学体系。可红学最吸引普通人的也就是些内幕、索引之类,说白了就是八卦,不过《红楼梦》可不是《达芬奇密码》,没那么强的娱乐性。

    而且邓云乡先生对于《红楼梦》的美学价值取向比较现代,对其中的诗词歌赋颇为不以为然,他觉得这部小说“光焰万丈长”的部分应该是王熙凤挥手打了小道士一个耳光。这起码说明了他在解读有关红楼梦相关资料的时候不会堕入索引派的迷雾,当然更不会牵强附会地编造耸人听闻的新说。

    正因为这样,他的文章一向是比较可信的。至于这一“京华掌故”的来源则是作者从友人处听说的。果然是古之人不余欺也,另一位大名鼎鼎的红学家周汝昌也在《北斗京华》一书中提到了这位寄居在尚家的曹大哥。说几句题外话,周汝昌老先生我还真见过一次,那时还在上大学,八十多岁高龄的周老来到北京郊区的学校给学生做讲座,那场面是相当的壮观。那时候周老已经重听,只好由女儿跟随来做翻译。讲座结束之后,周老意犹未尽,可女儿却请求同学们“放过”自己的父亲,因为他实在是太累了。面对这样的请求,在场的学生报以热烈的掌声,因为没有谁能拒绝这样一个孝顺女儿提出的要求。

    周汝昌先生听说曹大哥这个故事也是通过尚家的一位后人。根据推断,他结识这位尚克恭应该是在一九七七年。不过这位尚克恭并不是一开头说到的卖馄饨的尚掌柜,他只是一名靠“针灸医术”糊口的可怜人。“孤身一人……住一间屋,又潮又黑,室内一无所有。日间各处流浪奔走,有时在相识之家赶一口饭吃。”手头资料有限,这位医生和尚掌柜之间究竟什么关系实在不好判断,也不知道尚掌柜究竟知道多少曹大哥的故事。

    周汝昌因为直接访问到了尚家的后人,了解的情况相对于间接了解的邓云乡来说更为详细一些。他了解到的曹大哥除了独居一室、不喜言谈外,却喜好读书,“学识很渊博,有问必答”。“他能讲各种好听的故事,但一事奇怪,绝口不讲《红楼梦》。”最后终于在众人的“逼供”下才说出缘由,原来曹大哥“实是曹雪芹的后代,我这一支上辈是他与一个丫环生的,族里排挤他,不承认是曹家子孙,就断绝了关系……《红楼梦》后半截是别人写的,是假的,把书给糟蹋了。雪芹病死,实与这桩大事相连。”而且这位尚克恭说所谓的大观园“是有实地可寻的,就在宫门口。”如此看来这位曹大哥还真是有些祖宗风范,只可惜他做了多年食客,却没有留下什么研究著作,难道只有黄叶村可堪著书吗?

    再有,邓云乡的版本是曹大哥临终遗言说出了自己的身世,而周汝昌的版本则是曹大哥遭众人逼问不得不说,估计还是后一种来源比较直接,可信度更高。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3-28 04:20 , Processed in 0.19830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