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金山口景泰陵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高文瑞| 查看: 2475| 评论: 0

   孤独的景泰陵

    明英宗朱祁镇登基不久,景泰八年,被废的代宗皇帝朱祁珏重病在身,悔恨交集,死于西内,按亲王礼仪,葬在了西山的金山口,安排“给武成中卫军二百户守护”。朱祁珏作为亲王,陵墓与帝陵差着等级。这里的山势环境虽好,无论高度形制等都无法与天寿山相比。陵前坑洼不平,树多是白杨和臭椿。至明末清初时,树已很粗大,20丈高,三四个人也抱不过来。

    对于朱祁镇的做法,朝野上下多有议论。屈于舆论的压力,到了明宪宗成化十一年十二月,《明宪宗实录》载:宪宗朱见深命令恢复朱祁珏皇帝称号,并解释说:朕的叔叔登基时,国家正处在危难之中,最后终于转危为安。然而就在他重病后,是奸臣贪功生事,去掉了皇帝的称号。先帝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深怀悔恨之意,先后把奸臣正法。朕继承大业后,把此事跟太后说过,皇太后也同意恢复朱祁珏的皇帝称号,认为那也是当初先帝的本意,最好尽快操办。







    于是,重新整修了景泰陵,扩大了规模,建有享殿、神库、神厨、宰牲亭、内官房等,还在门左建起碑亭。祭祀也参照长陵、献陵皇帝的标准,改少牢为太牢,用牛、羊、豕三牲祭祀。但景帝陵没有宝城,也无明楼,只有碑亭。

    后来到了嘉靖年间皇帝祭祀十三陵毕,特意绕道金山口,拜谒景帝陵,看到当初建陵时用的是给亲王或妃子的碧瓦,便命令换成皇帝专用的黄瓦,又对礼部尚书夏言说:景皇帝陵的碑亭建在了门左,这样不对,应该建在陵门之外,大门之内,这样才称得上尊敬,附合规制。嘉靖二十一年,改建了碑亭。碑亭里面竖立着石碑,碑阴刻着改封后的谥号“恭仁康定景皇帝”。碑阳刻着清乾隆三十四年御制题明景帝陵诗及序和跋语,对二位皇帝的那段特殊历史作了客观的评价。

    试想,兄弟二人假设能相互敬让一步,将会出现另外一种局面,只可惜都向前多争了一步,弄出这样的结果。景帝任用于谦,力排众议,坚决抗击,对于明朝是有功之举。至于“软禁”英宗,有贪国之心,最后被葬金山,自食其果。而英宗不识于谦的用意和事态结果,错杀有识之士,更是糊涂,不明事理。这样的人在那种情境之下没有亡国,真算明朝的万幸。正如乾隆皇帝题的那首诗:“迁都和议斥纷陈,一意于谦任智臣。挟重虽云祛恫喝,示轻终是薄君亲。侄随见废子随弃,弟失其恭兄失仁。宗社未亡真是幸,邱明夸语岂为淳。”

    建文帝墓葬之谜

    金山口这片皇家墓地有一桩奇事。据说埋葬着明代第二个皇帝朱允炆,因年号建文,习惯称为建文皇帝。

    事情还要回到明初。朱棣“靖难之役”,攻入南京,朱允炆便在宫内自焚。有书记载,有人从火中取出了尸体,7天后,举行了葬礼,还有人请示以天子礼下葬,成祖朱棣同意,却没记载葬在何处。有人分析,可能是史臣的欺世之言。这就为后来人们的种种猜测留下了可能。

    野史纷纭:“靖难”后,朱允炆便逃到云南、广西一带出家当了和尚,后来回到京城,迎入宫中,住在西内,号老佛,死后葬在西山。

    《帝京景物略》载:自景帝陵向北二里有土丘和一座石碑,上书“天下大师之墓”。有人说:这就是建文皇帝墓。但墓前空空如也,“不封不树”,什么标致也没有,不知墓下为何人。好事之人去核实说:某座就是建文帝坟。《长安客话》的作者蒋一葵还听说过,嘉靖十五年九月,皇帝到过此地。

    写《天府广记》的孙承泽住在退谷(即今樱桃沟)时,一直对建文皇帝坟感兴趣,总想考查个究竟,相距又不很远,特意与和尚秋月走遍了西山金山口一带寻访,没有任何结果。他在功德寺吃午饭时还打听,僧人也不知此事,并且说:以前也有一些人考查过,都无功而返。当地人也不知道埋建文帝坟一事,更不知墓在何处。

    有人对野史中的种种说法提出了质疑,孙承泽也产生许多疑问:当初朱棣进入南京,对于朱允炆一定会查得很紧,谁敢有那么大的胆子,指着火堆中的尸体,认定就是朱允炆?至于用了天子的葬礼,之后又无陵墓和守护祭祀的官员,没这个道理!

    崇祯皇帝当政时,都尉巩永固上疏建议:建文皇帝也应该进入祀典。崇祯皇帝说:“建文无陵,从何处祭?”《光绪顺天府志》中也证实:“建文无陵一语,出自思陵。”皇宫之内、家族之中都不知有建文帝葬礼这回事,外人只能瞎猜了。

    妃嫔墓的故事

    明初,皇帝妃子基本上是殉葬,并不单独建墓。长陵中只有文皇后徐氏,其余16位妃子殉葬,并无单独的坟墓和位号,而是集体统一埋在两座墓中。明英宗禁止了妃嫔殉葬,才开始为每位妃子建墓。

    明帝的妃嫔众多,比如永陵嘉靖皇帝年事高,执政时间长,妃嫔也特别多。妃子有30人,嫔有28人。这还不算有罪或其他原因废除死去的。那么多妃嫔,天寿山哪里容纳得下,于是西山一带也成了明代的墓地。30个妃子只有4个葬在昌平袄儿峪,其余都葬西山红石口和峰峪口,28个嫔也都葬在了西山。

    但明初不是所有的妃子都殉葬,生育过子女的或有特恩的可以免殉,这些妃子大多葬在西山。

    嘉靖有这样一段故事:嘉靖二十一年,宫内发生事变。世宗对于喜欢的妃嫔、宫女有宠爱,对稍不合意、略有差错的便用鞭子、荆条抽打,以致“因此殒命者多至二百余人”。高压之下,必要谋反。十几个宫女商量好,趁夜深人静之时,用绳索勒死皇帝。那一夜,嘉靖皇帝正在熟睡之中,宫女便用绳子套住嘉靖皇帝的脖子使劲勒,终究是女人,没干过杀人之事。慌忙中把绳扣系成了死扣,怎么拽也勒不紧。世宗皇帝逃过一劫。而这些妃嫔宫女却被处以极刑。其中包括端妃曹氏、宁嫔王氏。

    《天府广记》进一步记载:在黑龙潭附近曾挖出过一块石碣,上面写了从宫中迁出过两口棺材一事。落款是宛平县令的名字,并无年月。此碑记述了“世庙时有宫婢之变波及曹王二妃赐死,宛平县收埋于此。”看来确有此事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9-20 09:26 , Processed in 0.02644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