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等到百年后或可留人间——追忆李苦禅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李慧文| 查看: 1877| 评论: 0

   今年是苦禅诞辰110周年,很多同志建议办展以示纪念,令我不禁回忆起苦禅的往事。

    苦禅酒后上书毛主席

    1942年冬,我与苦禅在济南结婚。当时苦禅不肯为日伪政权工作,仅以卖画来维持生活,太困难了!日本投降后,苦禅任国立北平艺专国画系专任教授,但收入不够维持生活,因此 还得作画,开画展才行。他日夜忙着作画,有时连吃饭都顾不上,拿着馒头竟往墨盘里蘸,吃得满嘴黑还不晓得。

    解放初期,中国大写意花鸟画不受重视,因为美术界一些人认为“花鸟画是资产阶级欣赏的画,不能起到宣传无产阶级思想的作用”,虽然徐悲鸿院长主张开写意花鸟画的课,但因各种原因,他的主张并未施行。





1942年,李苦禅与李慧文在济南结婚。   

 

    1949年暑假时,苦禅被学校改为“兼职教授”,每星期在陶瓷系教学生画瓷器,共两节课,薪金以小时计算,即每月“80斤小米”。三个月后调到“120斤小米”(当时以小米价折合人民币发工资)。1950年暑假苦禅实在忍受不了,喝醉了酒,挥笔用草书写了封长信给毛主席,述说了个人困难处境。因为苦禅曾和毛主席在“留法勤工俭学会”为同学,故苦禅在极困难的时候便想到了这位老同学。没想到,毛主席很快就派秘书田家英同志到家慰问,并带着他写给徐悲鸿院长的一封信(1950年8月26日)。这封信当天即转给徐院长,信中嘱徐悲鸿院长关照苦禅的生活。徐院长有了毛主席的支持、便在这年十月,学校即每月给苦禅的工资增加到“五百斤小米”,当时名为“研究金”。苦禅给毛主席的信,主席在上面作了批示亦转给徐院长了,但在“文革”中抄徐院长家时,被造反派抄走,至今没下落。

    “苦禅写意”拍成教学片

    我是1949年8月1日,由徐悲鸿院长推荐到中央美术学院卫生室工作的,负责全院学生教职员工的医疗、预防、保健工作。在“文革”中,我对苦禅的同事,著名教授董希文、王式廓、叶浅予、罗工柳、邓健吾、杜建等受到冲击的人依然贯彻人道主义精神,为他们认真治病,苦禅很是赞许。在这个岗位上,我一直工作到退休,大家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很好的评价,深感欣慰!

    苦禅生性正直,遇强敌也不屈服。在敌伪时期他不肯到新民会任职,暗地里却协助八路军、地下党的工作,为此,日本宪兵队抓捕了他。那天晚上,学生魏隐儒正巧在苦禅那儿学画,他和苦禅一块儿被逮捕到日本宪兵司令部,关押在沙滩原北大红楼地下室里。苦禅在那儿受尽严刑:拷打、灌辣椒水、压杠子等,但他始终宁死不屈,默诵着文天祥的《正气歌》,与敌人顽强斗争到底。当时苦禅已是社会上有名的画家、教授,日本宪兵没从苦禅口里得到什么,又没抓到实证,不便定罪,一个月以后释放了,但苦禅被打得浑身是伤。他仍以卖画之资暗中支持地下抗战。

    苦禅平时心直口快,对周围的人不论是干部还是普通群众,都是心口如一,看到什么不平的事就爱发表他的观点,而且从不分场合。他一辈子从不会讲违心的话。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了与他“划清界限”,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就对苦禅的言论添枝加叶,上纲上线,结果苦禅几乎成了历次运动中的“运动员”。经常说他“思想落后”,苦禅不服气,说“我从‘五四’到‘六三’运动那会儿就参加爱国救国,从不落后!”。“文革”初期,苦禅是中央美术学院第一个受大会批斗的。但每次批

    斗后他都可以照样吃饭,睡觉,从不失眠,他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泰然处之。他曾在一幅画上题字“人道我落后,和处亦自然,待到百年后,或可留人间”。

    1972年,周总理为保护老画家,组织画家给国宾馆画画。苦禅开始给国际俱乐部、钓鱼台国宾馆、外交部、北京饭店、民族饭店等处义务作画,两年多共画了大、中、小三百多幅画。谁能料到在1974年“四人帮”又搞了个“批黑画”,上纲上线,批苦禅画的“八朵荷花攻击八个样板戏”,这真是无稽之谈!“文革”结束后,苦禅怀着极大的热情为国家、为人民、为美术教育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他画的画成为“国礼”,邓小平同志出国对日本进行访问时,带了苦禅画的一幅题为《鸟语花香》的画,送给日本友好人士。他还为邓颖超同志出国访问画了《兰花》一幅,送给泰国领导人。1980年至1982年,接下文化部的任务拍了教学片《苦禅写意》、《苦禅画鹰》,把一生的艺术技巧留给了后人,不取分文报酬。


    历尽坎坷 自强不息

    苦禅一生坎坷, “四人帮”垮台后,写意画亦得到重视,可惜他没享受几年,即在1983年6月11日的凌晨逝世了!对他的去世,党和政府非常重视。他的追悼会在全国政协大厅举行,由赵朴初同志主持。多位国家领导人到场,文化部副部长周巍峙在悼词中高度评价了苦禅历尽坎坷,自强不息的一生,他说“苦禅先生和我们永别了,他的逝世是中国美术界的重大损失,他那妙得天籁,意志纵横的大量作品,将永远保存在中国人民的艺术宝库之中,他忠于祖国,忠于事业,热情爽朗,心口如一的高尚品格,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苦禅去世之后的二十六年中,他的事业没有结束。作为家属、子女和他的学生们,在弘扬苦禅的精神、苦禅的艺术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济南万竹园李苦禅纪念馆已建立了二十三年,我们捐献的苦禅作品、藏品和遗物四百多件长期在纪念馆展出。现在那里已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外国友人、广大群众参观瞻仰的重要场馆,被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苦禅的家乡山东高唐于2006年建成了李苦禅艺术馆,我们又捐献出了一百三十件他与当代名家的作品,苦禅的学生们也纷纷拿出自己的杰作来丰富馆藏。去年高唐又成立了李苦禅艺术研究会。为纪念李苦禅诞辰110周年,自去年年尾至今,先后在嘉峪关、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杭州等地举办了他的生平图片与作品的巡展。今年4月17日由王明明主持,在北京画院的大力支持下,将再次举办苦禅的展览,以此来追忆他,纪念他。作为已经九十岁高龄的我来说,很是感动!借此拙文发表的机会,向大家表示感谢!我想苦禅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得到极大的慰藉!

    简 介

    李苦禅(1899年1月至1983年6月)山东省高唐人。早年从徐悲鸿先生学习西画。后拜师齐白石,成为齐门第一名弟子。1950年后在中央美术学院任国画教授等职。李苦禅是我国当代杰出的大写意花鸟画家,一生从事美术创作和美术教育工作。他的作品继承了中国画的优良传统,吸取石涛、八大山人、扬州画派、吴昌硕、齐白石等前辈的技法,熔中西技法于一炉,渗透古法又能独辟蹊径发展出了自己独到的特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1-14 05:08 , Processed in 0.10004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