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谭家”与“梅家”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谭富英| 查看: 2234| 评论: 0

 
 
    和宝堂

    电影《梅兰芳》中以谭鑫培为原型的十三燕与梅兰芳唱对台,结果被梅打得落花流水。他们同台演出《汾河湾》,梅在十三燕演唱时做了几个动作,就赢得了满堂喝彩,几乎把十三燕气死。梅家有人说,电影这么一演,我们还怎么见谭家人呢?殊不知,谭梅两家的渊源甚深,其间交好说起来更是如数家珍……

    电影《梅兰芳》的上映,引发了京剧界的关注。电影中以谭鑫培为原型的十三燕与梅兰芳唱对台,结果被梅打得落花流水。他们同台演出《汾河湾》,梅在十三燕演唱时做了几个动作,就赢得了满堂喝彩,几乎把十三燕气死。梅家有人说,电影这么一演,我们还怎么见谭家人呢?就在这时,《北京晚报》报道了一条新闻:梅葆玖与谭正岩在正乙祠合演《四郎探母·坐宫》。按理说,谭正岩称梅葆玖为九爷爷,这爷爷和孙子同台演出这种“对儿戏”似乎有悖常情。而且据说是谭正岩主动请九爷来给他捧场的,梅葆玖没有问报酬就一口答应了。这是为什么呢?很多人感到奇怪,其实对于“谭家”与“梅家”来说却是前有车,后有辙,特别顺理成章的事情。

    梅一生敬佩两人

    谭鑫培和杨小楼

    据史料记载,1879年,谭家先祖谭鑫培与梅家先祖梅巧龄这两位“同光十三绝”中的人物就开始同台演出,到今年130多年了。当时谭鑫培一度到梅巧龄掌班的四喜徽班搭班演出,后梅巧龄41岁早逝,其长子梅雨田长期为谭鑫培操琴伴奏,这是有1905年灌制的《卖马当锏》和《洪洋洞》唱片可查的。谭鑫培同时又与梅巧龄之次子梅竹芬同台演出,梅竹芬不幸26岁早逝,谭鑫培又与梅竹芬的儿子梅兰芳同台唱戏。梅兰芳很清楚,谭鑫培与梅竹芬、梅兰芳父子演出是照顾故友遗孤,提携新人之意。特别是在作为爷爷的谭鑫培多次陪孙子辈的梅兰芳演出,梅是非常感恩戴德的。故而当有人说谭鑫培在舞台上拿梅开玩笑时,梅就忙解释说:“其实像这种即景生情,随话答话,有舞台经验的老演员都能够随机应变,从容答对,不算什么新鲜事,”“是说不到有跟我开玩笑的意思的”。当有人说老谭与梅合演《汾河湾》闹窑时“杀过河”,二人里外走错,不免相撞时,梅说:“这个问题却未免冤枉这个老头儿了,第一这里不可能出错,第二所谓事先托人关照,也没有这一回事,谭老板跟我祖父很有感情,我伯父又替他操琴,我们的关系不算疏远,用不着外界朋友从中再来请托了。这两点大概是他听了旁人的误传来写的。”

    特别是老谭与梅兰芳演出《汾河湾》进窑时,扮演薛仁贵的老谭有一大段唱腔,说扮演柳迎春的梅兰芳接受了齐如山的意见,在这个时候增加了许多动作,赢得台下疯狂喝彩,使老谭大窘。这个说法越来越盛行,电影更是添油加醋,似乎成了史实。其实凡是学过戏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观众此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老谭的精彩唱腔上面,而这时京剧采用的传统手法好比电影的幻入幻出,突出薛仁贵,弱化柳迎春。柳只能在唱段的过门中和唱完以后才能有回应的表情。就好比传统戏演出“叹五更”,现代戏主演唱核心唱段时需要“净场”一样,增加任何动作都是对薛仁贵唱腔的搅乱。现在有梅兰芳与马连良的演出实况录音和梅葆玖、张学津的音配像足以为证。而且梅兰芳多次谈论他与老谭合演《汾河湾》的往事,也谈到他与齐如山的交往,却都没有说过他在这个地方接受齐如山的建议后增加动作的事情,却强调他对齐如山的意见是“有些接受”,就是齐如山等人编演的那些时装戏,梅也强调那是演员的功力,再次说明了“人捧戏”的道理。在梅兰芳的《舞台生活四十年》中,他详细谈到他观摩谭鑫培演出《捉放曹》时的震撼;谈到谭爷爷陪他两次演出《四郎探母》后的感动和感激;谈到他一生最敬佩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谭鑫培,一个是杨小楼,而且郑重宣告,只有这老二位才是京剧艺术体系的代表,他们的名字就代表着京剧。可以说,在梅兰芳一生的言论中对谭鑫培充满了景仰之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抵触。他担任中国戏曲研究院院长后主持的重要学术会议就是讲解谭鑫培的演技问题。

    所以谭鑫培逝世后,梅兰芳又与谭小培、谭富英、谭元寿三代人同台演出。特别是谭富英出科后,长期给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徐碧云五大名旦挎刀(即在五大名旦的戏班中搭班演出),由于当时的谭富英已大红大紫,具备了自己的基本观众,有谭富英来搭班对营业大为有益。但是在1935年汉口演出时,梅兰芳诚恳地对谭小培说:“五叔,我看富英兄弟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跟着我也太委屈了他。您就让他自己闯一闯吧。”谭小培知道梅大爷是为谭家着想,才开始为谭富英自组“同庆社”挑班唱戏。

    1950年,梅兰芳迁居回京。为让梅葆玖锻炼锻炼,就让23岁的谭元寿陪着17岁的梅葆玖连续演出了10场戏。先是在西单长安戏院演出的《红鬃烈马》,后来在鲜鱼口内大众剧场演出。谭元寿与梅葆玖合演《打渔杀家》前,梅兰芳先生特意让谭元寿到护国寺一号的家中亲自给他们精细加工。从出场亮相开始,梅不厌其烦地给谭元寿说明当年谭鑫培、余叔岩、谭富英分别是怎么表演,三者有哪些不同,整整在梅家的院子里排练了一整天。至今,谭元寿还清楚记得,言犹在耳。演出那天不但梅兰芳在台下看戏,还特别请来早年陪谭鑫培演出《打渔杀家》的老搭档、曾经给梅兰芳传授这出戏的王瑶卿老先生亲临指导。最后一场演出是谭元寿压轴主演《琼林宴》,大轴子是梅兰芳与梅葆玖合演的《游园惊梦》。不久他们又在上海为抗美援朝捐款同台演出,先是梅葆玥和言慧珠(东皋公)的《文昭关》,再是谭元寿等人的《三岔口》,大轴子是梅葆玖的《玉堂春》,此事过去快60年了,但是两家谁也忘不了。

    130多年的交情

    梅谭两家情意长

    今年春节初五,谭元寿、梅葆玖、叶少兰三家在长安戏院演出《金榜乐》,梅一到后台就给谭大哥拜年。谭元寿说他正要为梅葆玖陪他的孙子正岩唱戏一事表示感谢。梅说:“当年谭老祖陪我们梅家唱了三代,父亲梅兰芳陪谭家唱了四代,我父亲逝世周年的时候,一年多因病没唱戏的谭富英先生,破例带病陪我唱了一场《大登殿》,我这辈子也忘不了。咱们哥俩合作快60年了,我也陪孝曾唱过,今儿个又陪正岩唱,我也算是谭家四代老臣了。谁让咱们两家过得着呢!”梅先生说起两家的渊源,真是如数家珍。

    在《梅兰芳》电影上映以来,许多观众为谭家鸣不平,谭元寿先生也接到很多电话,询问他对电影《梅兰芳》的感受。谭先生总是说“没有看过电影,难以评论。”他听说电影如何誉梅抑谭的情节后,说:“算来梅、谭两家已经是130多年的交情了,那不是一般的感情,谭家有困难,梅家必然帮忙。梅家有困难,谭家从来不会袖手旁观。真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两家好几辈都套着亲戚,都是一家人,怎么能说两家话呢?我的父亲谭富英为纪念梅先生逝世一周年,不管医生怎么劝阻,都要唱这出《大登殿》,好几位医生在后台准备抢救,救护车就停在剧场外头,临上场了,医生还给他老人家量血压呢,那是几代人的真情呀!既然电影是歌颂梅大师的,我们谭家就应该高兴,千万不要说什么你们我们的,这才叫和谐。”

 

    《雁门关》梅巧玲饰萧太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18 04:32 , Processed in 0.02580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