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西林太清与荣亲王府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金适| 查看: 2660| 评论: 0

    复兴门立交桥东南的鲍家街43号,这里就是曾经历了清代乾、嘉、道三朝的荣亲王府旧址。这座昔日太平湖畔的府邸作为荣王府前后共有66年之久。这里是清代著名词人西林太清与奕绘相识、相恋,共同度过婚后十四年幸福生活之所在;也是太清承受了人生最大痛苦的离别之地。

    如今,虽然太平湖与原府中西边建筑已成为了绿地和马路,现驻单位中央音乐学院修建礼堂,拆除了宫门后银安殿等原有重要建筑。但王府旧址的府门、宫门、阿斯门、部分配殿、府墙等建筑仍然保存完好。府门两侧有八字影壁,宫门仍旧富丽堂皇,仍可展现昔日王府之辉煌,见证了清代的府邸文化和历史。





    荣府家承 文风昌盛

    清代被晋封亲王的府邸有数十之多,其中荣亲王府尤以其文风昌盛,家学相承而著称。荣王府第一代永琪(1741~1766年),为清高宗乾隆第五子,乾隆三十年(1765年)受封荣亲王,次年卒,谥纯。永琪的学问,《清史稿》上记载:“少习骑、射、娴国语,上钟爱之。”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十月初二日有一上谕说的更具体:

    “朕视皇五子,于诸子中觉贵重;且汉文,满洲、蒙古语,马、步射及算法,并皆娴习。颇属意于彼(指传位)而未明言,乃后因病旋逝。”永琪可谓是文武双全的皇子,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圆明园里九州清晏殿发生火灾,乾隆帝就是永琪从火场中背出来的。除此之外,永琪还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并著有文集《焦桐賸稿》。颇受乾隆喜爱。

    永琪子荣郡王绵亿也是当时有名的学问家,而且还是画家和书法家。梁章钜《退庵书画跋》说:“荣王书法亚于成王,极为世所推重。”

    绵亿长子奕绘17岁就已袭多罗贝勒、赏戴三眼花翎。他秉承家学,著述丰富,有《子章子》、《妙莲集》、《明善堂文集》等,还与王引之合编《康熙字典考证》。

    由此可知荣亲王永琪、荣郡王绵亿、贝勒奕绘三代所培植的家风,实在是当时各王府中绝少的文化府邸。乾隆四十九年起,荣王府在宣武门内太平湖一带就很有名了。

    邸中故事 悲欢离合

    在太平湖府中所住的几代先人中,以奕绘、太清夫妇在文坛中更有名,太清及其诗词作品之研究,百年来一直有学者与出版家为之搜辑付梓,正可见太清作品成就之大,影响之广。以至所居太平湖荣王府的邸中故事亦为世人所重视。

    道光四年(1824年),太清入府为奕绘贝勒的侧夫人,即在天游阁居住,在这样一个学术气氛浓厚的良好环境中,奕绘既中外兼通,雅擅文艺;太清性复聪慧,诗文词章,援笔立就,加之闺房琢磨,造诣益深。又时常鉴赏家中所藏的宋、元、明人的著名画卷,太清的绘画技艺也提高得很快。奕绘、太清夫妇除在天游阁中银烛清谈、吟诗作画之外,每逢春秋佳日,常相携出游北京及周围诸名胜。满洲女子都能骑马,较坐车更便于浏览沿途风景,故太清每外出总是与奕绘联辔而行。

    太清这时心情是快乐的,唯感觉光阴如逝水一般过得太快,认为千万不能辜负了这样好的时光,太清对嫡室妙华夫人所生子女,也极尽抚爱之意。对侍婢甚至所养宠物都爱怜备至。尽一切可能处好家庭关系。唯祝愿自己和同龄的贝勒奕绘多福、多寿、多子孙。二位词人在当时的美满生活中也不免回忆起太清青少年时代的贫穷、坷坎的遭遇和奕绘、太清两位情人由相慕、相恋终于成婚之不易。       

    词人将所有这些感触,写入词章,终于留下了不朽之作,留传于后世。大约也正因此才塑造了清代第一女词人。

    与府中文化蒸蒸日上相比,家中嫡庶之间的矛盾却日益升级。自道光四年,太清入府为侧夫人后,道光五年太清长子载钊与嫡室妙华次子载钦同年出生,而第二年载钦便夭亡,太福晋和妙华等嫡室一方认为是由于载钊“妨”所致。道光十年妙华逝世,嫡室一方这种揣测更加升级。他们竟认为太清入府仅仅六年,奕绘既丧嫡子又丧嫡室。妙华逝世后,太清事实上已代行嫡室一切事务。太清为人明察严肃,府中群下多畏惮她。小人不如意,更易造作流言飞语,竟然胡说太清不但“妨”嫡,而且有“夺嫡”的企图。

    太清夫人与奕绘贝勒夫妇之间虽感情甚好,却始终得不到奕绘生母荣恪郡王福晋的喜欢。太福晋处多受流言的影响,原本就因太清出身“罪人之后”而不同意这门婚事,此时对太清更为不满。更没有想到的是在道光十八年(1848年)七月初七日辰时,奕绘贝勒在太平湖府病逝,奕绘的中年早逝使太清承载了巨大的痛苦和打击。更对太清不利的是,奕绘逝世的七月初七那天,正是太清长子载钊的生日。在今天来看,这本是一种巧合,在当时却成了宵小流言中的又一个诽谤载钊“妨”主人的证据。太福晋尤其愤怒,遂令太清夫人于十月二十八日率“所生”移居邸外。这里主要是“所生”二字,实指载钊,太清夫人尚在其次。后载钊公诞辰改为七月初九日,就是有意回避这一事件。但是在《爱新觉罗宗谱》中的记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如下:

    《爱新觉罗宗谱》甲册 高宗位下,荣亲王系,多罗贝勒奕绘项下:

    “追封镇国公载钊:道光五年乙酉七月初七日午时生……”

    而太清在《天游阁集》〈诗五〉中却写道:“初九日清风阁望钊儿 钊儿生于乙酉七月初九……”此系太清夫人自解之诗,有意欲之留传。此事只有家中人知之,这就是太清移居邸外的真正原因。奕绘逝世后嫡室长子载钧袭承贝子。咸丰七年(1857年)载钧去世,太清之孙溥楣继承袭爵,重迎太清归于大佛寺北岔府中(道光三十年太平湖邸已另赐醇亲王为醇王府)。至此太清已在府外居住了20年。

    总之,奕绘过早地去世,贻累太清过了将近40年的不平静的生活——悲哀、痛苦、欢乐、挫折、惊恐、老病等等人间的不平坦悉皆尝遍。

(作者系西林太清六世嫡孙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4-24 09:36 , Processed in 0.20027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