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景山忆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李立祥

    景山公园对于北京人再熟悉不过了。景山少年宫更是给那个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的纯真年代的红领巾们留下了美好的记忆,少年宫里的艺术熏陶和少年往事,宛如清泉,静水流深……

 

    观景之山

    景山具有近千年的历史,相继有土山、镇山、青山、万岁山、煤山、梓金山之称。辽代时,辽太宗耶律德光利用永定河故道中的湖泊和岛屿,兴建瑶屿行宫,并将开挖北海的泥土分别堆叠在两个较大的土丘之上,逐渐形成后来的景山与琼华岛。金代确定了太宁宫建设的南北中轴线,并背依景山建造了太宁宫。元代将景山作为皇宫的屏障,被列为皇城的组成部分。其园林称为“后苑”,并在山上植树建亭。《马可·波罗游记》中说“离皇宫不远的北面,距围墙一箭远的地方,有一座人造的假山,山高整整一百步,四周长约1.6公里,山上遍栽着美丽的常青树”。至明永乐十九年(1421年),明成祖朱棣命在元代皇宫的基础上重修紫禁城,将拆除旧皇城的渣土堆在景山上,山坡上植松柏,称“万岁山”,坡下植果树,称“百果园”。山后修筑了奉先殿(即寿皇殿)、观德殿、观花殿等建筑群。由于宫廷在山的前面存储了大量的煤炭,又有“煤山”之称。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万岁山更名为“景山”,含观景之山意。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内务府始在景山创办官学。乾隆十四年(1749年),乾隆帝命在山上重筑五亭,并在亭中供奉五方佛,象征着中华民族东、西、南、北、中五方平和安定。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景山东西两侧四亭佛像被毁。1928年,景山辟为公园。

    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成为少年儿童游览的乐园,记得学校老师曾经多次组织我们去景山公园进行少先队活动。而景山少年宫是1956年元旦在寿皇殿院内成立的,从那时起,少年宫即成为北京市中小学生校外教育的活动场所,许多领导人及专家学者曾经在这里和少年儿童共度愉快的节日。


    古树入画

    自上小学起,我常在放学后或星期天和小画友们到景山公园写生。我们站在最高点万春亭内极目远眺,但见紫禁城殿宇重重,宏伟壮丽。琼华岛上林木葱郁,北海、什刹海碧波荡漾。那时由于楼房少,能看很远,鼓楼、钟楼以及热闹的街市清晰可见,青灰色的四合院屋顶鳞次栉比。景山的古树极入画,《明宫史》有“山上树木葱郁、鹤鹿成群”的记载,乾隆四年(1739年)三月内务府档案记“景山等处栽种树木,按时价采买,已栽过罗汉松、白果松、马尾松、千松、柏松共六百四十三棵。今春又补栽白果松、罗汉松、马尾松、柏松共二百三十七棵”。而最古老的树木要数那棵唐槐,远观之,树冠高耸、枝叶繁茂。在朽空的树干中又生有一株小槐树,可谓槐中之槐。我最喜画景山山坡上的白皮松,尤其在富览亭附近,白皮松一棵接一棵。那淡石绿色的树干,小巧的松枝,伸展着、舞动着,生机勃勃。至今我还留着当年写生的白皮松画稿。后来我从《马可·波罗游记》中得知,这白皮松是元代忽必烈派人用大象驮上山栽种的,由于山上树木四季常青,由此得名“青山”。那时,到景山写生常经过位于山东麓的崇祯皇帝自缢的那棵古槐树。此槐干不粗,在山坡上朝下伸展着,似乎在向你述说着那段历史: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率40万农民起义军攻克内城。崇祯皇帝鸣钟集百官无人应,在绝望中逃出紫禁城,在景山自缢。“文革”中,这棵古槐的树皮被“串连”的学生剥光,后伐除。

    朝花夕拾

    小学高年级后,我考上了位于景山正北面的少年宫国画组,每周活动一至两次,自此,我真正成了这里的常客。

    那时,每次活动大家从少年宫的正门进入,也就是寿皇殿建筑群的宫墙,门前有石狮守护。这寿皇殿在明清两代均供奉祖先的影像、绣像,功能相同,正如《御制重建寿皇殿碑文》所书“于是宫中、苑中,皆有献新追永之地,可以抒忱,可以观德。”但建筑的位置不同,明代偏东十几米。乾隆十四年(1749年),为了表示对先祖的敬重,乾隆将明代的寿皇殿建筑群拆了,并在景山北面的南北中轴线上,仿太庙规制重新建起,其格局高于明代,庄严肃穆、气势恢宏。印象深的是寿皇殿前面高大的月台,青白石须弥座以及环绕四周的汉白玉雕云龙望柱头石栏。而多数时间我是从景山后门进入,经过一个偌大的足球场、乒乓球组、无线电小组,到位于寿皇殿东配殿的国画组。这院内还有舞蹈组、合唱团等。国画组与西画组一墙之隔,前者主要学习水墨画,后者学习水彩画。少年宫的老师称为“辅导员”,教我们国画的是马耀华辅导员。记得那时我和许多组员一样,会早早地站在国画组那高高的石阶上,相互观赏每个人的习作,等着马辅导员的到来。多数时间,他会持一木制手杖,风度翩翩地从少年宫门口走来。见到我们总是笑容可掬,问我们学习的情况,然后才正式上课。那时我们没有现成的墨汁,坐下来的第一件事是研墨,我用父亲买的称为“五百斤油”或“金不换”的墨块儿在砚台内一圈圈研着,直到墨香味儿飘散出来。至今心中最清晰的是学习画牵牛花,马辅导员一笔笔辅导着我们,章法的虚实,用笔的轻重缓急,用墨的浓淡干湿,给我们一一道来。我眼瞅着墨汁在宣纸上渐渐洇染开,感觉神奇而美妙。之后,辅导员会行走于每个课桌前不时点评着,若发现谁画得好,他会很高兴,并马上将画作悬挂于墙壁之上。印象深的是王绿霞画的颐和园长卷,曾经在国画组内悬挂了多年。马辅导员还当场为汪尧民画过一幅《雄鸡图》,下笔果敢,尤其雄鸡的尾部,奔放灵动,墨味儿极浓。我看呆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我们国画组不仅在室内习画,还时常来到室外写生。春天来了,少年宫东面观德殿外的牡丹花盛开。辅导员带领我们来到牡丹园,坐着小马扎摊开画板,在和煦的阳光下,面对着牡丹花绘制白描稿。这牡丹历史久远,史料记载观德殿门前曾植许多牡丹、芍药。秋天到了,辅导员又带着我们登鸠峰,到首钢参观,到中国美术馆看美展。其中国画组王明明画的《向日葵》,用笔拙朴、大气,从画中已经看出他的才气。辅导员还聘请秦仲文、郭味蕖等老师给我们授课,郭味蕖主讲的《人民的艺术家齐白石》使我受益匪浅。1965年,适逢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日本青年来到少年宫,我的一幅人物画作为礼物送给了日本青年代表团,对于我是个鼓舞。

    景山少年宫曾经给我和无数人的童年带来知识、友谊和欢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3-3 10:09 , Processed in 1.113047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