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京城的沙漠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张雨生| 查看: 844| 评论: 0

    京城有沙漠吗?有。不仅有,面积还不小,重点方位,在通州和大兴一带。不过,我说的是20世纪60年代的事情,进入70年代,那里的沙漠就被治理完结了。原先的沙漠变成了森林、耕地,建起了新村。如今,又变成了森林公园、开发区,及至成为闹市。

    我敢说,对于那个年代京城沙漠的状况,比我更知晓的人不会有多少。因为战备工作的需要,我参与调查和测量过当时的沙漠,还绘有详细地图,标有各种数据。

    张家湾一带的沙漠,解放后反复治理,到60年代中期,只剩下东定福庄和西定福庄之间的一大块。沙丘呈波浪形。京城多西北风,浪头向着东南,高约10来米,斜坡10多度,陡坡40多度。流动的沙丘,在风力作用下,不断变形,不断推进。

    两个村庄的老百姓,都不敢让孩子到沙漠上去玩,有危险性,害怕出事故。一次测量,我把三脚支架放在沙丘下,突然刮起了巨风,飞沙狂舞,大风过后回来找三脚架,怎么也找不着,沙丘变形了,不知道埋在何处。半年后,部队进入施工,开挖沙丘,才挖了出来。三脚架已腐朽,不能用了。当然,在沙丘上滑沙,对于孩子们来说,是最过瘾的事情。

    东定福庄的一户农民家,成了我们测绘班的房东。那时已进入冬季,天气很冷,房东到沙丘的树林里,扒了好些落叶,用大竹筐背回来,帮我们烧炕。呼呼的北风,不断地卷起飞沙,堆积在房子的后墙根,墙体被埋进了一半。害怕倒塌,在房里用木柱支撑。眼看坚持不了,房东只好重新选址,准备搬迁。沙进人退,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那年月,郊区农民的口粮,主要是玉米面。地里不宜种冬小麦,冬天刮风,扬沙会将冬小麦埋住,只能开春后种玉米。大米白面,得花钱买,或用玉米换。我还记得,房东家吃上了白面馒头,喝上了白米粥,再炒一盘子大白菜,就是改善生活,过年过节才能享受。房东说:“天天过上‘三白’的日子,就到共产主义了。”

    天堂河的那片大沙漠,处在发育期,肆虐张狂。东南边有个郎各庄,位于下风口,冬春两季刮大风,流沙便向那里推进。好在村子建在一片土墩上,老百姓的屋场高,流沙一时掩埋不着民房。村子四周的农田,却让流沙侵蚀得差不多了。我住在村长家,他告诉我,村里最费力的事情,是每年春天播种前,要全力以赴,清理地面的流沙。工程量越来越大,清理越来越费劲,好些地块不能不放弃。

    施工部队进入后,二连驻扎在工地,也就是住到了沙丘中间。搭建临时房屋,从沙丘下挖出了一堆堆破砖碎瓦。当地老人说,二连建房的那个位置,原先有一个村子,同郎各庄差不多大,晚清末年,被流沙掩埋了。农民投亲靠友,搬到外地去了。

    沙漠的西边,有一条季节河,夏秋进入雨季,河里有水,能形成湿地,出现水泡子,长出茂盛的芦苇,成了野鸭子的生育地,水泡子里还能捞鱼。冬春两季,河水干涸了,大风卷起流沙,又狂暴地飞舞起来。

    河的西边也是沙漠,天堂河农场在这里建了二分场。

    三连借住在二分场。工余时,官兵们向沙地上引水,种花生和蔬菜,还养了几十头猪。只要有水,沙地里种花生非常适宜。沙地多,青饲料丰富,用猪粪改造沙土,相当肥沃。到了秋天,三连收获的花生装满了一间大库房。一部分拉去榨油,一部分炒着吃,还送给了机关。

    大兴盛产西瓜,得益于沙地。天堂河向南,直到河北固安,耕地多是沙地,都是治理沙丘后开辟出来的。为什么沙地种瓜好?我到新疆后才弄明白,沙地被太阳暴晒,白天升温快,温度高,晚上又冷得快,温度低,昼夜温差大,西瓜积累的糖分多,又脆又甜。没有适宜的沙地,大兴西瓜不会誉满京城。

    北京的沙漠,不像黄土高原上的黄土,不是大风刮来的,与沙尘暴有关。历史上,北京没有那么多的沙尘暴。通州、大兴一带的沙漠,来自燕山山脉的几条大河,如永定河、潮白河等,它们在这一带交汇。亿万年间,搬运来了大量沙砾。沙丘的形成,有两种情况,一是在古河床上的堆积,二是风卷流沙的扩展。是前一种情况,还是后一种情况,只要向下挖,就能鉴别出来。古河床上有大量砾石,侵犯村庄田园的流沙下面是土壤。部队开发的那几块沙漠,只有天堂河那一处有古河床。

    在我的印象中,治沙并不难,只要有水,有人力,多栽树,就能治住。那个时代,北京郊区比较荒凉,农民很穷,温饱没解决,人口也稀少,尽管如此,农民还是以很大热情,积极投入治沙。后来,我去了大西北,看到沙漠无边无际,浩浩荡荡,既严重缺水,又渺无人烟,才知道真正的大沙漠很难治理。原先的印象,是北京沙漠给我的错觉,只见到小巫,没见到大巫。

    如今,40岁以下的年轻人,即使生活在通州、大兴一带,也没有见过京城的沙漠。只有熟悉当年状况的人,凭借记忆,可以在那一带找到沙漠遗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6 16:09 , Processed in 0.09908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