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满眼芳菲总寂寥 纳兰容若故居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孙小楠| 查看: 1255| 评论: 0

    1966年,美国朋友格雷斯·格兰尼奇在致宋庆龄的信中提到,据说她现在住在一座宫殿里,问她是不是真的。宋庆龄回信说,是的,因为是国家副主席,所以人民政府拨了一个原来的王府给我作为寓所。“我住在醇亲王的王府里,溥仪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园子有小溪环绕,园里有许多美丽的树木……我确实在享受 ‘皇家的’待遇,尽管我并不快乐,因为有许多比我更有价值的人现在还住在简陋的小屋里。”

    宋庆龄所描述的这个寓所,就是北京后海北沿46号,现在的宋庆龄故居。其实,这远远不是整座王府,它只是醇亲王府附属的西花园的一部分。这里环境幽雅,山水相宜,亭台曲径,石桥画廊,古树成荫,花草繁茂。

    这座花园有着相当悠久的历史。早在明朝初年,这片秀丽的土地就已经被建成达官显贵的府邸花园。园内大草坪上枝叶繁茂、姿态优雅的国槐,树龄已达五百多年,就是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活文物。

    清初康熙年间,这里是武英殿大学士明珠的府邸花园,称“渌水院”。现存的“恩波亭”就建在当年“渌水亭”的遗址上。明珠的长子纳兰性德,是我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词作家之一。当时,年轻的纳兰性德,常常邀集北京的文人名士,到“渌水亭”吟诗填词、聚会宴游。南楼前两株树龄有三百多年的“明开夜合”树,就是纳兰性德当年亲手栽种的。

    到乾隆年间,明珠的后代得罪了权相和珅,被抄没了家产,这个花园也被和珅占据。

    嘉庆皇帝即位后,将这座花园与附近的府邸一起赐给了成亲王永瑆,并特准他引后海水进入这座花园。为了表示对天子特殊的恩典永志不忘,成亲王在园中修建了“恩波亭”。后海水从西端引入,绕园一周,由东端流出园外。碧水悠悠,更给这座美丽的园林增添了灵气。

    到了光绪年间,这座府邸被赐给光绪皇帝的生父醇亲王奕譞。奕譞在成亲王府的基础上添改修缮,建成醇亲王府。在经历了一百多年以后,除个别拆除、改建外,园内的古典建筑,仍袭当时王府花园的旧制。花园东南土山上,建有一座“箑亭”,匾额是醇亲王奕譞题写的。“箑”是古“扇”字。原来这个亭子建成了扇面形。登上“箑亭”,眺望后海的湖光帆影,仿佛真能感受到这巨扇带来的缕缕清风。西南土山上对应地修建了一组建筑,称“听雨屋”。南山下临湖是“南楼”。串联全园所有主要建筑的九曲回廊,至此径直通向二楼。

    奕譞去世后,光绪皇帝的弟弟载沣承继王位。1909年,载沣的长子溥仪即皇帝位,是为宣统。载沣任监国摄政王,权倾天下。然而,仅仅两年多,辛亥革命的炮声就迫使清帝退位。1938年,载沣一家搬到花园居住。载沣本人则在畅襟斋里住了10年。

    1949年,宋庆龄来到北京后,国家曾先后安排了两处寓所,供她临时居住,并多次提出为她修建住宅。宋庆龄不愿因为自己而增加国家的开支,一次次婉言谢绝。20世纪60年代初,周恩来总理亲自为她物色到这个花园,并进行了改建。1963年4月,宋庆龄迁入46号,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了18个年头,也给这座古典园林,留下了许多痕迹。
 
谁非过客,花是主人
 
 
    重访纳兰府,是七月。正好遇上不算小的雨,在渌水亭的画廊里避雨,别是一番况味。“水浴凉蟾风入袂,鱼鳞触损金波碎。好天良夜酒盈樽,心自醉,愁难睡,西南月落城乌起。”默念着纳兰的词,“风入袂,金波碎,心自醉,愁难睡”,遣词著句间字字回环,心意细碎,宛如初秋的蟋蟀,墙角屋檐,叫得人寂寥又惆怅。

    容若心意阑珊。他的词是这样百转千回,“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传说容若的父亲明珠罢相之后,读过容若《饮水词》,不禁老泪纵横:“这孩子什么都有啊,他为何如此忧伤啊?”这样一个出身于首辅之臣家族的贵公子,自幼天资聪颖,博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精骑射。十八岁举乡试,二十二岁殿试赐进士出身,后成为康熙御前侍卫,有温柔端庄的大家闺秀卢氏为妻,又有江南女子沈婉红袖添香……想来,他还有什么不满足?“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就是这个意思吧,容若的悲伤忧郁,不是不满足,只是不如意啊。不能够遂他心意的,大约那扑朔迷离的少年情事,“一朵芙蓉著秋雨”的表妹算一桩,后来妻子卢氏亡故,容若悔恨“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算一桩……还有,大约因为生病误了考试,算一桩;为他的好友,那些如他一般爱诗文的汉族落拓文人离散,也算一桩……诗缘情而旖旎,正是容若的多情滋润了他词中的闺阁画眉,边塞江南,风物吟咏罢。

    位于北京什刹海北沿的醇亲王府,清康熙朝大学士明珠的府邸,容若生于此,逝于此,他的那些哀伤绮丽的诗词也多成于这个院落。后来,这里成为了乾隆朝重臣和珅的宅第,嘉庆年间又成为成亲王的王府,清光绪十五年,成为末代皇帝溥仪的父亲醇亲王载沣的居所。在辗转经历了几代王公贵族,更换了许多主人之后,这座园子现在的名称是宋庆龄故居。

    园中芳草枯荣,人事代谢,西府海棠依旧明姿照人;那棵有着500年树龄,东侧匍匐于地,西侧昂首向天,宛如凤凰乘风的凤凰国槐依旧花香沁人;湖畔纳兰容若亲手所植的明开夜合花树,依旧“枝叶敷花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0-24 08:20 , Processed in 0.107133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