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百年二小 以爱育爱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杨宏文| 查看: 931| 评论: 0

    在举国上下喜迎伟大祖国六十华诞的美好日子里,我们欢聚在这里,为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唱响百岁生日快乐歌,这是所有二小人最幸福的时刻。

    回望二小百年路,一步步走来,一串串闪光的足迹,留下一条闪光的大路,发散着爱的光芒。从“根据家长爱护子女心理,对学生进行团体教育”,到“不爱学生的老师不算好老师”,到“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从1909年“京师女子师范学堂”所建的“京师女子师范学堂附属两等小学堂”,到“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附属第二小学”,到“北京第二实验小学”,虽时代变迁,校名几易,但爱的

    教育却已融入一代又一代二小老师和学生的血脉,源远流长。十几年前,二小提出了“以爱育爱”的教育理念,不仅把爱当做教育的手段,更成为教育的目的,使得爱的教育在继承中得以发展。温总理为学校亲笔题写的“以爱育爱”、“没有爱就没有教育”的题词更是永远鼓舞二小人,与时俱进,谱写爱的教育新篇章。

    我们二小人无比骄傲,因为历史已经告诉未来,百年二小,爱心百年。爱的教育,使“百年树人”的憧憬,已在二小美梦成真。在祖国璀璨的星河里,有从二小升起的一颗颗明星熠熠闪烁。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校长

    把爱心传递下去

    杨宏文 1952届

    我是1952年毕业的,在实验二小(原师大二附小)就读时,学校对我充满了爱。

    那时候,因体弱多病,上课爱困,学习成绩不好,在班上是个名符其实的“差生”,但从校长到老师从来没挖苦和讽刺过我,给我的却是无微不至的爱。

    实验二小建立少先队是在1950年秋,建队时并不是每个同学都能成为光荣的少先队员。记得建队时我正患病在家,心想这次准没戏,可万没想到第二天同学到我家就把红领巾给我戴上了,大家没看不起我。

    那时五一、十一去天安门游行,接受毛主席的检阅是光荣的事,老师也没落下我,老师在不断地鼓励着我。

    因为我成绩差,总有自卑的想法,认为自己笨。有一次开家长会我母亲去了,我在家里很害怕,怕老师一告状我妈回来打我。等我母亲回来后并没冲我发火,而是说周毓济老师说的都是鼓励我的话,使我很感动。

    1951年六一儿童节,北京市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全市少先队员的游园活动,人多极了。那天晴空万里,太阳烤得火辣辣的,周老师带我们去参加活动。在茫茫的人海中,周老师多次找到我,看我身体是否坚持得住,让我别热着,到树荫下凉快凉快再玩。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回王静校长在我们班讲公开课。王校长的课讲得很好,同学们听得很认真,课堂气氛活跃,同学们都踊跃回答问题。开始我还提醒自己别睡,尽力地听,可快下课时我还是睡着了。下课喊起立时同学把我叫醒,我吓呆了,因为那天来听课的有各校领导、外国专家,把教室挤得满满的,心想这回给学校和校长丢了人,一定得挨骂受处分,万没想到,当听课的人离开后,王校长走到我面前和蔼地问我:“当这么多人上课睡觉,你害怕不害怕。”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幸好有个老师来催校长去开会,使我摆脱了窘境。过了一段时间,学校不仅没批评我,周老师还派何瑞同学当我的小先生给我补课。

    当年,校园内不大的庭院里载有海棠、枣、石榴等果树,春天看花,秋天看果,不仅好看,还叫人口馋。在那个年代吃水果算是享受了,一般人家都吃不起。我在母校就读期间没见过一个同学擅自摘吃,即便见到落在地上的果实也是捡起来交给老师。每年当果实成熟后,老师就把这些果实分给每一位同学。记得那是1951年秋的一天,大家听说分水果都很高兴,下了课间操大家都在教室里等着,议论着,不久班长端着一个脸盆回到了教室,脸盆里装有小半盆海棠果和一个石榴给大家平分,每个人分到了两个海棠果和五粒石榴籽。有的同学迫不及待地吃了,有的同学用纸把果实包起来,准备带回家送给父母或兄弟姐妹品尝。大家知道,这是前人栽下的树,是大家的劳动果实,应该大家分享。事情不大,却反映了母校对学生的博爱。

    在老师和同学的爱护与帮助下我顺利地完成了小学学业,后来考上了中学、大学,当上了老师。母校对我的爱深深烙在了心上,使我从教几十年中都以母校为榜样去爱我的学生,因此教学工作也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欢迎与社会的认可。我要把母校的爱发扬下去。

    老师影响我一生

    陈新风 1980届

    上小学的时候,我是班上有名的闹将,上课老不遵守纪律. 被罚站和写检查是家常便饭。

    在所有的老师中,李烈老师算是例外。我最喜欢上李老师的数学课,因为上李老师课气氛很轻松,上课时李老师不光只是讲解内容,而且还鼓励大家讨论。这样的课很能吸引我的注意力,我不必担心会走神或做小动作。另外,李老师还经常会在父母面前表扬我。课下的时候李老师对所有同学都很随和,经常和我们谈心,我们也会在她面前“诉诉苦”。时间长了,我心里也不把李老师仅仅当作老师,还把她当知心朋友,有时候还会跟她没大没小。

    有一件事,虽然已经过去近三十年,但只要回忆小学的时光,它就会第一个浮现在我的脑海中,甚至我妈对这件事也是记忆犹新, 夸奖李老师对她的学生尽职。那一次是在李老师课上,忘了因为什么,我被李老师批评。下课后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当时的我不知犯了什么牛脾气,死活也不肯承认错误,还和李老师顶嘴,气得李老师让我站在角落反省,她自己一个人备课。等我自己醒悟过来,已经时过七点,天已经黑了。文老师也赶来接李老师。当时我的家很远,坐车单程要花一个半小时。家里又没装电话,李老师和文老师无法和我父母取得联系。他们怕我路上出事,先带我去不远的庆丰包子铺饱餐了一顿,然后双双陪我坐车回家。等我们到终点站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半了。正好赶上我妈正焦急地在车站等我,李老师把我交到妈妈的手里,一句话也没提我在学校干的事儿,和文老师一起匆匆踏上回程。

    小时候读到“光阴似箭”这四个字,浑然没有感觉,但如今对这四个字有了深深的认同。转眼间,我已在海外生活近二十年了,现在是美国惠普公司在德国的一名技术主管,是公司为数不多的Top Gun。现在回想起来,除了父母以外,李老师是对我事业最有影响的人。除了对工作尽职外,领导和同事们说我和其他亚裔同事最大的区别在于,我敢于提出不同的想法和问题,敢于力争和坚持己见。之所以如此,我想这和当年李老师鼓励我们上课积极主动发言分不开。这种训练使我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勇于与大家分享我的思想,成为我处理问题的最基本方式,让我在工作和生活中获益匪浅。

    校训伴随我成长

    刘婧文 2008届

    从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到现在有内涵的淑女,从一个不懂拼音、汉字的儿童,到现在能谈古论今洋洋洒洒写千字文,从不懂何为算术到能够推理证明奥数难题的少年,我在实验二小的摇篮里度过了六年的美好时光。

    每当我踏进校园时,都觉得有一股家的温暖扑面而来。当老师那慈爱的目光洒在我的身上时,知识宝库的柴扉就这样被轻轻地叩开。

    也许将来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脑中的知识也会被忘却,但二小教给我们的学习方法和做人的道理,会让我们终身受益。俗话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我们掌握了捕鱼的方法,那“鱼儿”便会乖乖地自投罗网。语文中的批注,教会我们自主分析课文,理解、积累词语;数学老师引导我们通过实践一步步得到结论,在这个过程中,许多定理已被深深地植入脑中。

    当然,在二小的理念中,“学”并不是最主要的,“美”在第一位。二小培养了我们绅士、淑女的气质,接人待物时的礼仪,告诉我们人的内涵、修养比学习重要。这些让我受益匪浅,在中学的第一学期,我就被光荣地评为了“文明学生”。

    课余活动也是我们在学校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在这方面,二小给了我们很大的自由空间。就体育锻炼来说,学校想方设法地为我们提供场地、器材。在新的校舍中,塑胶跑道、篮球馆、体操馆、游泳池应有尽有。除此之外还有阳光屋,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地下棋、看书。图书馆中具有艺术性的“长椅”,激起我们读书的欲望。虽然只在新校舍待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但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流连忘返,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有热情、有激情去做每一件事。

    阅读也是一大乐趣,校训中的第一句便是“酷爱读书”,学校通过设立“读书三士”(即小学士、小硕士、小博士)鼓励我们多看书、多写读书心得,最终真正发自内心地爱上阅读,摄取书中的养分。

    阅读与写作紧密相连,在品味完他人的作品后,就要自己创作。学校创办了“青青草文学社”,给写作爱好者提供了展示自我的平台。

    还有合唱队、舞蹈队、京剧队、田径队、机器人等,从各个不同的方面激发了我们的潜能,让我们的课余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此外,学校为培养我们的综合素质,在校内组织了许多演讲和主持人课程,给学生提供上台讲话的机会,锻炼我们自信、镇定自若、谈吐大方地发言。

    在二小的六年里,我真真正正地从德、智、体、美、劳各方面得到锻炼,健康成长,为以后的学习、生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酷爱读书,勇于探索,崇尚文明,追求健美”,这十六字校训,将永远伴随着我的人生旅程。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创建于1909年9月19日,始称“京师女子师范学堂附属两等小学堂”,1911年更名为“国立北平女子高等师范学校附属小学校”,1927年更名为“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小学校”,1931年更名为“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附属第二小学”,1955年启用现名。同时改属中央教育部领导,成为一所实验小学,“文化大革命”中几经易名,1978年被中央教育部确定为全国重点小学。1979年3月31日,恢复了“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校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13 23:26 , Processed in 0.10053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