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记忆里的“水乡”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许志壮| 查看: 930| 评论: 0

    小的时候,后海一带是我的“水乡”。记得每到初夏季节,便约上三五伙伴来到水边游玩。那时,这里人迹稀少极清静的。偶尔看到吃草的牛羊,跑来啄食的鸡鸭,还有小狗,完全是一副乡间农村的景致。还离着老远老远的就可以嗅到一股河水的潮腥味。河岸没有人为的修整,一片荒芜,更增加了郊野的韵味。两岸稀稀拉拉栽种着窜天的杨树,歪脖子的柳树。斜坡的岸边是铺地的绿草和野花。这些后来使我联想起在老舍先生《老张的哲学》中描写这里:“一片荷塘,岸际围着青青的芦苇。几只白鹭,静静的立在绿荷丛中……。岸上一片绿瓦高阁,清摄政王的府邸,依旧存着天潢贵胄的尊严气派。”那时,我们确实被一丛丛青青芦苇所吸引,窥视这块“湿地”。朦胧间,壮着胆子拎起裤脚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进去。那一个个水泡子,浅浅的,水也很凉。伙伴们向前走着,突然隐藏在芦苇塘里的水鸟因受到惊吓,蹿飞起来着实吓了我们一大跳。长了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近距离的看清楚这水鸟红绿黄蓝相间的羽毛,让人感叹:它太漂亮了。

    沿着弯弯曲曲的河沿儿一路走着。岸边寂静的庙宇,孤寂的石碑,还不知什么是那皇家气派。只见一座高高的院墙挡住去路,墙壁已经残破不堪,有的地方还豁出墙洞。我们又小心翼翼钻了进去,假山石、湖边亭、国槐树、幽静极了。我猜测这准是书中介绍过的,那个古代大官的花园。一想到这些生出了害怕,大家慌忙夺路的跑了出来。再向前穿过一溜僻静的胡同,破旧的四合院墙墙皮脱落,青砖瓦脊上杂生着茅草,木门、楹联、石墩斑驳陆离。这就是老北京城的胡同,即幽深又破落的出现在你的眼前。

    忽然间,街面宽敞开来。不远处,一座“罗锅桥”跨越在河面上,伙伴们撒欢的奔跑到桥上,石栏处端刻“银锭桥”三个大字。这银锭桥是什刹海后海与前海的分界处。我们已经走了好几里地了,没想到依然回绕在“水乡”,心中更滋长出贪玩的喜悦。向前望去一条长堤间隔出东西两个水面。堤上是垂柳摇曳,一片典型的四合院院落,安适的静卧在堤岸上。

    那时的岸边,裸露着泥土、石子和杂草。脱去脚穿的塑料凉鞋,就可以淌进河水里。我们这样一群讨人嫌的孩子撩起水花稀里哗啦惊动了鱼儿,只见数不清的鱼儿一头扎进河心;还有那青蛙,也是一个跳跃,窜出去不知了去向;只有大脑袋小尾巴全身黑黑的小蝌蚪,簇拥在一起东游西晃的不知游向何方。

    “水乡”的水是从西北方流淌来的,连绵什刹海数十里路。如今已是旅游观光,消遣纳凉,体味京味儿文化的必到之地。酒吧一条街、九门小吃、荷花市场、胡同游依临河水,意在水中。前面说到儿时钻墙洞进去的王府花园,后来成为宋庆龄的故居,现已对外开放。

    近日又到“水乡”,触景生情。人们常说:水美如画。

    北京城是缺水,但这“儿时水乡”是京城里的人们爱水护水游水的历史见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3-28 04:26 , Processed in 0.16630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