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皇城吟雪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贾福林| 查看: 934| 评论: 0

雪后壮观的五凤楼

晶莹剔透的玉带河栏杆

幽静洁白之美



  角楼瑞雪
 
 
    北京皇城,每日游人如织,可窥得皇城雪景的,人数则有限,而能面对皇城之磅礴壮观之雪景,独自领略,欣赏,拍摄,深思,沉吟的,则更寥寥无几。

    近恰逢大雪,我驱车艰难地赶到皇城外朝的太庙,由于先是雨夹雪,常绿的柏叶浸透结冰,随之雪花叠加,雪景壮观。

    此时,我如同游走于深厚博大的自然与文化之间的独行侠,尽情感受天与人的造化,享受天人合一的乐趣,用快乐的心写下了吟咏的诗句,并且用现代科技的镜头记录了这无与伦比的瞬间。

    太庙的布局如同一个巨大的四合院,三重红墙包围着中轴线的主体建筑和古柏。太庙的礼仪之门——大戟门和太庙的庙门之间,形成了太庙之内最美的景区。南有五座斑斓的琉璃门,北面是弯曲的玉带河和七座建于乾隆年间的汉白玉石桥,明代建造的大戟门及两座边门,还有两旁的六角井亭,两侧的神厨、神库,掩映在雪松之中。此时厚厚的、白白的、晶莹剔透的雪,覆盖在黄色的琉璃瓦上,吸附在白色的汉白玉石栏上,凝结在雪松的针叶上,铺洒在平整的地砖上,向西望去,是金光灿灿的端门,简直是一组银色的交响乐,高亢、低沉、急速、平缓,不论是谁,都会陶醉其中了。

    进入大戟门,巍峨的太庙大殿撞入眼帘,左右是舒展的东西配殿,还有西南小巧的明代燎炉,此时仿佛被洁白的玉帛包裹,显得愈发肃穆和庄严。重檐庑殿顶的太庙大殿,九龙金匾在白雪的映衬下熠熠闪光。我突发奇想,当年皇帝祭祖时,突然遭遇如此的大雪,“敬天法祖”的规矩是不可动摇的,仪式一定会照常进行,法驾卤簿、八佾之舞,旗幡飘舞,乐声悠扬,那将是一幅多么奇特的景象啊!真龙天子在这里和上天对话,和祖先的灵魂交谈,祈祷着神力的护卫,寻找着自身的归宿,这规模浩大的建筑,其价值的秘密终于被我发现了。此时,我站在这人与自然共同创造的奇景面前,精神世界被强烈的震撼着。我在自然面前臣服,我在传统面前臣服。可是,我决不是屈从,决不是盲从,而是在认知中追求对这一价值的继承和利用。不是吗,普契尼的《中国公主》在这里被演绎成了大型实景歌剧《图兰朵》,吸引了全球的眼球。在这里,传统和现代交融,中国和世界衔接,文化的个性和碰撞鲜明的凸现,文化的沟通和互补完美地完成,古人给我们留下来的皇城和太庙今后还会赐予后人多少恩惠,恐怕没有人能够说得清。这是多么厚重的遗产,这是多么无穷的价值!

    我走到后河,放眼望去:紫禁城的五凤楼、角楼和灰砖城墙,还有墙边的垂柳和如镜的水面。这里是太庙最美的景区之一,这里与大戟门景区不同,美在借景。你看,湛蓝的天空下,阔壮的午门如同展翅雄鹰,搏击着风云;秀丽的角楼如同美丽少女,缠绕着面纱。特别是墙下的垂柳,依然翠绿,摇曳下垂,如同少女绿色的柔裙。那气度,那风韵,简直让人心旷神怡。如果刚才是心灵的震颤,而现在则是心弦的拨动。

    后面,还有更撩人之景。走出了中心区的红墙,如同步入了自然的怀抱,原因是看到了树木,看到了生命。

    你看这几百株历经沧桑的古柏,虽然遍体鳞伤,但依然承载着积雪的重压,挺立着。而和它们恰恰相反的是年龄只有几十年的雪松,它们伸长的臂膀自然的下垂,压上厚厚的积雪,就匍匐到了地面,它们以柔克刚,竟然没有一个小枝折断。古柏和雪松这样强烈的对比使我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态状态,也许这是古代人和现代人的分野?

    再看那爬山虎,叶子已经彤红,在厚雪的压盖下,顽强地露出头。向世界展示着它们即将消逝的美丽。

    还有几棵不知名的树,挂满金黄色的叶子,纵横的积雪构成了它们周围的框架,它们柔弱的可怜,但是,当阳光照射过来的时候,不仅晶莹的积雪显得越发冷峻,而且叶子的金黄显得更加灿烂,清晰可见的叶脉爆发出它们对生命渴望的呼唤!

    还有那玉兰树的细枝,上面附挂的积雪是它们的直径的十数倍,不是平常四周包围的树挂,而是一种巧妙地向上堆积的造型,冷眼一看绝似玉兰的花朵在怒放,这真是一种奇特的美!我还发现:在那些雪的花朵下面,蕴含着真正的花蕾和嫩芽,春日玉兰的烂漫,就隐藏在这渺小,甚至无形的生命之中。此时此刻,被这惊人之美所征服的,只有我一人,激动的心狂跳不止。

    最让人振奋,让我欢呼雀跃的,是那些高悬在树尖的红红的、灿烂如霞的柿子。在湛蓝的天空下,它们和冰雪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火热和清冷和谐地拥抱在一起。他们好像在向冰天雪地的权威宣战:你的白色要统治世界吗?我偏偏红的刺眼;你的冰冷要熄灭一切吗?我偏偏火的出奇。一个、两个、三个……他们不是单兵独骑,他们是一个集体。如同一只交响乐队,奏起雄壮的生命之歌。

    此时,我好像是这生命之歌的一个歌手,融入古老建筑的躯体,穿上白雪编织的外衣,思忖着生命的真谛。古人把自然当作生命的归宿,而我把自然融入生命的过程,寻找到了既和谐自然,又彰显个性的生存心态。

    贾福林 摄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3-28 04:30 , Processed in 0.17127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