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难忘胡同一世情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张惠棠| 查看: 915| 评论: 0

   我是一个76岁的老人。1949年,为了生计,16岁的我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在东单三条的南官厂胡同37号,一座大杂院里一间六平方米的房子中当勤杂工。在这座大杂院里,我居住了30年,这30年我领略了北京胡同的无尽风采,这30年我体会了北京人的真诚友善,这30年我结识了大杂院里的郭大哥,这30年更铸就了我和郭大哥的一世友情。
    在这个大杂院里,住着十来户人家,大家对我都很好,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郭大哥一家人了。郭大哥那年18岁,比我年长两岁,他们家是老北京,见我只身在京,郭伯父、郭伯母经常对我照顾有加,而且还叮嘱郭大哥:“惠棠比你小,父母又不在身边,你要多陪他玩儿玩儿,如果看到谁欺负他,你可要保护他。”郭伯父、郭伯母的话,让我倍觉温暖。
    每天下班后,郭大哥都会骑车来单位接我,然后带我去他的家,虽说他家也不富裕,但郭伯母常常给我准备一些北京小吃,在这里我品尝过焦圈儿的酥脆、豆汁儿的别样、驴打滚的美味,这一切让我认识了北京小吃的独特;郭伯父还给我讲老北京的各种传说,这些传说后来都成为了我给儿子讲故事的素材;而文化素质较高的郭大哥也教给我不少科学知识,为我今后更好的工作、进修和晋升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让我受益终生。
    1958年,25岁的我结婚了,考虑到我和爱人的家在外地,领导决定把这间六平方米的房子分配给我,这间房子就成了我的新房。新房的布置自然就落到了郭大哥的头上。郭大哥帮我把房子刷得四白落地,还把他平时都舍不得穿的一套半新不旧的衣服借给我当结婚礼服。这时的郭大嫂帮我准备喜糖,而且还不时地向我和爱人介绍婚礼上的待客之道,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的婚礼办得虽然简朴,但热闹、隆重。
    1964年,我的儿子降生在这间六平方米的房间里。当时那个时期,物质匮乏,很多东西都要凭副食本供应,有钱也买不到。为了能给爱人多弄一些带鱼、鸡蛋等蛋白质丰富的食品,我可是煞费苦心,但每每都无功而返。郭大哥知道这件事后,立刻让郭大嫂给我们送来了他们自己都舍不得吃的20个鸡蛋。同时按照当时的规定,每户每月凭本供应一份宽带鱼或者两份窄带鱼。为了让我爱人能多吃到一些带鱼,会过日子的郭大嫂在买带鱼时尽量买窄的,这20个鸡蛋和两份比鞋带宽不了多少的带鱼在如今肯定算不得什么,可是在当时那个年代能每天吃到这些东西真算得上是“饕餮盛宴”了。
    在这座大杂院里,我生活了29年。1978年,单位盖了四座筒子楼,我有幸分到一间17平方米的房子,于是我带着满心的喜悦搬离了这座承载了我人生最重要29年历程的胡同,离开了这座让我今生永远难忘的大杂院。后来,郭大哥也离开了这座大院,住进了宽敞的楼房。
    虽然我和郭大哥在空间距离上远了,但我们彼此心灵上的距离并没有被拉远,他还是像以前那样惦记着我。我现在已不再是一名勤杂工,而是一名享受政府津贴的高级工程师了,但他还是乐于给我讲一些科学知识;而我还是习惯于像以前那样依赖他,期待将喜悦和他一起分享,也愿意将烦恼向他倾诉。
    今年春节,我和老伴儿换上一套崭新的具有民族特色的唐装,坐上出租车去看望已经78岁的郭大哥和郭大嫂。到了郭大哥家,郭大嫂拿出一小筐鸡蛋和五条带鱼,开玩笑地对我老伴儿说:“大妹妹,那时候嫂子没辙,每天只能让你吃一个鸡蛋、一小段带鱼,今天,这些鸡蛋、带鱼你撒开了吃,嫂子管你够!”老伴儿听罢,笑着说:“嫂子,我现在每天还是只吃一个鸡蛋,偶尔吃一点带鱼,不过那不是因为没有,而是怕胆固醇高了对健康不利,这好日子我过不够呀。”  
    与郭大哥相处的日子永远都那么开心,四个老人又宛若回到了青年时代。
    离开大杂院以后的30年,我又搬了几次家,现在我已住上了四居室,可以说新居一套比一套好,一套比一套大,可是我却经常在夜深人静时回想起胡同大杂院里那段难忘的时光。虽然往昔离我逐渐远去,但却永远不会离开我的牵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1 01:49 , Processed in 0.02511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