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洒满了历史与现实希望的剪子巷

2002-12-1 11:00| 发布者: 祁建| 查看: 612| 评论: 0

    提起北海西侧的剪子巷,现在的青年人都很难知道了,因为这条胡同,已经从地图上消失了四十多年了。当初管这条胡同叫剪子巷,可能是出于这条胡同的走向,像剪子形状的原因吧。
     1948年1月31号北京和平解放后,四合院里住了不少战士,大门口日夜有战士持枪站岗,出入均排着整齐的队伍,纪律非常严明,借东西先敲门,用毕就还,若有损坏就一定要赔,说到做到。战士们清早外出操练,步子很轻,生怕惊醒熟睡的老百姓。上级不断有人来检查卫生和纪律、征求意见,解放军和老百姓亲如一家,相处非常融洽。
     我姥爷是延安时候的老革命,在北京解放前夕,就已经是进入北京的北平地下党了。在北京这座千年古都回到人民的手中之后,姥爷就住在剪子巷里。
     妈妈记忆中,住在同一个四合院里有一家人,有好几个孩子。其中有两个和妈妈的年龄差不多,姐姐叫小丫, 妹妹叫小多。还有一个哥哥叫小球子。小丫喜欢唱歌,后来考到了音乐学院。小丫和小多,是妈妈那时侯最好的朋友,她们一起过家家,有时候,小丫扮演妈妈,有时候小多扮演孩子 ……那是一段让大家最开心的儿时时光。
     小丫和小多的大姐住劈柴胡同,刚生了孩子,让几个妹妹来帮忙看孩子。妈妈和小丫、小多,便一起从剪子巷、走毛窝胡同、到刘兰塑胡同、 经西安门、穿西四,奔西单……到了劈柴胡同。这些孩子,一会儿来喂水,一会儿找来毛巾给宝宝擦脸……煞有其事的,还真忙,把“过家家”搬到了这里。
     几个孩子无拘无束地在大街上玩耍,记忆中,那时候西安门大街和西四这边也没有这么繁华,但布店、饭馆很多。那时候小丫、小多和我妈妈最爱去现在西四附近的红楼影院,当时大概是几分钱一张电影票,她们这些小孩子,看见大人买了电影票,就悄悄跟在后面,查票的,还以为是大人带的孩子,也就不阻拦了。那时妈妈带着那拨小孩子,在红楼影院看过《钢铁战士》、《南征北战》、《白毛女》……
    那时卖的一种类似冰棍的食物,叫冰片,一分钱一根,小孩子之间,看完电影是相互买。我妈妈花钱买三根,和小丫、小多一人一根,一边吃一边看电影。冰片,就算是那个年代小姑娘们最爱吃的美味了。
     最好吃的还有桑葚,北京人有句俗话叫“樱桃桑葚,货卖当时”。紫桑葚个儿大,白桑葚口味甜。不过吃完可得照着镜子擦把嘴,桑葚留在嘴唇上的黑紫色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擦掉的。这是北京夏天里最让人幸福的颜色之一:黑紫色。当这几个当年的小姑娘,嘴上挂着黑紫色的时候,人们就开玩笑,“真好看啊。”
     还有就是老北京的灌肠,每每闻到厨房飘出的煎香后,孩子们就坐不住了!等灌肠一上来就把盐水蒜汁浇在冒着油泡的灌肠切片上,使这灰色的薄块立刻显出不一般的灵气来。咬了一口,果然香脆咸辣,于是酣畅地把它吃完。然后就看到炸窝头和醋拌生白菜心上桌来了。吃饱喝足付帐的时候,那个美丽善良的老板娘总会少要她们钱,这样就又可以多出来吃冰片的钱了。
      童年的妈妈总是和小丫、小多结伴而行,简直就是锵锵三人行。不过可别以为,她们总这么幸福,无拘无束,因为姥爷对妈妈的管教可严厉了。
     妈妈记忆中,有个伯伯家的儿子,在附近的一个中学上学,名字一时想不起来,大概的位置,就是在今天的光华印刷厂的北面一点。后来这个舅舅考上了华北电力学院,去了沈阳。这个舅舅是老家来的,姥爷很心疼他,每当学校的老师找到家里来,姥爷都会很严厉地训斥他,妈妈那时候在一旁,要是一劝,保准也挨姥爷一样的批评,也许就是因为在这样的家教下,在姥爷言传身教的影响下,妈妈和舅舅那一代人都很坚强强,很正直。
    剪子巷、琉璃门、玉石井、酒醋局胡同、茅屋胡同……这些美好的地名也只能停留在人们的想象之中了。走在妈妈小时候生活过的剪子巷一带,梦想与现实都像悠远的传说。远去的记忆,就这样匆忙之后,如天上美丽的云,永远悬挂在妈妈的记忆里和我的梦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2 15:39 , Processed in 0.02600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