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二大爷和枣树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凝石| 查看: 671| 评论: 0

    枣树是咱北京四合院里老百姓最喜欢的树种之一。从北京地名枣林前街、枣林后街、枣树胡同、枣园大街等就可推断北京种枣历史悠久。金秋时节,在京城的一条条温馨的胡同里,在一座座古香古色的四合院中,那一株株的古枣树,给古都北京平添了一股静穆之美。
    你别看它小花小叶,皮粗枝弯,还带刺,可结出果来,先是翡翠般的绿,后是火苗样的红,让人垂涎欲滴。这枣树还让这宅子里透着兴旺、喜庆。院子里有了这枣树,就让人好像生活在乡野山村。那一番野趣,似乎让久居闹市的人走进了大自然。
    解放前,二大爷家住在东城的一条胡同里,围着院子种了几棵枣树。那年头兵荒马乱,种下的差不多都让当兵的砍了当柴禾烧了。到解放时,就剩下一棵,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可没成想后来愣是被给人砍了。当时二大爷气得眼冒金星,差点儿就一脑袋撞了南墙。
    可喜的是,第二年,从院墙边的老树根上,竟又生出棵小枣树苗。二大爷如获至宝,生怕人給坎了、鸡给叨了、猫给喂了,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就找了个竹筐给扣上了。为了这棵小枣树,二大爷后来换房搬家,都小心翼翼地起出这棵小苗,就跟“护犊子”似的,带到了南城的新家,寻了块“宝地”把它种上了。您还别说,这棵小枣树还真露脸,就好像通了人性,很快就扎下了根,一年就窜起来老高……二大爷这个乐呀,整天围着它转悠,一瞧见它,啥愁事都没了。
    这一晃就是十多年,枣树已长得有碗口粗细,每年结的枣能打几大口袋。可谁成想,去年这棵枣树的小命又悬了——现如今改革开放,人民生活越来越好,那天二大爷进进出出地嘴里正哼着:“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忽然就听到消息:这片儿马上要拆迁。
    大人孩子都乐颠颠的——要住大高楼了。岁数大的人们还作着揖,用老礼儿互相道喜。可二大爷一拍大腿,“噌”的一下蹿到院子里,望着他那棵心爱的枣树可就愣了神儿。隔壁马大爷干咳了一声叫:“我说你又犯什么迷瞪?这人能搬,枣树就不能搬吗?!”
就这么着,搬迁时,全院人齐心合力,愣是把这枣树移到了我们的新楼前。正赶上是春天,当那个大坑被推土机推平,又立起了立交桥的水泥柱子的时候,我们的枣树又发芽了。那年夏天,在浓浓的树阴下,二大爷和马大爷下着象棋,喝着清香的茉莉花儿茶,二大爷又亮起那口儿颇有点马派韵味的京剧清唱来:“天堑上风云会虎跃龙骧,设坛台祭东风相助周郎。……”。
    本以为这从此就一劳永逸了,可谁知到了今年春天,这棵枣树又遇上麻烦了。为了美化环境,我们楼前要统一绿化,栽上了雪松、龙爪槐、银杏、藤萝,还有月季花、碧桃、小叶黄杨,还栽上了什么美国种的羊胡子草,真是地道极了。可就是这棵枣树,图纸上没有,按计划得刨了,换栽一棵虎皮松。绿化队在老枣树干贴上了告示:“限日将枣树刨除,否则将影响工期及绿化质量”。
    这一下二大爷可着急了,眼瞧着几个绿化工人扛着铁锨、十字镐过来了——看样子是来刨枣树的。可这时候,从工人群里走出一个人说:“老大爷,我是绿化队长,我向您赔礼道歉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呀?绿化队长说:“昨天你们谈论这棵枣树的时候,咱们区长已经悄悄地来过了。他和有关部门进行了协调,已经给我们做了批示,要我们一定要保住这棵枣树,你们看——”说着队长拿出一张印有红色“区政府”字样的信纸,上边是区长的亲笔批示:“……这棵枣树虽然算不上古树名木,但它也记载了北京的历史,居民们对它的感情也不仅仅是一棵能结枣遮荫的树,我们应该保留这棵枣树,使它和绿地的整体绿化协调统一,让它为绿色北京再立新功。”二大爷笑了,马大爷也笑了,大家都笑了,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
    于是虎皮松种在了离枣树十米远的地方,微风吹来,树叶发出不同的声响,好像两个新朋友在聊天……
    大家一致认为,这颗枣树数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二大爷在它身上寄予了对生活的期待,它也给大家带来了温暖和欣慰。这是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饱含着对平民百姓朴素情感的珍藏。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1 01:50 , Processed in 0.02491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