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法源寺旁的一段童年经历

2002-12-1 11:00| 发布者: 李石| 查看: 716| 评论: 0

    “我爷爷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玩耍,高高的前门仿佛挨着我的家……”我从小出生在北京胡同里,一首《前门情思—大碗茶》曾引起我多少美好的回忆!
    我童年时就住在北京南城法源寺旁西砖胡同的一个四合院里。据说解放前这院曾有一座朱红色的大门,门框贴着金边,两边各有一座虎头门礅,擦得锃亮的铜门环闪闪发光。大门里面种着绒花树和北京洋槐,每当五月,春意盎然,紫色的槐花芳华正好!绒花像那一般串串空中散落的礼花,槐花在东风暖阳的春天中悄然绽放,远远挂满了院内的树枝梢头,摇曳着一年一度的浪漫幽雅,迷人的馥郁弥漫在胡同里的每一个角落,给胡同增添了不少春天的色彩,也鼓舞着我们这些住在这院里年少而雀跃的心。
    据住在院里的老人们说:这里原住着一家有钱人家,据说曾任清朝内阁中书,宗人府主事,是清王爷载珣、载涛的老师,所以过去使用的书房一进屋迎面正中悬挂了一张孔夫子的画像及条幅中堂,表示对中国历代尊崇孔圣人的尊敬和对知识的崇拜。进来院子向北走,前院北厢房是三间客厅,客厅中摆设着各类古玩,配上古香古色的红木家具,与翰林家境和谐相配,颇显深厚文化底蕴。进里院要通过四扇绿色屏门,这四扇屏门分别书写着是中、正、祥、和四个字。一进屏门就是一个影壁,影壁前面种的是紫丁香,两边的花池里种的是西府海棠,颇有点与法源寺院不经意间的雷同。
    儿时记忆中总是忘不了院子里那个很大的葡萄架,一到秋天,果实累累,挂满架下,玲珑剔透,散发着葡香。里院很大,夏天搭有天棚,天热在天棚下吃饭、吃西瓜、听匣子,也就是收音机,记得那时奶奶最爱听的是袁阔成的评书。院里的人都爱在天棚下打牌。夏天,我和弟弟总喜欢盘坐在粗粗的老藤干上荡秋千,并且模仿当时老北京有轨电车司机的样子,我们装作开电车的司机,嘴里喊着:“铛!铛!铛!电车来了!”
    院中有一棵大桑树,我们兄弟在小时候养蚕,都是让院里的叔叔到树上去采桑叶喂蚕。桑树旁邻居叔叔有一个养鸽子的篱笆院,木架做的鸽子巢饲养着许多鸽子,它们有很好听的名字,如:雨点、铁翅、乌头等,每当晴天清晨,几十只鸽子放飞在蓝蓝的天空,空中环绕着鸽子发出的优美哨声,此起彼伏、忽远忽近,蓝天、白云、白鸽,在法源寺的上空勾画出一幅美丽的图画,下面是我们观众的热烈掌声。
    儿时的记忆中,印象最深、最常去的地方还是法源寺,因为我家就在法源寺旁边,那雄伟的三座寺门,门前那两座大石狮子都让我记忆犹新。我们小时候最爱的,就是爬狮子玩儿,同院的哥哥们骑在狮子上的威风样子至今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爬狮子时,我这个小个子总是比他们爬得慢,那副委屈的样子至今仍是同院哥哥们的笑柄。
    寺院很大,从法源寺前街到法源寺后街,足有一千多米长。寺内前院有钟楼、鼓楼,进入大殿有千手千眼佛、观世音菩萨,如来佛、弥勒佛,还有四大金刚、哼哈二将。每个院落都有佛堂,其中法源寺里的大悲坛里陈设的佛教文物最多,有历代佛像和历代石刻、铜铸、木雕及陶瓷等珍贵佛教艺术品。我最喜欢的是法源寺里每年四月初绽放的丁香花,尤其宠爱那淡紫的花,柔细的花蕾,掩映在新绿盎然的丁香树的枝头。丁香花之美给我的感受,一直令我难以言说。簇拥在古老的松柏之中的法源寺把丁香花永久地定格在我对少年的记忆之中……
    70年代末,我家就已经搬走了。距离宣南胡同的生活已30年过去了。回忆我年少时,站在丁香树下,仔细品味丁香的模样。伴随着丁香花开花落,岁月如流水,让我的记忆回眸,而今留下的更多的是一种绵绵的胡同历史幽香,一种对宣南胡同里岁月的怀想。不仅是回想丁香,更多的是对宣南文化的留恋。是一种人对生活的热诚与渴望,令我永世难忘!那弯曲的胡同深巷,那门前绒花树和洋槐,两边的花池里的西府海棠,那影壁前的紫丁香,还有少年纯真的微笑,让我久久地回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7-22 19:51 , Processed in 0.02526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