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京城听杜鹃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赵金九| 查看: 1048| 评论: 0

    六年前,一个夏初的黎明,我正在写东西,突然听到了杜鹃鸟的叫声。声音是从北海方向传来的,正渐叫渐远地朝东北方向离去,大约半分钟已消失在遥远的天际。这是我居京40多年来第一次听到杜鹃的叫声。我兴奋不已。更让我兴奋的是之后差不多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能听到杜鹃的叫声,依然是在那个方向,依然只有那么几声,真想不到已经与我耳违四十多年了的杜鹃的叫声,现在竟然又在北京这样繁华的大都市中心听到了。

    我从小就喜欢杜鹃。在农村,每到初夏听杜鹃叫是很寻常的事。杜鹃和别的鸟们不同,它从不在村里的树上搭窝垒巢,繁衍后代。所以,我至今无缘一睹杜鹃的芳容,不知道它长得是什么模样。我喜欢的只是杜鹃的叫声。小时候,只要杜鹃一叫,我就吹着口哨跟它学,时间一长还真练就了学杜鹃叫的口技,别人听起来还觉得很像呢。

    杜鹃的叫声很有特色,是四个音节,有抑扬顿挫,有音韵感,跟人说话一样。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茫茫月色里,在辽阔无垠的田野上空,它不急不慢地缓缓飞行着,声声不息的鸣叫声,声音是悠扬的,深沉的,带着一些苍凉,像一位孤独的老人漫无目的地行走着,没完没了地自言自语着。它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谁知道,因为它吐字不甚清晰,听起来语意有些含混,不知道它说的到底是什么。正因为这样,才给人们留下了驰骋想象的空间。于是,对于杜鹃的叫声,就有了各种不同的理解,而每一种理解都依附着一个故事或传说。

    古籍上说杜鹃的叫声是“不如归去”。这源于杜鹃的传说:古蜀王杜宇,号望帝,通于其相之妻,渐而亡去,其魂化为杜鹃。还有一种说法是望帝使鳖冷凿巫山治水有功,自以为德薄,遂亡去而化为杜鹃。望帝化为杜鹃以后,日夜啼鸣“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常常啼出血来。所以,梅尧臣的《杜鹃》诗说“蜀帝何年魄,于春化杜鹃。不如归去语,亦自古来传。”《西厢记》里也说“不信呵绿杨影里听杜宇,一声声道不如归去。”

    许是因为杜鹃有着这样动人的传说吧,杜鹃作为一种鸟才频频出现于历代文人们的诗赋词曲里。“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白居易)“庄生晓梦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李商隐)“从今别去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文天祥)实实不可胜举。尤其是我们在仔细阅读、品味这样作品的时候,往往会有一种强烈的情绪上的感受,就是他们在写到杜鹃时,往往是在借用杜鹃以营造、宣泄一种凄婉、哀伤、悲苦的心绪或情结,这成了历代文人们所赋予杜鹃的一种文化蕴含。显然,杜鹃在他们的眼里或笔下已经成了一个独特的文化符号。

    然而,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杜鹃却另有一种文化蕴含。在北京地区如密云一带,人们对杜鹃的叫声理解为“王刚哥哥”。这里也有一个传说“:很早以前,有位农民死了老婆,留下一个儿子叫王刚。后来这位农民又娶了个老婆,也带来一个儿子。这位后老婆心性不善,为了能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将来独自继承家产,处心积虑想害死王刚。一天,她把两个儿子叫到跟前,每人给他们一把谷种让他们到山里去种,说什么时候谁种的谷子长出苗了谁就可以回来。几天后她亲生儿子高高兴兴回来了,王刚却没有回来。因为他的谷种是熟的。她的亲生儿子等了几天还不见哥哥王刚回来,就进山去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于是,他就变成一只鸟。白天黑夜、漫山遍岭地喊叫着“王刚哥哥”、“王刚哥哥”。所以,人们就叫杜鹃“王刚哥鸟”。我相信,在我国凡能听到杜鹃叫声的地区,由于民族的不同,地域文化特色的差异,对杜鹃叫声的理解还会有很多不同。而随着每种不同的理解,都会有一个动人的故事或传说,来进一步丰富杜鹃的文化蕴含。

    杜鹃的名字也很多,比如杜宇、子规、催归等等,但它惟独不叫布谷。可是,有不少人却把杜鹃和布谷混二为一。甚至连《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78年12月出版)也说“杜鹃……也叫杜宇、布谷或子规”。这是误解,或是人云亦云。

    我在没有亲耳听到布谷鸟的叫声之前,也不知道杜鹃鸟是不是就是布谷鸟。一次,我在扬州开会。其间,我和诗人崔墨卿去瘦西湖玩时,听到了布谷鸟的叫声:“布谷,布谷”,其声音干脆、利落、清晰、明快,但只有两个音节,和杜鹃鸟的叫声完全不同。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布谷的叫声。后来,我又在京郊的昌平听到几次布谷鸟叫。虽然我也没有看见它是什么模样,然而却让我知道了布谷鸟绝对不是杜鹃鸟。而且,明白了布谷之所以叫布谷的原因,因为它的叫声就是“布谷,布谷”。那么,为什么会有人把杜鹃和布谷混为一谈呢?原因很简单:他们既没有亲眼看见过杜鹃和布谷的长相,也没有亲耳听到过这两种鸟的不同叫声。如果既听到过杜鹃的叫声也听到过布谷鸟叫的人,是绝不会把杜鹃当成布谷鸟的。久居城市,人们真应该亲近亲近大自然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9-12-9 13:31 , Processed in 0.10196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