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恭王府,阅尽半部清朝史

2002-12-1 11:00| 发布者: 京梅| 查看: 1383| 评论: 0

恭王府花园-福字碑

恭王府花园-西洋门

恭王府府邸-东路院-多福轩

恭王府府邸-夹道-夜景

恭王府花园-妙香亭

锡晋斋剪影

孙旭光介绍恭王府藏书

恭王府府邸-西路院-锡晋斋楠木大殿

  京城初雪,万里碧空如洗。正月初八的午后,我前往恭王府,去赴好友“状元”的约请,别有一番惬意在心头……

  “状元”孙旭光,山东人也,1965农历乙巳年生,“同学少年时”,勇夺淄博地区文科高考状元。今事虽久矣,深具怀旧情结之我,终是置其现任恭王府管理中心主任于不屑,坚称之“状元”!

  平日喧嚣热闹的前海西街此刻呈现出少有的宁静,沿街两侧一排排人力车有序停放着,着装统一的车夫们正在彼此闲聊……此情此景,令我想起16年前,也是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我骑着自行车第一次游览恭王府的情景,那时候这条街巷总是这么的宁静……

  沿着前海西街西行不远,向北拐入毡子胡同,左侧便是恭王府管理中心的小院。大概奉了“状元”之命,保安已早早地将大门为我敞开。坐落于府邸东南侧这个小院,在恭亲王奕訢时代是其过继给钟郡王的次子载滢贝勒回家省亲时的居所,与王府之间有侧门相通。

  从清代地图上看,恭王府位于什刹海前海西岸,一块被“蟠龙水”(四面回环的活水)环抱着的风水宝地上。元、明两朝这里曾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寺院,香火旺盛,游人如织,连皇帝也前来礼佛上香。大约到十六世纪中叶,寺院逐渐荒废,沦落为明朝廷的供应厂。清朝入主北京后,在这里建造大小不等的院落若干,供内务府等处的普通旗人居住。乾隆四十年前后,这块四面萦水,遥接西山,且又离“皇上家”不远的风水宝地,被身披皇恩的和珅和中堂相中,遂以高价购下多处房产,建造成大名鼎鼎的“和第”。同治初年,和第“辗转”至第三代主人恭亲王奕訢手上,是时,奕訢身兼议政王、军机领班大臣等要职,显赫非常,乃大兴土木建筑邸园,并对府邸进行修缮改造。遂成今日总面积近六万平方米之气势恢宏的恭王府……

  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照着,我安顿好采访“坐骑”,悠闲闲步上二楼“状元”的办公室,身着中式服装的他乐呵呵迎接我,说此次约我前来主要是他们新近在后罩楼布置了几个房间,恢复性展示王府生活,趁节后这几天清静,让我先睹为快……

  府邸:锡晋斋与和珅时代的依约残痕

  步入向阳而开的王府大门,迎面就是中路正殿银安殿。银安殿是清代王府中最重要的建筑,一般用为王府内部举办重大庆典。银安殿往北是“神殿”——萨满教(满族的宗教)祭祀的地方。恭王府大修以前,“神殿”正面曾经挂有的一块匾额——“嘉乐堂”,传说是和珅时代乾隆皇帝赏赐的。

  恭王府之被称“半部清朝史”,和居住在这里的三代主人密切相关。这其中,第一代府主和珅,无疑最为百姓熟知,“和大人”乃乾隆晚期的大宰辅、大学士,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贪官。他的儿子丰绅殷德,后来娶了乾隆皇帝的小女儿固伦和孝公主为妻,使这座豪宅一时成为了实际上的公主府。

  但是很显然,眼前这几座明廊通脊,气宇轩昂,仅次于帝王宫室的大殿肯定与“和大人”拉不上干系,因为根据《乾隆钦定大清会典》对府邸的规定,王府与公侯以下达官显贵宅第的差别很悬疏。如:亲王府应有正殿七间,郡王府五间,而王以下,自贝勒起就不能有殿……假使和珅当年造了正殿,那么,他被杀时“逾制”的罪状恐怕就不止二十款啦!

  “嗨,对了,锡晋斋那边新近添了收购的明清家具,要不要过去看看啊?”,“状元”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问我。“当然要啊!这还用问?头前带路!”

  于是,“状元”领我穿越由咸丰题额的“葆光室”后身,由一垂花门进入府邸西路的最后一进院落,这院中正厅就是大名鼎鼎的“锡晋斋”。实际上,锡晋斋只是恭亲王时代的名称,光绪六年(1880),奕訢从载治府中得到了西晋文豪陆机的《平复帖》后,存放在这里,并命其名曰“锡晋斋”。当时的宗室书法家、贝子奕谟遂书“锡晋斋”三字以赠。而存放其他碑帖的西配房则被命名“尔尔斋”,意为那些碑帖与《平复帖》比较起来都不过尔尔……

  锡晋斋面阔七开间,前后出廊,后檐带五间抱厦。内部正中的三开间是敞厅,天花板高达屋梁下,而东西北三面都有两层仙楼,上下安装了雕饰精美的楠木隔断,名贵的金丝楠木千年不朽,高超的木作工艺美轮美奂!据考证,锡晋斋乃和珅所建,当时名“庆颐堂”,缘起于乾隆皇帝曾赐他“庆颐良辅”的匾额。在后来嘉庆皇帝宣布的和珅二十款罪状中,第十三款为:“昨将和珅家产查抄,所盖楠木房屋,僭侈逾制,隔断式样皆仿宁寿宫制度……”所说“僭侈逾制”的楠木房屋就是指庆颐堂,后经嘉庆帝亲审,和珅承认庆颐堂是他“差胡太监(太监呼什图),往宁寿宫画下图样仿造”的……

  和珅“倒台”后,嘉庆将这座宅第转赐给他的小弟弟庆郡王永璘。

  说到永璘,或者许多人都不太熟悉,但若提起他的孙子,那个与李鸿章一起同八国联军签订《辛丑条约》的庆亲王奕劻,恐怕又是无人不晓了。奕劻也是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贪官,但与清末那一群懦庸无能的王公贝勒比起来,他总还算是一个敢于负责、能够委以重任的人。因此,从同治朝起,便得到慈禧太后的宠信。在咸丰将府邸改赐恭亲王前,他一直以辅国将军的身份在此居住。

  尽管胸无大志的永璘把得到和珅宅第看得比皇帝位子还重要,可“嘉庆哥哥”还是只将这豪宅的一半(西半部)给了他,因为当时,乾隆皇帝的十公主(和孝公主)及其额驸丰绅殷德还住在里面。

  和孝公主,是整部清朝历史中最具传奇色彩的公主,其生母为乾隆皇帝晚年的宠妃汪氏。乾隆四十年正月,当这位性情、外貌全都酷肖其父的“最幼女”来到世界时,皇上已然是六十五岁高龄的老人。十公主虽身为女子,但天生神力,能开十个劲的硬弓,时常陪着父皇骑马打猎,乾隆因此爱她胜过所有的子女,他不只一次叹息着:“你要是个阿哥,朕这个皇位将来非你莫属!”当和珅春风得意时,驸马倚仗其父权势行为娇纵,公主就曾经严肃地训斥他:“你阿玛受我父皇厚恩,不思回报,却只知纳贿。我都替你们担忧啊,到了身家不保的那一天,连我也要受到你们牵累!”

  十公主的话,虽不幸言中,但嘉庆皇帝最终还是念着兄妹之情,没有褫夺他这个小妹夫的爵位,公主夫妇也仍然住在原来的家里。这座宅第也就因此一分为二,西为庆王府,东为公主府。一直到道光三年(1823年)九月,十公主去世,整座府邸才全部归到庆王名下,而那时,永璘已经死去三年多了……

  府邸:多福轩、后罩楼与奕訢旧事

  提到十公主与丰绅殷德,“状元”建议我去看看东路的多福轩,那是丰绅殷德当年读书的地方,屋顶绘满牡丹彩画,丰乃驸马,大概有“妻贵夫荣”之意吧?而多福轩后面的乐道堂里,则有凤和玺彩画:两只展翅的金凤凰簇拥着一朵盛开的牡丹,周围祥云缭绕……那无疑应该是公主的住居!

  说起来,多福轩对我来说并不陌生,1997年我写以恭王府为背景的长篇小说《藤萝花落》时,曾多次徜徉于此,那时候这里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办公场所。时光走过多少年,院内那架两百多岁的藤萝却始终枝条繁茂,每逢春末夏初,绿荫如棚,盛开出一串串淡紫的花朵……

  恭王府时代,多福轩是奕訢的会客厅,墙上挂满帝后们所赐的诸多福字,轩名因此而得。在中国“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里,恭亲王奕訢的知名度远不及和珅。可实际上,他却是中国近代史最为重要的政治人物之一,参与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及其后(1853——1898年之间)的几乎全部重大政治活动,“辛酉政变”时,就是他把慈禧扶上了“垂帘听政”的宝座……毫不夸张地讲,如果没有奕訢,整部中国近代史,乃至后来的中国历史就会改写!

  奕訢乃道光皇帝第六子,也是道光诸子中天赋聪慧、最具执政才能的一个。据说,在其幼年时,上书房师傅每天讲授千言,而他“少读即成诵”……有这样一个天资聪颖、文武全才(奕訢的武功骑射也在几弟兄中最出色)的皇子,道光皇帝自然由衷地欣慰,也曾经将他作为一个重要储君人选加以培养、考察。奈何世事难料,在后来的文韬武略考核中,奕訢唯一的竞争对手皇四子奕詝(就是后来的咸丰皇帝),在授读师傅杜受田的指导下,两次以藏拙示仁之计赢取帝心,终承皇帝宝座;而奕訢则只能作为恭亲王屈居臣子。

  终咸丰一朝,奕詝对与自己有过储位之争的弟弟,一直采取压制策略。尽管当太平天国北伐军打入直隶省和英法联军攻入北京时,他的这位兄弟两次临危受命,挽帝国于危难之中,但在他病死热河前,立惟一儿子载淳为皇太子,谕载垣、端华、肃顺等八人为顾命大臣,却仍将这位亲骨肉排斥在政治舞台之外。此后,奕訢与慈禧联合发动辛酉政变,扳倒肃顺集团,促成了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但在随后数十年的政治生涯里,他却3次遭到慈禧母子的罢黜——

  奕訢一生的最大政绩就是“洋务运动”,然而,也正因洋务运动,他在士大夫心目中的威信大大降低,得到了“鬼子六”这一带有侮辱性的绰号——

  历史毕竟走过了,像一阵风。如今,我与“状元”伫立于修缮一新的这座昔日王府客厅,看着正面悬挂的慈禧太后“同德延釐”匾额,追想到的是这里曾经的迎来送往不胜繁忙。据说当年,就是在我们现在站立的地方,恭亲王奕訢接待了英法联军的谈判代表……

  “感悟”完多福轩,我终于“尾随”着“状元”向此行的“重头戏”后罩楼进发。

  “说恭王府是一座艺术宝库,不仅因为它有恢弘的建筑群、生活过多位重要的历史人物,还在于它曾经拥有过的富丽陈设和丰富收藏。像晋陆机的《平复帖》、唐韩斡的《照夜白》等中国古代书画史上鼎鼎大名的真迹,都曾经在这里被收藏了五十多年。遗憾的是,将近百年的沧桑巨变,使恭王府内所有可移动物品全都荡然无存了!……”身为山东大学历史系才子、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史论专业博士的“状元”,说起自己老本行,憨态可掬而才情自溢。

  后罩楼,顾其意可知为府邸的最后一排建筑。恭王府后罩楼全长152米,上下两层,共108个房间,俗称“九十九间半”。由于正处在府邸与花园的中间位置,“状元”形象地称其为“恭王府的蟒袍玉带”。如今,为缓解恭王府内“所有可移动物品荡然无存”之遗憾,他给这条玉带里填上了宝贝——王府生活情景复原:

  “王府图书馆”——集萃楼,收藏《中国再造善本》7百多种,共1万1千多册图书。更值一提的,全部书架均以楠木为主体,樟木做隔板,以致满室生香,令观者不忍骤离!

  “王府阅览室”——读古斋,同样楠木与香樟木打制的仿古家具,古色古香……

  “王爷作画室”——退一步斋,满堂的楠木雕花家具,雕工细腻,精美非常,据说全部仿照流落台北故宫的恭王府家具原件制作!

  “格格起居室”——芷兰轩,香馨秀雅,清丽不俗……

  “王爷会客室”——

  “王府藏经楼”——

  “王府佛堂”——

  出得后罩楼,已是斜阳夕照彩霞满天的时候,“状元”突然指着远方北海的白塔道:“你看,这个塔与刚才佛堂里佛像坐落的位置,也就是恭王府的中心点是正对着的,这还是几年前大修时,我爬到这房顶脚手架上发现的……”

  “啊?这可是咱府上的‘神殿’!在它右边,还应该竖一根神竿——唆啦杆子呢,那是满族的图腾柱,尊贵无比,就连印在地上的影子,也不能踩!你身为大管家,倒带头上房踩屋顶,该当何罪?!”

  知道我打趣他,“状元”憨憨地笑了,笑影里充满了无奈的智慧……

  萃锦园:

  红消香断有谁怜

  穿出后罩楼过道门,便是古树参天,衔水环山,曲廊亭榭的萃锦园。

  正对后罩楼是一座土石相杂的小山,偏西有一小段青砖垒砌的“城墙”,墙上辟券洞,石额书写“榆关”二字。想这世上的人,任凭他多大的英雄多高的地位,在心中也总有一块最柔软的地方。“榆关”就是山海关的别称,山海关外才是满族人真正的“老家”。清朝入主中原后,一直很重视自己祖先的发祥地“盛京”(沈阳),奕訢身为皇子,在自家花园修这样一处景观,也是遥看关外,不忘故土之意。

  花园东路最主要的建筑当属大戏楼,从外面看去,这戏楼就像是一座巨大的船坞。因奕訢生日正值冬季,故每年在这里演戏贺寿都必须生火,府里的人便又称之“暖楼”。据说,当年的京剧泰斗程长庚、谭鑫培、杨小楼,以及后来的名角梅兰芳等,都曾经在这个戏楼中演出过。

  另花园中路正北,一洞称曰“秘云”,洞口前临“福池”,洞正中后壁上嵌有清圣祖康熙手书“福”字碑,据说,这有福照全园之意。攀两侧石级盘旋而上,可达滴翠岩顶上之“邀月台”。这是全园最高的地方,登临览胜,但见苍痕叠翠,斋室轩院,尽在眼底……

  邀月台北是主人园居的读书之所蝠厅,蝠厅东侧有一俗称“梧桐院”的神秘小院,也名北正房。现在锡晋斋与葆光室之间垂花门上悬挂的“天香庭院”匾额,据说,原先是挂在这里的,也就是说,这儿才是真正的“天香庭院”!关于这个院,一直有不少传说。有说,这里原住着“王爷”的一个“侧妃”,因与人私通被查而在此自缢……七十年代末,有人以此为素材,创作了一部名《王府怪影》的小说,在《北京晚报》上连载,轰动一时。“状元”大概不知此事,那时候,他还在“山东老家”刻苦学习备战高考呢!

  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浩瀚史书记载下王朝兴衰、时代更迭;记载下帝王将相、草莽英雄、盖世豪侠,乃至贪官酷吏……惟独那一代代柔弱女子的断肠声有谁听见?她们也是有血有肉懂得荣辱悲欢的生命!相对于男人的权力与财富,谁说女人的痛苦与幸福不是大事?!正如大德高僧仓央嘉措有诗言:“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5-24 12:13 , Processed in 0.20237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