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前门楼子九丈九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赵书| 查看: 1285| 评论: 0

    “中轴线”申遗,如今已被列入北京市“十二五”文物博物馆事业发展规划。作为世界上现存的最长的城市中轴线,老北京的中轴线已走过近600年的沧桑岁月。其实,我们每个人所亲闻、亲历、亲为的“中轴线”故事,也都是“中轴线”上一个个令人回味的音符。

    1946年秋,内战全面爆发。为了全家人的安全,父亲让妈妈和祖父带着我从城区搬回海淀蓝靛厂老家,他自己和姐姐留在城内谋生。当我们路经西直门的时候,祖父教我说一首歌谣:“北京城,方又圆;四天四夜走不全;就数前门高又好;城门楼子九丈九。”我觉得,西直门就够漂亮和高大的了。祖父说:内七外九皇城四,前门楼子是北京城里最高大、最漂亮的城门。没到前门,就等于没到北京城。我们在外火器营南门内安了家,父亲和姐姐大约两个月才回来一次。每次在天桥摆小人书摊的姐姐从城里回来,都讲许多有关天桥和前门的有趣故事。她那精彩的描述,更激发了我要亲自到大前门看一看的愿望。

    爸爸骑车当导游

    我坐在自行车后架上

    父亲一再许愿要带我去,一直没有机会。1947年,那一年我六岁。听到城里军、警、特正在大肆搜捕中共地下党员、进步学生、教授和民主人士的消息,全家均为父亲的安全担心。正在全家为父亲安全着急的时候,他突然没到清明就回到蓝靛厂,先是带我们到黄村坟地祭祖,又卖了自己冬季皮大衣让全家一起吃了顿春饼,然后提出带我进城,带我逛前门大街。父亲赵允璋当时在《纪事报(明报馆)》任营业副经理,同时任东城办事处主任。姐姐赵茹芳帮助父亲料理日常生活,他们在天桥福长街四条租了个独立小院。《纪事报》东城办事处内还有个新美印刷局,白天印门市部业务活,夜里印共产党的宣传品,是党在敌人心腹里许多据点中隐蔽较好的一个。父亲每次回家都来去匆匆,顾不上我要求去逛大前门的事,而这一次没等我说话父亲就提出带我去逛前门,真让我喜出望外。

    由蓝靛厂到西直门要靠步行,由西直门到天桥可以乘有轨电车。当晚我住在福长街,半夜被猛烈的敲门声惊醒,原来是国民党警察查户口,姐姐把我藏到被子里,让我不要动。父亲拿出户口本并出示记者证,警察不愿找办报纸人的麻烦,说了声:我们是例行公事。父亲向他们道了声辛苦,同时又塞给他们一些钱,才免被搜查。第二天,父亲骑上自行车,让我坐在后车架上,带我去逛大前门。他的口才很好,知道的事情又多,平日很少有机会和我聊天。这一次不同了,一边走一边说,好像要把知道的东西一古脑地都传授给我。我兴奋极了,骑在自行车的后车架上,看到街上人羡慕的眼神,那种感觉比现在坐在“宝马”车上还风光。从福长街出发,到了永定门内大街,父亲指着永定门对我说,这是北京城的南大门,清朝打了胜仗的军队要从这个门进来,你爷爷唱的岔曲,就是咱们外火器营的文小槎在打金川胜利回京后,在这里唱响的。“岔曲”实际是“槎曲”。指着天坛对我说:北京城是天南地北,天蓝地黄。指着先农坛对我说:这里有皇帝的一亩三分地,每年春天皇帝都要来这儿演习种地。来到前门大街后,他指着一家百货商店说:这家亿兆百货店让日本人给敲了竹杠,强迫他捐一百万现大洋,硬把前门楼子卖给了他!走到鲜鱼口,父亲让我下车,带我进到“都一处”烧麦馆,和掌柜的打了声招呼就带我上了小楼。在小楼晾台上,父亲指着一把退了色的红罗圈椅说,这就是乾隆爷坐过的那把椅子。这把椅子下面垫着黄土,上面盖着一块很旧的黄布,也没什么特殊之处。倒是楼下浓浓的烧麦味儿使我感到奇香无比,对我这个在蓝靛厂几乎天天啃窝头的孩子来说,尽快尝一口肉是迫不及待的事。父亲想让我在椅子上坐一坐,沾一下皇帝的福气,没想到我不感兴趣,也就没再勉强。父亲买了一屉烧麦,我狼吞虎咽地吃完,后又买了两个炸三角,让我拿出来吃。这炸三角以烫面擀皮,猪肉韭菜和肉皮冻为馅,金黄好看,香味四溢,外焦里嫩,吃起来回味无穷,久久难忘。

    站在正阳桥上

    把前门楼子看个够

    出了都一处就看到了“五牌楼”,雄伟壮丽的前门箭楼就在眼前了。我问父亲“大前门”这三个字在哪里写着呢?父亲笑着说:在老百姓心里,在老百姓口头上。接着给我说了段歌谣:“正阳门,连西东,左边亡明,右边亡清。”左边崇文门,“崇”字与明朝末位皇帝“崇祯”的“崇”字相同;右边宣武门,“宣”字与清代末位皇帝“宣统”的“宣”字相同。我问:那中间呢?父亲说:中间就是前门啊,你看牌楼上写着“正阳门”,前门的正式名字叫正阳门。正阳门里面还有一个门,叫中华门。见我对正阳门的名字如此感兴趣,他高兴了,小声对我说:中华门的“中”和正阳门的“正”加起来就是“中正”啊,蒋介石又叫“蒋中正”,他不愿以北京为都,就是怕重复明、清亡朝老路啊。这么高深的玄理,我是否听明白了,他不知道。其实,我从母亲口中早就知道,父亲心向共产党,对蒋介石是不满的。

    在我一生中,父亲这一次亲自当导游,把我当朋友似的对待,每当想起,均感到心中热乎乎。父亲晚年,和我谈起这次“游前门”的经历,仍印象极深。他说:本来我还想带你去大栅栏看看戏,到门框胡同吃些小吃,因情况有变,原计划的事没办成。经过是这样:我们从都一处出来后就想通过五牌楼,过正阳桥到前门箭楼。这时,路边的一番嘈杂的声音搅乱了父亲的心情,几个军警模样的人推搡着两三个被捆的青年,说是抓住了共产党。父亲骑车要走,却不慎把后车轮陷在了有轨电车的轨道里,怎么也拔不出来。耳听着南边来的有轨电车“铛铛”的声音越来越近,只好让我立即跳下车,再把车搬出轨道沟。等有轨电车从我们身边擦身而过,抓捕示街的一群人向东南方向走远后,父亲才松开紧紧搂着我的手。他让我站在正阳桥上,想让我把前门楼子看个够。

    一元五元的法币漫天飞

    早点花了小一万

    前门楼子高大雄伟,只是中间的大门洞里坐着黑压压的一片人,衣衫褴褛,骨瘦如柴,不知是哪里来的难民。这情景与这壮丽的门楼很不相称,一阵风刮来,一元、五元的法币裹在沙中漫天飞、挂在电线上摇来晃去。我问父亲,这么多难民为什么不去拿这些挂在电线或树枝上的钱?父亲说:大米一斤已涨过3000了,刚才这一顿早点,咱爷俩差点花了小一万哪。一元钱能买什么?!最刺眼的是,大门洞旁还挂着两个人的大幅画像,上面有一幅标语,下面贴着四个大字。我问父亲是什么意思?父亲沉吟了一会儿,对我说:中央军攻下了延安城,悬赏捉拿朱德、毛泽东。我又问下面是什么字?他毫无表情地小声念着说:“杀猪(朱)拔毛。”说完此话父亲马上骑车带我回了天桥,连大栅栏都没带我去,下午就让姐姐把我送回了蓝靛厂老家。本想能又吃、又玩、又看的“逛前门”旅游参观活动就这样匆匆结束了。

    过了20年后,我从他“交待”的材料中才知道那一次父亲没带我去大栅栏的原因:1947年3月13日国民党军15个旅在胡宗南指挥下大举进犯陕甘宁解放区,于19日侵占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北平市军、警、特大肆搜捕中共地下党员,全城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纪事报》东城办事处的“办事员”张世明(陈琪)同志在联络工作时,误入已被军警蹲守的铁狮子胡同地下联络点,虽然以取报费之名机智逃脱,但已有暴露危险,组织上命他立即离开北平,回解放区。临行时,他把重要内部材料交父亲保存。父亲将材料安全转移后,把新美印刷局的印品全部销毁,未留一点痕迹。因张世明是从已暴露的联络点直接来东城办事处的,所以这个联络点也有被暴露的危险,随时会被敌人搜查,自己也有被捕的可能。根据组织上“暂保持平静状态”的要求,父亲仍坚持到报社上班,又怕发生什么不测,于是利用这“平静时间”回老家上了坟,带我进城逛了次大前门。那天,他看到别人被捕,心生恐怖,赶快回家清理杂物,怕警察来家搜查时发现什么与共产党活动相关的东西。

    我一直非常崇拜的父亲原来也有“胆小”的时候,但我一直不忘他带我这一次逛前门的旅游。

    相关链接

    正阳门原称丽正门

    巍然屹立在天安门广场南端的正阳门,是中国明、清两朝都城的正南门,坐落在老北京城的中轴线上,俗称前门。它不仅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城市布局、军事防御、礼仪制度和建筑艺术的形象体现,也是老北京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是老北京城的象征。

    正阳门始建于永乐十七年(公元1419年),最初沿袭元大都的正南门之名,称为丽正门,明正统四年(公元1439年)改称正阳门并沿用至今。历史上正阳门本是一个包括城楼、箭楼、瓮城及庙宇的古代群体建筑。但在朝代更迭和岁月风雨的消磨中,如今仅存城楼、箭楼两座主体建筑,为1906年的遗存。

    正阳门城楼为楼阁式,灰筒瓦绿琉璃剪边,重檐歇山三滴水结构,通高43.65米。箭楼为一砖砌堡垒式建筑,顶为灰筒瓦绿琉璃剪边,重檐歇山式,通高35.37米。

    1988年国务院公布正阳门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城楼已全面对外开放,城楼展厅内的《正阳门历史文化展》,为观众讲述正阳门600年的风雨历程及其所承载的丰富人文内涵,同时,观众还可以在展厅内观看到实物化的老北京城中轴线,触摸正阳门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3-30 06:59 , Processed in 0.20958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