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老母亲与前门楼子的故事

2002-12-1 11:00| 发布者: 高峰霜| 查看: 901| 评论: 0

    母亲节,我的老母亲第一次来北京到我家时,认准了“看见前门楼子,就找着家了!”的一段往事,每每让我忍俊不禁的同时,还会在心头涌起一股温馨的暖流——

    1977年8月末,在学校工作的妻子即将结束暑假准备上班。儿子不满一周岁,急需老母亲从老家来京照看孩子。于是,按照事先约定往老家寄信,说明了情况和接送母亲的具体日子,便屈指翘盼老母亲的到来。

    接人当天,我到天桥长途汽车站时已近中午。在停车场、候车大厅、院里院外和胡同路口转了许久,也找不见母亲的身影。问遍了车站的工作人员,都摇头说没有注意。那时通讯极为不便,没法与百余里之外的老家取得联系,只得心烦意乱而归。

    回家告知妻子后到单位上班。而机关正在政治学习,想着没有接到老母亲,想着妻子将无法上班和无法安排家务,我的心里真是七上八下,不知学习的是什么内容,也听不清大家讨论发言在说什么。我瞪着眼一个劲儿琢磨,是寄给老家的信没有收到,还是没把时间讲清楚?是老母亲因事未能成行,还是乘车路上发生了问题?

    我少年丧父,老母亲时年七十四岁。她从小缠足,没有文化,一直在农村与哥嫂生活在一起。虽然在我结婚后几次来京小住,但说不清我的住址,自己不能出门。从老家到北京是长途客运,只要家人把老母亲送上车,就直达天桥终点站。以前曾这样接送过,所以这次才敢这样安排。

    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我不便向周围同事提及,更不便向领导汇报寻求帮助。我横下一条心,不管老母亲耽误在哪里,迟早会传来消息。况且,当时社会治安良好,人身安全绝对没有问题。

    果然,两个小时后单位接到了电话。是前门派出所打来的,核实我是本单位的工作人员后,要我尽快去把母亲接回来。

    我乘车赶到前门派出所时,大约是在下午五点多钟。在这里,我见到“失而复得”的老母亲,也受到值班民警的热情接待。在我们母子一遍遍的致谢声中,他们告诉我,老母亲在天桥下车后,等不到我,着急了。她自己沿马路从天桥走到前门楼子下面,向岗亭上的交通民警问路,说住家离前门楼子不远。交通民警问不清楚具体地址,怕老太太走丢了,就让老太太等他下了班,才亲自送到派出所。派出所根据母亲提供的我的姓名,通过市局户籍处,花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查到我的工作单位。

    看到我们母子重逢很高兴,在场的民警还笑着告诉我,说老母亲提供线索时的对话十分“精彩”:

    “来北京找谁?——我儿子。

    你儿子的工作单位?——在机关。

    是什么机关?——离他家不太远。

    他家什么样?——门外有电线杆子,院里有自来水管子。

    他住在什么地方?——出院门拐个弯儿,抬头能看见前门楼子。

    ……”

    后来,老母亲多次向亲友和乡邻讲述那次不寻常的经历:“前门楼子地界就是好,交警好,派出所的警察更好。后半晌儿怕我饿着,给我买了饭和菜,不要我出钱。儿子来了说还钱、还粮票,人家死活不要!”

    如今老母亲已谢世多年,但这段老母亲与前门楼子的美好记忆,却永远深深地珍藏在我的心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5-23 01:28 , Processed in 0.20639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