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大明叛将洪承畴在北京的最后归宿

2002-12-1 11:00| 发布者: 坟协| 查看: 1777| 评论: 0

《北京晨报》2003年1月9日的报道,话说当年车道沟某幼儿园内洪承畴墓石狮被移出院外,当地群众见文物无人看管便将此事告与晨报记者,记者根据调查便写了一篇文章。

    文章不在此罗列,但我们却从中发现三个重要信息:

    一为,洪承畴墓至少截止到2003年1月9日还保存有一对石狮;二为,石狮雕工甚好,据说嘴中带有绣球,还能滚动;三为,当年文保所王所长得知石狮无人看管便派人到现场进行保护。

    坟协于2011年3月6日再次走访了车道沟的洪承畴墓,却发现8年前的那篇报道中描述的一些重要信息存在诸多疑问。

    首先,还是要大致介绍一下洪承畴的历史。

大明叛将洪承畴在北京的最后归宿 - 北京坟协 - 北京坟协

    洪承畴出生于1593年明末时期,从小家境贫寒但刻苦好学,青年时代的洪承畴通过自己优异的成绩荣获进士学位,从此开始为大明国效力。在刑部的他,经过了6年的磨练,凭借自己非凡的能力得到朝廷的重用,尤其是得到崇祯皇帝的赏识与信任。

    英勇善战几十年后,史称松山之战的这段历史彻底将洪承畴戴上了叛军的帽子。事因皇太极即位后,清政府的国力与军力达到了空前的鼎盛,这群野心勃勃的满人已经不满足于统一东北地区,而是全面南下,准备占京,从而达到清政府统治中国的目的。但由于锦州、宁远、松山及杏山等地被明军死守,成为了清军南下最大的障碍,就这样拉锯战从1638年秋持续到1642年春天,整个战役中,洪承畴始终带领自己的部队英勇作战,顽强的对抗清兵,直到最后明政府害怕清军而不敢再派任何部队来救援,洪承畴被困松山长达半年之久后终于让清军俘虏。

    按道理说,这样的大将该是宁死不屈的,他却偏偏犯了爱江山更爱美人儿的错误,楞是被皇太极派去的小妃子给迷惑了,还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导致自己弃明投清的决定,这也是他人生的重大转折。

    当时松山之战败北后,明政府举朝大震,以为洪承畴肯定是战死沙场的英雄,这让崇祯皇帝心痛不已,为此辍朝三日,并以王侯的规格‘予祭十六坛’,七日一坛,于5月10日亲自致祭,还特意御制了一篇《吊洪经略文》明示天下。当祭到第九坛的时候,突然得到洪承畴降清的消息,才停止了这样一个看似荒谬的事情。

    再后来,洪承畴的确为清朝进军北京统治中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背叛’二字扣在他的脑门子上千古流传了下来。

    洪承畴1665年去世,享年73岁,在那个战乱时期竟然还活到了当今的社会平均年龄,也实属不易了。死后朝廷几经争论,最后康熙赐他葬在北京车道沟,并且给了个三等轻车都尉的番号,并可世袭。

    无论洪承畴本人如何,坟协成员始终秉承尊重历史的原则进行了深入走访。我们经过登记进入存有该对石狮的某幼儿园中。刚一看到这对狮子就被它经历几百年风雨侵蚀后独有的完整所吸引。

大明叛将洪承畴在北京的最后归宿 - 北京坟协 - 北京坟协

大明叛将洪承畴在北京的最后归宿 - 北京坟协 - 北京坟协

石狮一公一母立在园中显眼的位置,他们身后各有一颗树为其遮风避雨,这样得天独厚的位置也算是文物应有的造化了。

叛军洪承畴墓


    走进石狮跟前,他们现在坐南朝北的放着,站在北边右为公,左为母。石狮高约2米,加上须弥座足有三米的样子。这对狮子圆头圆脑,模样可爱,四肢浑圆健硕不失威武之风。它们头顶卷毛,面带胡须,脖系铃铛,实在精细。

叛军洪承畴墓


叛军洪承畴墓


    我们围绕着狮子转来转去,公狮子左脚踩一绣球,母狮子右脚踩一小狮。小狮子身体也是丰满浑圆,可爱至极,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婴儿肥。小狮子躺在须弥座上,四肢向上蹬着母狮的右脚底,狮尾自然的散落在须弥座上,丝丝透着雕工的卓越。就在我对着尾巴拍照的时候,突然从取景器中看到了小狮子的雄性器官,引得在场人的大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后,竟然还有一个小肛门,此物算是让我开了眼界。

叛军洪承畴墓


    最后总结下这对狮子的亮点,首先是整体造型大方可爱,其次是尾巴的卷花实属少见,再者就是狮子的睫毛卷翘美丽,最后便是这小雄狮的性别特征。

叛军洪承畴墓


    从幼儿园出来后,南边有一土坡,应该就是洪承畴墓宝顶的位置,边上还有一篇古树林,这些都圈在部队办公院中,不能进入。

叛军洪承畴墓


    走访过程说到这里本该告一段落,但由于开篇所提到的那篇晨报报道还是存在很多疑问的。

    第一,报道说狮子曾经在2003年丢弃在工地无人看管。但我从GE历史卫星图上发现,狮子就在幼儿园里现在的位置。

叛军洪承畴墓

(2002年卫星图上就可以看见幼儿园里面的狮子)

叛军洪承畴墓


(2003年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幼儿园里的狮子,没有被移出幼儿园的迹象)

 

    第二,报道说这对石狮口中有球,并滚动自如。通过我们的走访,这对石狮的嘴并不是镂空雕刻,也没有什么滚动自如的球。

    第三,报道上说,洪承畴墓文革期间虽然遭到破坏,但还是留下了碑等石刻。可现在除了石狮我们未发现任何其它遗迹。

    我们分析了一下,可能当时居民知道车道沟是洪承畴的墓,并看到了一对无人看管的现代狮子,便找来了记者报道。这篇报道虽然疑点重重,确为几年后我们走访洪承畴墓及了解这段历史提供了重要线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11-21 06:19 , Processed in 0.026554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