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四十年前红螺寺

2002-12-1 11:00| 发布者: 老李| 查看: 934| 评论: 0

    1966年国庆节刚过,我们到远郊的怀柔县城关公社王化大队参加劳动。我和两位老师自愿结合,住在了一户社员家。

    两位老师一位是学校总务科沈主任,已经四十多岁;另一位是上年留校的高中毕业生,负责生物实验室的李老师,还不到二十岁。每天既没有人招呼我们学习,也没有人喊我们去劳动,除了去伙房打饭,我们就自觉地跟着社员到花生地里刨花生,晚上就挤在破土炕上聊天……

    沈主任说以前看旧书上讲,怀柔有个红螺寺,应当离此地不远。我和李老师对此闻所未闻,颇为好奇。沈主任见我俩饶有兴趣,索性盘腿坐起来侃起了红螺寺。他先给我们“打了预防针”:“这可不是宣传‘四旧’,说的是名胜古迹。”然后说道,旧书上讲“南有普陀,北有红螺”,这红螺指的就是怀柔的红螺寺,可见当年这座庙宇的名气有多大,可惜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了。

    我一向好奇心强,说如果不远的话干脆上红螺寺看看,李老师也赞同。沈主任说:“要去,咱得先问清楚路怎么走,如果来得及,咱们跑一趟。”沈主任提议我们三个人一块儿去问问房东。于是我们悄悄到北屋敲敲门,向房东打听去红螺寺怎么走。房东告诉我们,出村一直往北走,进山大约有十几里路,最好几个人一起去,听说山上有豹子,要加小心。

    次日一早,我们三个人出村子向北面大山走去。十月深秋的早晨,天气略带寒意,我们都穿着打着补丁的长衣长裤,为防意外还特意带了一把镰刀,顺便砍了两棵寸把粗的树枝,拿在手里。

    路是土路,不宽,坑洼不平。山光秃秃的,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黄褐色。远远望去一条高架的铁路线伸进山腰的一个大山洞,这山洞有两扇大门紧闭着;一道铁丝网顺着山势逶迤而立,把一座大山包围起来。我想这里应当是战备设施、军事重地。一路走去,没有遇到一位行人,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到处静悄悄的,十分寂静,好像这里人迹罕至,似乎只有我们三个人在探访这神秘的大山。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走进了大山里,路更窄了,弯弯曲曲,太阳也升高了,渐渐暖和起来,路边的山石缝里长着一丛丛酸枣棵子,上面挂满紫红色的野酸枣,杂草窝里不时传来阵阵蝈蝈的鸣叫声,可是还没有见到红螺寺的踪迹。我们边走边顺手摘下酸枣,扔到嘴里,香脆酸甜,好不惬意。大家说,从红螺寺回来一定要摘些酸枣,逮几只大肚子蝈蝈带回家去。

    又走了一里多路,来到一个三岔路口,我们正犹豫不决到底走哪条路,李老师眼尖:“看,远处有背柴火的人往咱这儿走来了。”顺着他的手势看去,一大堆柴火把人压得弯下腰,慢慢地向我们这里移动。沈主任冲着李老师说,“快去问问打柴的人!”李老师撒腿就往背柴火的那人跑去。一会儿李老师跑回来,喜形于色,指着往北去的一条路说,“从这儿走,还有一里来路。”

    沿着小路拐了个弯,很快我们就来到一座不高的山隘边,一棵孤零零长在岩石缝中的歪脖松树伸向小路这边,就像迎客松,在向来访的客人致意,同时又显得有些凄楚。绕过这短短的山隘,一段只有十几米长的矮墙呈现眼前,矮墙的墙皮虽然部分剥落,留下依稀可见的已经泛白的绛红色,矮墙的顶部长满了荒草,也还有一些残留的黄色琉璃瓦,矮墙的一端已经坍塌,这里原来应当是一座山门,但已经没了踪影,成了一个豁口——这儿就是我们要找的红螺寺。

    进了豁口,矮墙后边竟然是一个七八十平方米大小的近似正方形的水池,西面和南面依着矮墙,北面和东面用青砖砌的矮墙,有一米来高,池中有水,深约三米,尽管水面上漂浮着枯枝败叶,池水并不清澈,但可以清楚地看到池底。池底正中央有一口八角形的、上小底大锥形的井台,大约有七八十厘米高,生满青苔,淹没在水下。池里没有鱼,只见池底沉积着厚厚的一层腐败的枯叶。沈主任说这不像是放生池,应当是传说中的红螺所在。我们不禁唏嘘,漫山遍野没有见到河流小溪,这里居然有永不干涸的一汪池水!

    紧挨水池北边是一条仅有几米长的汉白玉石阶,两边的石栏已经坍塌、破碎,有明显的人为推倒的痕迹。走下这段石阶便是一座不太大的院落,有几棵柏树,地面只是裸露的土地,长着就要枯黄的杂草。北面是一座大殿,殿门、窗棂已经非常残破,当年的油饰剥离殆尽,木料的纹理清晰可见。我们走到大殿的门前,试图看看殿内的模样。里面黑洞洞的,借着照进来的几丝阳光,感觉殿内有一堆堆泥土般的东西,发出一股潮臭的气味,阴森森、悄无声响,我们没敢贸然进去,此时我的后背已经感到发紧,汗毛立起来了,恐怖感油然而生。我们彼此看了一眼,会意地离开这里。

    从大殿前往东看,有一片东倒西歪的汉白玉条石,我们信步朝那儿走去。原来这里是几座和尚坟,被捣毁了,从断开的条石的碴口看,可以断定这是不久前才被破坏的。几个石鼓被从原来用条石盖着的地窖里搬出来,散落在一边,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据沈主任讲,这是用于放和尚骨灰的。我想一定是几个月前“破四旧”时,红卫兵在这早已荒芜的旧寺庙里实在找不到能砸烂的东西了,于是捣毁了尚且完好的和尚坟。

    环顾四周,实在看不出这红螺寺的恢弘,只是荒芜和破败,一片寂静,一片肃杀。我们默默地离开了这里。

    回来的路上我摘了不少的酸枣,逮了五六只蝈蝈。我的两只套袖,一只装满了酸枣,另一只塞上一些草,把几只蝈蝈放到里边。

    如今,红螺寺已是北京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其周边变化太大了,不可同日而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5-24 08:17 , Processed in 0.18428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