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从容的寻墓者

2012-7-23 08:01| 发布者: 掌柜| 查看: 943| 评论: 0|原作者: 王金跃|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王女士每年都会来万安公墓几次,因为她所有逝去的亲人都安葬在这里,她说刚开始来的时候也会有凄凉、悲楚的感觉,也会有忆旧、伤感的情绪,也会为自己逝去的亲人痛哭。“但是看一看那些墓碑上记载的人生,体会着这里 ...

    王女士每年都会来万安公墓几次,因为她所有逝去的亲人都安葬在这里,她说刚开始来的时候也会有凄凉、悲楚的感觉,也会有忆旧、伤感的情绪,也会为自己逝去的亲人痛哭。“但是看一看那些墓碑上记载的人生,体会着这里花盛开、鸟歌唱的生生不息。个人的悲伤会变成看淡生死的从容。”

    有一次她沿着林阴小道漫步,突然发现一个墓碑上刻着“刘人文先生在这里读书”。

    “这真是一个太好的读书之地,在哪里读书有这里安静,在哪里思考有这里深邃?”再看墓碑,为刘人文立碑的是中国音乐学院音乐文学专业。墓碑上有这样一段话:刘人文先生“笃好修身为人无愧于世,传道授业执鞭有功于民,箪食瓢饮无弹铗之怨,克己复礼常怀普济之心。”这一刻,她觉得刘人文先生跃然碑上。

    还有一座墓碑让她印象深刻,碑文是这样的:长眠此地的两位老人,既不是商贾,也不是官宦,我们是社会最底层的穷苦人。我们是用一生的血汗养育了三男六女,为了子女耗尽了我们一生的精力,(此逗号后面墓碑上被磨下约90字),到如今我们的墓地也是我们的血汗钱所买。

    王女士说,从碑文上看,老太太还活着,磨去的文字她以前看过,大意是:但你们九个哪一个赡养我们了,你们哪一个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了,我们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是街道在帮助我们……

    “这是两位老人为自己立的碑,更是一篇檄文,在墓碑上声讨自己不忠不孝的儿女。相对于所有文采飞扬的碑文,这个碑文文字平实,但字字血泪,让看者为之叹息。”王女士感慨。

    除了这篇让人心酸的碑文,大部分的碑文都透露出生者对死者的无限哀思。

    其中一块墓盖上写着:我们真实的眼泪,是你人生的珍珠!

    有子女平实地写道:爸爸姆妈的辛劳养育和给予,才有我们的今天,无限的感激,无限的思念。

    一位丈夫在碑阴给逝去的妻子深情地写道:你在时朝气蓬勃,你走时从容镇定,并且留下了我们共同的结晶,可爱、美丽、聪明的女儿,请你相信,我会克服一切困难活得快乐起来,和我们的女儿一起,走向未来。

    一位父亲在碑阴给逝去的女儿写道:人生是一组歌,你也曾专情地歌唱,却没有把它唱完……留下的只有几行萌动青春的旋律;和妈妈教你的童谣……。但它却像一条山间跳动的小溪;不时地拨动着亲人们思念的心弦……

    一对父母在碑阴给逝去的儿子这样写道:人生就像是一本小说,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活的精彩。你活出了自己的精彩,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著名的国民党左翼进步人士张西曼先生的女儿张小曼女士曾在《情系万安》一文中写道:如果有人问我一生中每年必定要去的地方是哪里?我一定回答:那就是万安公墓。

    她回忆自己小时候,“每逢清明节那天早晨,我必定起个大早,望眼欲穿地跑到大门口等待汽车的到来。要知道一年365天,只有这一天是享受快乐的日子。每年这一天,我都可以在万安公墓无忧无虑地从这一块墓地跳到另一块墓地,采集无名的野花和多得数不清的狗尾巴草,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总是默默地在父亲坟旁落泪,一坐就是半天;也不明白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活生生的父亲,而我的父亲却埋在一方刻有“周恩来敬题于北平”,落款是“张魏希昭率女小曼敬立”的石碑下面……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一天天长大,每年我都盼着能在清明节这一天去为父亲扫墓,每当我面对父亲的墓地,吟颂碑文,就感到自己的精神产生了一次升华……

    著名作家萧军的女儿萧耘女士在《我的父亲》一文中这样写道:1988年6月22日,父亲病逝于北京,来年的祭日,我们将父亲的骨殖安放在万安公墓——这是父亲自己选择的新住地,山清水秀,远离喧嚣,老人家满意这块土地,他心平气和地对我们说:“有时间的话,就去我那儿坐坐、聊聊,带上点儿好吃的东西,约上几个好朋友,就如同我平日和你们在一起一样。”

    对此,殷兆玉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人们对死者的有形的怀念,除了文字、图像、遗物外,就要算墓地了。无论是怀念、忆旧、伤感或是告慰先贤,墓地最容易令人触景生情。

    《北京晚报》文化部主任王晓阳写过一篇《墓园从容》的散文,在文中,她写道:每一个墓碑下都是一个人生,都有一段完整的故事,这里的故事多过世间。

    补白

    万安公墓变迁

    北京最早的现代型公墓,位于海淀区香山南路万安里。创办于1930年,1961年由北京市民政局正式接管。“文化大革命”期间,万安公墓遭受极大破坏。1978年起陆续进行修复。公墓占地面积8.6万平方米。在其墓地建设上按金、木、水、火、土顺序为号,划为5区,区内又以《千字文》、《百家姓》为组号。5个区没有等级分别,但墓穴有福、禄、寿、喜、荣5种规格。

    公墓中安葬着革命烈士、社会活动家、昔日军政要人、科学家、文学艺术家以及侨胞、外国友人等,如李大钊夫妇、段祺瑞、邓文辉、路友于、任锐、张西曼、曹禺、刘继卣、王力夫妇、高岗、施今墨、胡惟德、冯友兰、韦素园、萧龙友、马占山、柏文蔚、朱自清等,部分名人墓建有纪念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18-9-20 09:04 , Processed in 0.026214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5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