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尚小云和”穆柯寨”

2016-2-5 16:13|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366| 评论: 0|原作者: 鲍玉珩|来自: 老北京网

摘要: 京剧《穆柯寨》是一出脍炙人口的戏,讲的是“三关元帅杨延昭即杨六郎欲破天门阵,邀请五哥即杨五郎出山协助,杨五郎提出只有得到穆柯寨所藏的降龙木做自己兵器的木柄,于是杨六郎命大将焦赞,孟良去穆柯寨获取降龙木 ...
京剧《穆柯寨》是一出脍炙人口的戏,讲的是“三关元帅杨延昭即杨六郎欲破天门阵,邀请五哥即杨五郎出山协助,杨五郎提出只有得到穆柯寨所藏的降龙木做自己兵器的木柄,于是杨六郎命大将焦赞,孟良去穆柯寨获取降龙木,哪曾想,孟良到了穆柯寨,恰好遇到穆柯寨寨主穆天王之女穆桂英巡山,孟欲强取降龙木,遭到穆桂英拒绝后,大败而回,和焦赞骗杨宗保到穆柯寨,穆桂英和杨宗保对阵,擒宗保上山,穆桂英仰慕杨宗保,以身相许成接姻缘,后杨延昭得知,率众将杀到穆柯寨,欲救宗保,穆桂英得知杨延昭来后,与父亲穆天王献出降龙木,皆大欢喜。”这是一出油刀马旦即武旦应工的好戏,很吃功夫-不但有唱,而且有舞蹈,开打等表演。有趣的是当年四大名旦当红之时,都曾经演出过这出戏,但以梅兰芳和尚小云的表演最佳。
  尚小云,是最为著名的京剧表演大师,是四大名旦之一,京剧旦角流派尚派的创始人,他京昆不乱,文武擅长,唱腔高昂,有铁嗓钢喉之称,声腔并茂,以声情而动人,其表演火爆,情绪激昂,有满台飞之誉;他的武功很好,有深厚的幼功底子,因此在舞台上,英姿煞爽,有一股女英雄气派。尚小云演出的“穆柯寨”得益于王瑶卿先生的真传;因此“穆柯寨”也是尚小云先生早年的拿手好戏。连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都称赞。
   说到“穆柯寨”也就不得不提及到老北京的一家以“穆柯寨”为名的小饭馆。那就是地处前门外大栅栏西南的臧家胡同口的“穆柯寨”小面馆。这家小饭馆门面不大,进去后只有几张木桌子和几条板凳,但生意十分兴隆,可谓门庭若市。这家小饭馆以其著名的炒疙瘩名闻京城。
 话说民国初期,有一家姓穆的母女两人从山东来京在这臧家胡同口开了一家小面馆“同福居面馆“”,母女二人,无非是度日而已。她们勤劳诚实,做出的面条很劲道,好吃,于是慢慢地就有了一些常客,穆老太太人和气,好客,也就交了不少朋友-大多是附近的劳苦大众;穆老太太了解到大家老吃面,有一些厌烦了,于是,她开始琢磨要进行革新,想来想去,她想到在老家农村时,那些老乡们所所得疙瘩汤了。于是,他开始也做出煮疙瘩。大家一吃觉得不错。穆老太太又灵机一动,开始吧煮熟的疙瘩,加上菜肴再进行烹炒,果然味道奇佳,成为一种新的面食叫炒疙瘩;由于她们家的饭馆所处的地方犹如山寨口,所以大家就戏叫“穆柯寨“,于是穆柯寨的炒疙瘩就开始了,这种新面食不但受到原先的老顾客的欢迎,就是一些上等人,官府大户,文人墨客,特别是那些京剧演员们都成为了穆柯寨的常客。
  说起这炒疙瘩并不难做,选用精粉和面-注意要用温水和面,把和好的面,稍微醒一下,要硬一些,然后把硬面搓成手指粗细的面条,接着就是揪疙瘩,把硬面条揪成小拇指盖大小的面疙瘩,然后把这面疙瘩放入温开水中煮,稍煮片刻,然后捞出,放入漏勺后,淋出水分,
然后在炒锅中,放入牛油,切好的牛羊肉片,加上适量的时菜如小葱,娃娃菜,小蒜苗等,待炒到半熟后,立即放入面疙瘩,反复翻炒,直到面疙瘩呈现出金黄色,即出锅入盘,这样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炒疙瘩就好了。穆柯寨的炒疙瘩享誉京城,每天食客如云,络绎不绝,特别受到当时的京剧名伶的欢迎,每天晚上10点左右,刚散戏卸了妆的京剧演员们,都会来到穆柯寨吃上一盘炒疙瘩当夜宵。当时,京剧名家如马连良,李万春,李多奎,尚小云,茹富华,名琴师杨宝忠,李慕良等都是穆柯寨的常客。结果使得这家小饭铺不得不改变经营时间-每天只有下午五时之后才开门,而到晚上九点左右就关门了;而从晚间10点到午夜是这家小饭铺最忙的时候。因为那些唱戏的都来了吃夜宵了。久而久之,这穆家母女两个人也都和京剧界接了友谊。比如穆老太太就和李多奎成了好友-她还向李多奎学习了几段老旦戏,而且唱起来有声有色的。她的女儿穆桂英也和马连良的兄长马连贵先生结为夫妻。
  穆家母女人缘很好,而且很仗义,于是有一位京城的书法家,为穆柯寨书写了一首诗:“廿载蜉蝣客燕京,每餐难忘穆桂英;寄语他家女招待,可曾亲手去调羹。”对于穆柯寨的炒疙瘩推崇备至,后来他书写的这首诗一直挂在这家小饭铺的厅堂之上。
  文化大革命期间,尚小云受到严重的摧残迫害,可谓是家破人亡的地步。在西安挨了斗,被抄了家。1974年,他回到北京治眼疾,可是自家的房子已经被别人占用;于是这位当年有名的四大名旦之一的尚老板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先住在亲戚任志秋的家里,可那里是江青的“样板团”的宿舍,无奈只好搬出来,又在自己的学生京剧名家吴素秋的家中住了一段时间;可吴素秋也被街道的造反派看管起来;这时,他来到自己幼年涧拜的干妈穆柯寨的穆老太太那里。穆老太太的女儿穆桂英一看见尚小云就是满眼流泪说:“哥哥,您受苦了!”
说完,就拉着尚小云到屋中,她亲手为尚小云做了原汁原味的炒疙,再添几个小菜,有回民的炒掐菜,小锅烧牛肉,炸卷果,素鸡,炸油箱香等。它让一生颠簸,半世飘蓬的名旦尚小云,顿生归家之感;尚小云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菜;一边流着泪水说“我有多少日子也没有吃到这样好的饭菜了!”一旁观看的梅兰芳的夫人福芝芳心疼地说:“小云,慢慢吃,别噎着。” 穆家母女收留了尚小云。这就是朋友之间的友情,也是我们老北京的仗义;京畿之地,天子之下,古都人气最厚,人情最浓,这就是老北京人的气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5-23 01:27 , Processed in 1.191834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