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更多»

“虫吃鼠咬”的老北京当铺,那些行话和讲究儿

2016-5-10 09:50|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636| 评论: 0|原作者: 张八样儿|来自: 老北京的那些故事

摘要: 【导语】有的人觉得当铺是典当古玩字画的地方,也有人说啊这当铺是趁火打劫压榨人的地方,还有人说这当铺甚至连人都可以典当,不过这当铺在过去到底有什么作用,就跟您聊聊老北京当铺里的那点儿事儿。   “虫吃鼠 ...
【导语】有的人觉得当铺是典当古玩字画的地方,也有人说啊这当铺是趁火打劫压榨人的地方,还有人说这当铺甚至连人都可以典当,不过这当铺在过去到底有什么作用,就跟您聊聊老北京当铺里的那点儿事儿。

  “虫吃鼠咬,光板没毛,破面棉袄一件”,“虫蛀烂光板,鼠皮女袄一件”。如果您看过电视剧《大宅门》我想您肯定会对头一句话记忆尤为深刻。“当铺”一个流传许久的古老行业,但是自打第一家当铺营业起,这千百年来却备受着争议。有的人觉得当铺是典当古玩字画的地方,也有人说啊这当铺是趁火打劫压榨人的地方,还有人说这当铺甚至连人都可以典当,不过这当铺在过去到底有什么作用,今天呢就跟您聊聊老北京当铺里的那点儿事儿。

  要说起当铺的起源,那还有这样一段传说:在封建社会某朝,有一罪犯王某,经刑部科得永远监禁的罪名,在囹圄中熬了多年,后来成了管辖犯人的一个头目,王遂在狱中勒索银钱,买卖食品百物,复令众犯赌博,输钱者以物抵款。日久,王积资颇多,后又遇赦出狱,即开了个“小押当”,门前挂了一块招牌,上书:“指物借钱,无论何物均可抵押,物值十而押五,坐扣利息,几月为期,限期不赎,变卖折本”。后生意发达,遂逐渐扩大,而成为一种行业。

  要说起老北京的当铺,鲁迅先生在《呐喊》里就写过这样的一件事,说他小的时候呢,去当铺典当东西的,一进门,发现这柜台啊比他高了一倍,然后呢再把东西从这么高的柜台递进去,里面啊有什么首饰,衣服之类的,再从那诬蔑里头把钱取出来。这次经历呢一直让鲁迅先生耿耿于怀的,这就要说典当行的一大特点了,往往当铺门坎比一般店铺高得多,大部分的当铺台阶有8级),柜台也高,有的在门内摆一列大屏风,为了不让他人看见当铺内的情况,还有就是这北京人大多好面子,防止熟人看见来典当者的窘相。还有当铺的柜台特别高,站在柜台前看不见柜台上的物件,这是为让典当者产生敬畏感,不敢和当铺争价。所以呢鲁迅先生会发现当铺的柜台比他高上一倍。

  北京有句老话“穷人离不开典当铺”。那些饥寒交迫、家庭破产、走投无路的典当人,因急需用钱,将家中值钱之物送到当铺典当。当铺呢故意降低原物成色,甚至贬得不值一文。典当人因为急于用钱,只能任由当铺压价。 每年年节临近,当铺还派出人用低价收购无力取赎者手中的当票,典当人到期无力赎出,典当物即成为“死当”,当铺贱价收进,高价卖出,从中渔利。

  因此,当铺的老板,以及下面的伙计,都不同于其它行业,从不笑脸迎人,有如凶神恶煞,神气十足。有时借仗官势,欺压平民。直到解放之前,北京几家较大的当铺,与当地官绅也有所勾结。有的是由某个官绅入股,从中渔利,同时成为这个行业的“后台”;有的是从“死当”(即典当者到期无力赎出的物品)中,踞取珍宝衣物,当铺老板甘当“孝敬”,互相利用,狼狈为奸。 北京的当铺上至东家经理,下至学徒、伙计、更夫,一律都是清一色的北京人,有些还是祖孙、父子几代相传为东家效力。本来山西人极善经商理财,经营当铺也颇为内行,例如,天津的当铺就有近一半是山西人开的,称之为“山西帮”,但在北京却无一家。山西人也曾试图在北京开设当铺,可最后不是被挤对得倒闭,就是被迫转让给北京人,可见老北京的典当业,被控制在行帮势力手中。

  在人吃人的旧社会里,有些不法之徒经常利用假当票坑害市民。他们行骗的方法多种多样,比如手拿一张假当票,在桥西武城街上拉住行人诉说苦情,什么“家中尚有80 岁高堂老母,无衣无食,家里能当卖的全当卖光了.这件皮袄快到赎期了,却无钱赎回.请您随便给几个钱就转让给您吧”之类。行人一看,他说的那个当铺离这儿不远,就在前边,看当票也是真的,于是接过当票,给了钱,那个人转身就不见了。买当票者按当铺字号去赎,才知道是过期当票惰的是涂改或伪造的),追悔莫及。

  旧社会的坏小子或是走江湖的很多,他们没什么正经事儿,有时大白天也会到当铺里敲诈勒索。有个亡命之徒在当铺用刀割下自己大腿上一块肉或者切个手指,就敢给您扔在柜台上,要求‘当”若干两银子,掌柜的怕惹事,只好给些银子打发走了事。这也就是我们开头所称的当铺甚至连人都可以典当。

  老北京的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隐语行话,又称秘密语,当铺行业的行话称为‘春典”。
  当铺称袍子为“挡风”,裤子称‘又开”,狐皮称“大毛”,羊皮称‘小毛”,长衫称“幌子”,戒指称“圈指”.桌子称‘四平”.椅子称‘安身”,金钢钻称“耀光”,珠子称‘圆子”,手镯称‘金钢箍”,银子称“软货龙”,金子称‘硬货龙”,古画称‘彩牌子’,古书称‘黑牌子”,宝石称‘云根”… …
  当铺将平时常用的一至十的数字说成‘由、中、人、工,大、王、夫、井、羊、非”,也有将这10 个数字写方‘喜、道、廷、非、罗、抓、现、盛、玩、摇”;还有的当铺将一至九数写成‘口、仁、二、比、才、回、寸、本、巾”。另外,有的当铺还用术语代替数的隐语,如“道子”是一,“眼镜”是二,“炉腿”是三,“叉子”是四,“拳头”是十。如当物原来只肯给12 块钱,当户不干,当铺掌柜在一旁就用‘拳头”、“叉子”暗示给14块。
  当铺在写当票时,多用草书、减笔或变化字,其功能一是写时迅速,一挥而就;二是行外人难以辩认、摹仿、篡改、伪造:三是防止不法当商来欺骗当户。
  其实当铺这个行当,在老北京人的心中有着别的行业无法比拟的分量,这份行业能包含了很多家庭的悲欢离合,在当铺里您能体会到当时社会的人生百味,尽管当铺不大,但是呢它承载着的确是历史的足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载入中

安全运行 | 意见反馈|小黑屋|手机版|百度|谷歌|与网站联系|老北京网    

GMT+8, 2017-3-30 03:00 , Processed in 0.19942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16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