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围场七碑:他日勒功留片碣

2020-3-25 10:20| 发布者: weiwei| 查看: 54| 评论: 0|原作者: 梁柱之间

摘要: 我们追的上时间吗?流云横散,风里有蒸炙半日的草味。坡下的碑,对峙的怪崖上凿刻进一寸深的字,涧中隐隐流过的水。那个瞬间是仓促的,可分明把人定进某个时空。恍惚间,硝烟,枪响,山呼万岁。时光奔流而过,留下一 ...



我们追的上时间吗?


流云横散,风里有蒸炙半日的草味。坡下的碑,对峙的怪崖上凿刻进一寸深的字,涧中隐隐流过的水。

那个瞬间是仓促的,可分明把人定进某个时空。恍惚间,硝烟,枪响,山呼万岁。时光奔流而过,留下一个个凝滞的节点,等待远行人。

对于围场七碑的追逐,大多是因为某一张虎神枪记碑的照片而起,长碑对影,古意苍凉。兼有前行者的文字,种种冒险,巧合机缘。于是动念,要做时间的旅人。



第一日 晴


与闻者老师、燕都兄一起,东单启程,出朝阳门,过金山岭,经承德、隆化,而进围场。近五个小时的车途是有些漫长的,海拔抬升,窗外景色变换,山形逐渐尖锐,衬着通透的天和云。

车停在四道沟乡庙宫村,东庙宫山门前,正式的名称是“敕建敦仁镇远神祠”。长松掩映,庙后山壁立如屏风。

从庙宫村向南,有水泥小路,将车开至木兰记碑前。七碑内唯一一座嘉庆朝所立的御碑,保存极完好,体量比想象中要更大一些,碑侧已经立上了探头,作24小时的监护。碑下田里,有农人驱车驶过,遥对的山头上,已能见到扼守围场东崖口的入崖口有作碑。

读三年前的文章,到访此地仍需要穿林翻山,如今已有铺设好的栈道。相较于山脚下的木兰记碑,入崖口有作碑要更有气势。立碑的匠人很清楚,如何在山崖之上选取最恰当的位置,凸显出皇帝的文治武功。碑材硕大,雕饰繁复,很难想象它如何被搬运至此。伊逊河绕山而过,出崖口,此碑守望于斯,近三百年。

敕建敦仁镇远神祠


木兰记碑

远处山崖上的入崖口有作碑

通往入崖口有作碑的木栈道

回望山下的木兰记碑


入崖口有作碑

总体而言,这两座碑是所有七碑中,寻访难度最低的。卫星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三处地点的位置关系,行车也极为方便。


沿伊逊河北行,去看永安莽喀碑。名字绕口,是满语直译,“永安”指沙子,“莽喀”为山岗。围场一带,除却嶙峋的大山,三百年前应多为沙山土岗,草木葱郁,是呼鹰嗾犬,放马逐鹿的好去处。

车放在碑亭子村,穿村而过,村子西北有铁路道口。守道口的工人极尽责,一丝不苟。过铁道,围着田边的小路下去,穿过高速路下的涵洞,便又是大片的田。碑在不远处的山上。沿着农用车的车辙,路并不难走,只是到了山脚,开始攀山,穿过密匝的松林,有些费力。翻上山脊,才发现这一段已经铺上了石阶,直达碑前。

碑是残的,仅是收敛起残存的骨骸,用水泥重新塑在一起。红色年代里,原碑被绑上炸药,粉骨碎身,连同乾隆对于自己年过六旬,仍连射四鹿的矜傲,崩散在这一方土岗之上。1978年重塑,扛着水泥袋子上山的,或许也是同一批肩膀。草木摇动,长天过大云。

火车道口的小站

过了道口之后的小路,远处即是穿越高速的涵洞

攀山的小路,天气极好

铺到碑前的石阶


永安莽喀碑


找到铁路道口后,寻访此碑也就比较容易,步行的距离适中,尤其最后爬山的阶段已经有了石阶,能节省一些体能。


时间尚早,兼预报次日有雨,便索性一路北行,直取虎神枪记碑。车到下月亮村时,山间已有暮色。自下月亮村向北,有季节性河流冲刷出的东、西月亮沟,车开到汇合处已很难前进,于是步行进沟。

东月亮沟中,仅有几间土屋,护院的犬吠透着迟疑,象征性叫两下,便不再发声。尽头的山上凸起巨石,状如黑虎,越往前走,越觉得这一组巨石来得突兀,似从地里冒出来一般,直取天际。转过去,对面山坡上闪出了那座虎神枪记碑。

对于虎的直观印象,只来自于动物园,山野中的猛虎是何种样子,已无法感受。满汉蒙藏,斗大的字凿进巨石,连同山对面,钉在坡上的巨碑。神枪伏虎的瞬间,故事的主人公希望要山河永载。于是这里被定格在乾隆十七年的秋天,让后人听得虎啸枪响,闻出硝烟的味道。

越过沟涧,翻到碑后的山坡上,终于置身于那幕画面之中,会觉得这座碑就应该立在这里,甚至会怀疑,盲打两枪射杀猛虎的故事,只是为了在此立碑的一个说辞。

进入东月亮沟后,都是碎石河滩,对汽车轮胎和底盘的考验很大,步行前往比较稳妥。



凸出的巨石山崖,左转即可看到虎神枪记碑及摩崖石刻。

摩崖石刻的位置


东月亮沟村的几间农房


从摩崖石刻的位置回望虎神枪记碑

摩崖石刻:乾隆十七年秋狝,上用虎神枪殪伏虎于此洞


摩崖石刻和老虎洞的位置关系

 


虎神枪记碑

东月亮沟中河道


前往虎神枪记碑的路途是比较漫长的,更兼途中有数段连续弯道的山路,因而好要考虑返程的时间,避免夜车。在时间允许的条件下,将车停在东、西月亮沟交汇处,乃至下月亮村都是可以的,步行距离稍长,但不必担心车辆受损。


当日最后一处,是近在道旁的古长城说碑。然而依旧是走了些弯路,在暮色四合中趟过荒草和苞米地,来到碑前。相较于前几年的照片,碑后的山上已长起了更茂盛的树。周遭不同时期的文保碑加在一起,连同古碑在内,竟有十座。天色暗,回身看时,已是月升,悬在山顶的风车上。古长城说碑因燕秦长城而起,长城踪迹难寻,但见秦时明月。


古长城说碑

层层叠叠的文保碑


这一带的地里,有着大片大片的蒲公英

明月高悬

到访此碑最佳的路线,应是将车停在四姜线与碑东沟门的岔口,岔口路西,有小路可以下道,沿河道前行再向西穿过农田即可。

夜宿围场县城,有礼花相迎。广场舞加跑旱船,占据了小城夜生活的大部。进到一家土豆主题餐厅,土豆之外,豆腐做得极好。



第二日 雨

清晨雨尚未下,云已经压到了山尖。前一日已经走完了七座御碑中的五座,压力小了很多,于是向北出发,去看永安湃殪虎碑。开过半截塔镇向北进山的时候,雨便飘了起来。

从要路沟村向西,紧贴着山崖下的水泥小路,开进上三号村。相较于前人探访的经历,如今已便捷了太多,曾经是土路、石路乃至无路的地方,都有这一条条细小的水泥村道,让人安心。雨势渐大,村边的河沟已经开始涨水。

水泥路终于也开到了尽头,走过一段土路,趟过涨水的河床,绕进无名小村。雨水中抬眼,已经能看到山头一棵大松下的碑。“永安”依旧是指沙子,“湃”则是地的意思。如今这一座沙山已然种满了树,黑色大理石贴面的石阶路从山脚铺到山顶。省却了攀爬沙山的烦恼,可雨中脚下依然打滑。半山处回望,四野青峦,白雾升腾。

围场的虎颇惨,七座碑中,有两座都是和射虎有关,只是乾隆在永安湃时动用的应是冷兵器。而这座碑却没逃过与热兵器遭逢的命运,数年后的1979年,收敛重塑起水泥碑身,讲述着虎与碑共同的故事。碑后古松不知是何时所栽,需两人合抱。古时树也可以拜将封侯,如北海团城的“遮阴侯”和“白袍将军”。永安湃殪虎碑旁的巨松,想必也是可以封将军的。



登山的石阶

仰望巨松

永安湃殪虎碑


晴天的条件下,车能开到水泥路的尽头。非雨季时,河水基本处于断流状态。进村后只有一条路走到石阶下,非常方便。


最后一座于木兰作碑,看天翔的寻访文章里,车是可以直接开到碑前的。拐进碑梁沟,雨已经停了大半,山野中寒意逼人,雾从半山的树梢腾起,道旁是放飞自我的骡子,和阴郁的驴。远山处有马,有着吃草的好心情。

车盘进山顶的雾里,如行在云端。开到碑前有些冒险,况且林中依旧有新修好的石阶。雾里穿林,闪过的总是景阳冈的片段。现成的取景条件,干冰的不要。

最后一座碑,同样的劫后余生,碑形已经有别,但四面的诗文依旧。

马放南山

登山石阶



雾中的于木兰作碑


车停在如图所示的位置为宜,有一架监控探头,从探头左手边即可看到登山的石阶

有乡人指路,于是继续沿着山沟中的村道,往西庙宫。西庙宫正式的名称为“敕建协义昭灵神祠”,仿东庙宫形制,均是嘉庆时行围途中,拈香致祭的场所,兼有行宫之用。

敕建协义昭灵神祠

残存的柱础,堆在废弃的石料中

到访西庙宫的人并不算多,相较于东庙宫,殿宇也颇为破败。不过有了沟通西庙宫和于木兰作碑的水泥村道,交通上其实是比较便捷的。


三人行两庙七碑,行程很圆满。改善的交通,详备的路书,让这样的寻访不再充满冒险和未知,虽然少了些传奇,古意消散了许多。但当翻越山岭,涉水过涧来到碑前,仍能在一两个瞬间里转换时空,听弓弦响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意见反馈|百度|谷歌|老北京网

GMT+8, 2020-7-15 13:00 , Processed in 0.107878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50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