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搬新家整理老物件

2022-5-18 20:52|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雷滚石|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插图 王金辉  老汉我今年六十有五,老伴与我同岁。虽说我们现在腿脚还灵活,但从长计议,老伴还是坚持,用现在的房子,置换一套郊区的“居室+服务”模式的“家园社区”,声称在自己家中即可享受专业养老服务。 ...

  插图 王金辉

  老汉我今年六十有五,老伴与我同岁。虽说我们现在腿脚还灵活,但从长计议,老伴还是坚持,用现在的房子,置换一套郊区的“居室+服务”模式的“家园社区”,声称在自己家中即可享受专业养老服务。

  因此,我们老两口要搬家了。

  搬家先得收拾东西,这可是个力气活。登高爬低,分类装箱,捆扎打包,干了三天,装了四十多只纸箱,还没收拾完。唉,积攒了一生的东西,“破家值万贯”啊。老伴早就累得蜷缩在沙发上,连翻个身都“哎呀、哎呀”了。我的老腰感觉也快累折了,汗珠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没招儿,搬家收拾东西必须亲力亲为,别人帮不上忙,要不进了新家你啥啥都找不着。

  双休日,女儿来帮忙,看到我啥都想带走,鼻子直哼哼,不屑地说:“该扔就扔吧,都是些破烂,留它干嘛?再给你们累出个好歹来,不值!”言外之意,这些破烂留也白留,没人要!

  我回了一句:“谁说是破烂?我留的都有用!”

  女儿笑着拎起箱子里的一只水杯,嘲讽道:“这不是破烂?还是过去的罐头瓶呢,扔了吧!”

  我赶忙夺下:“别价,这个怎么能扔!”女儿“嘁”了一声:“我以前给您的真空保温杯、紫砂保温杯,哪个不比这个强?”

  我举起水杯问老伴:“这个能扔吗?”老伴眯缝着眼瞅了瞅,连连摆手:“不能扔、不能扔,这个水杯太有意义了。”

  女儿笑:“哎哟喂,什么宝贝啊,老爸老妈意见这么一致?”我说:“没这只水杯,哪有后来的你?”

  “哦,定情之物啊,那我得好好瞅瞅。”女儿接过水杯仔细端详:水杯虽然是过去的水果罐头瓶子,但用红白两色的玻璃绳,编织了一只旋转的杯子套,既美观又雅致。

  女儿问:“我妈编的?”“嗯,这是四十多年前我高中毕业当兵走时你妈送给我的。”我答。

  老伴接过话茬儿:“当时这种杯子特时髦,我就买了一块多钱的玻璃绳,编了整整一晚上,赶在你爸出发前送给他的。”

  “嗯,看来这个属于爱情收藏。”女儿捧着水杯举过头顶,调侃道:“顶礼膜拜!今后我买个罩子把它罩起来。”

  我说:“真的假的?别蒙老爸。”

  “真的真的,绝不蒙您。不过,您收藏的东西也太多了!”女儿边说边拎起我刚装进纸箱的一摞衣服,“这些旧衣服,都扔了吧,给谁都不要。”

  我说:“别,别,这些衣服可有故事。比如这件。”我拿起一套上绿下蓝的军装,“这是老爸我当兵的第一套军服。我是空军地勤,那年夜航训练,飞机启动时我听到有异常的杂音,急忙叫停,结果发现一起发动机故障,避免了一起重大安全事故,部队给我记了功。这第一枚军功章就别在了这件衣服上。”

  “呵,那这身衣服属于荣誉收藏了,留着吧。”女儿接过来放到箱子里。

  “别的衣服呢?”

  “件件都有故事。”我说,“再比如这件。”我又翻出转业后的第一套警服。刚入警不久,我穿着这套警服和一位老民警巡逻,在抓捕逃犯时,是那位老民警为我挡了一刀,从此他落下了终身残疾。这件衣服记载着我们过命的战友情谊。

  “真是的,过命的交情,值得拥有。”女儿冲我竖起大拇指,“难怪你们部队战友、警察战友,喝起酒来都玩命呢。”

  “跑题啦、跑题啦!”我截住女儿的话茬,顺着我的思路往下说。

  “这件衣服还有印象吗?”我又拎起一件印有青花蓝盾图案和"BeiJing 2008 Security"字样的白色衬衣。

  “有印象。这是您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安保时穿的衣服。”女儿说,“我在观看开幕式时见过,还和您一起照了相。”

  “嗯,记性不错。”我赞许地点点头。“北京奥运会时我就在鸟巢执勤。那些日子,给咱累得啊,靠着墙都能睡着喽。闭幕式上,当我听到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称赞这届奥运会‘是一届真正的、无与伦比的奥运会’时,泪流满面。如今北京又成功举办了冬奥会,成为全球首个‘双奥之城’,你说这件衣服是不是有价值?”

  “有价值、有价值,您这衣服都有价值,我看得找个博物馆,不然就糟蹋了。”女儿的话连真带假,我也懒得和她矫情,就冲她摆摆手说:“得了得了,你赶紧回家辅导孩子功课去吧,我这儿不用你帮忙!”

  女儿半推半就,说:“真不用我?那你俩就慢慢收拾吧,别累着!晚饭我给你们叫了外卖,趁热吃啊!”拎起挎包就回她自己家去了。

  送走女儿,我也真累了,坐在矮凳上使劲捶腰。老伴递过一杯茶,说:“差不多就行了,该扔就扔吧,别什么都当宝贝,搬过去也没那么大地儿。”说着,她指了指刚入箱的几十本工作日记:“这些就别要了,死沉死沉的。”

  我起身掂了掂那箱子,叹口气:“舍不得啊,从当兵到转业,一直到退休,四十多年的工作经历全在里面呢!”

  老伴撇撇嘴:“你也不是什么伟人,谁稀罕?!也就你自己当个宝贝。”

  “那就够了。一切宝贝都带有感情,一切思念都值得珍藏。”我像一个诗人在吟诵作品。

  老伴笑笑,掐着腰走向卧室:“你慢慢珍藏吧,一会儿饭来了你自己吃,我是盯不住了,得去歇会儿。”

  我继续整理。抚着摸着这些老物件,仿佛件件都有灵性、都有温度:小学时的第一只铅笔盒,中学时的第一支钢笔,参军后第一套领章帽徽,入警后第一套警衔肩章……还有那一枚枚立功奖章、一本本表彰证书,直到最后一本《退休证》,件件都是我的生命组成,都珍藏着美好回忆。有它们,我可以随时穿越到任意一个“生活点”;有它们,我才觉得自己这辈子没白活!

  “不能丢,一件也不能丢!走到哪儿,带到哪儿!”我心里对自己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2 14:10 , Processed in 1.090109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