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军都儿女英雄传

2022-6-13 09:25|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高建军|来自: 跟随高建走昌平

摘要: 楔语第一回:土木堡明英宗蒙尘,廖守备亡命昌平县 公元1449年,明朝正统十四年八月十三日一大早,京北大道上马蹄得得,飞尘滚滚,大队官兵人马簇拥在六马拉的辇车中盘坐着的正统皇帝朱祁镇周围,皇帝的老师司礼监秉笔 ...
楔语
第一回:土木堡明英宗蒙尘,廖守备亡命昌平县
   公元1449年,明朝正统十四年八月十三日一大早,京北大道上马蹄得得,飞尘滚滚,大队官兵人马簇拥在六马拉的辇车中盘坐着的正统皇帝朱祁镇周围,皇帝的老师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振则志得意满的跨坐在车前,眼光来回扫射在扈从辇车周围的明廷大臣身上。随驾扈从的有英国公张辅、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大学士曹鼐、张益、侍郎丁铉、副都御史邓棨等,这些大臣都是当朝响当当名臣,按说随皇帝出行应该是荣宠光耀的事情,但是这些大臣的脸上都挂着一丝愁容,看起来还相当疲惫沮丧。临近正午时分明军前队已经到了清河店,后队还没有出德胜门。这支号称五十万,实有二十万的明朝军队,浩浩荡荡,旌旗蔽日,刀戈耀眼,声势极大。把原本宽敞的京北大道挤得水泄不通。有看官问道“这是正统皇帝北行天寿山谒陵么”?看官有所不知,听写本人慢慢道来。缘自明太祖一统华夏,将蒙元残余驱入漠北之后,蒙古部落内部互相残杀,纷争不已,分裂为鞑靼、瓦剌、兀良哈三部,较强的鞑靼、兀良哈二部又屡遭明成祖朱棣的五次北伐而损失惨重,一蹶不振,从此逐渐衰落。而僻处西蒙古的瓦剌部则幸运地躲过了明军打击,逐渐强大起来。到正统皇帝朱祁镇时期,瓦剌部已经变得兵强马壮,因明朝封边,禁止贸易,蒙古人日常生活用品来源断绝,常常做饭没有铁锅,布匹衣物也无着落,夏天还穿着羊皮衣服,更要命的是茶叶,药物更是稀少,蒙人日常食物羊肉马奶,没有茶叶佐餐经常消化不良。无奈之下蒙古瓦剌只能是窜至明境烧杀抢夺,这样一来对明朝的统治构成了极大威胁。正统十四年(1449年)春季,又到了蒙古人青黄不接,缺衣少粮的时候了,蒙古几大首领聚在一起商量,鉴于每次抢掠都没有深入明朝内地,只是在边境小打小闹,抢夺不够使用,这次要到明朝内地去,好好的干一场!于是脱脱不花,率兀良哈部落,攻打明朝的辽东。阿拉知院攻打宣府,并围赤城。乜先太师攻打大同。明朝边境守军听说也先率领蒙古大军要攻打大同,于是迎战到猫儿庄,参将吴浩迎敌不支,败死于猫儿庄。西宁侯宋瑛,武进伯朱冕,率兵往援,又都战败于宁和城。明朝大同总兵杨洪听到惨败消息,赶紧向明廷告急求援。

告急文书飞入京城,落在正统皇帝朱祁镇面前。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年轻皇帝一时不知所措,连忙对内侍太监说到“快请先生来”。皇帝口中的先生便是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振,说起王振此人十分了得。王振是宣府蔚州人,本是一个落地秀才,熟通四经五书,曾经私塾里教书,十年寒窗也没考上功名,又不甘心于此落寂一生,看到中举人、考进士这条荣身之路真是太难了,于是硬下心思咬牙他便自阉入宫了。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来自底层社会,又兼识文断字,善于伺察人意,王振入宫后便得到宣宗皇帝的喜欢,任他为东宫局郎,服侍皇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正统皇帝。当时宫中也有很多宦官,偏偏是正统皇帝遇到王振便如鱼得到水一样,二人谁也离不开谁了。朱祁镇对王振言听计从,十分宠信。
王振听宣召后赶忙来到了朱祁镇面前,待王振看完报警文书,问到“先生何以为计”?王振道“太宗皇帝五次出塞征讨蒙古,无不全胜。而今蒙古入境抢夺我边民,皇帝应该上法先祖,亲征出讨,一则能杀蒙古锐气,二则能匹肩太宗皇帝的功绩”。可怜正统皇帝青春年少,不谙政事,好大喜功。闻言大喜召集群臣商议北征。兵部尚书邝埜奏对言道“陛下不必亲征,蒙古边境骚扰,可派官兵支援即可退敌,何必亲身临危出征亲讨”。侍郎于谦也力言六师不宜轻出,仓促出师粮草末备。百官再三谏阻,英宗不从对群臣说到“我太宗皇帝五次出塞,无不获胜,创下四十余年的天下太平。况且此次出征有先生谋划,谁也别说了,赶快准备出征事宜”。于是下诏令郕王居守京城,英国公张辅,暨公侯伯尚书侍郎以下,一律随行,京营兵丁先行,一切都要听从先生命令。百官无奈之下,只得照办。一路上王振不离皇帝左右,鞍前马后来来往往,安排大小事宜。到了居庸关下,群臣请皇帝暂时驻扎下来,等候宣府消息。王振听到十分恼怒把群臣招进帐中,怒道“兵贵神速,迟延一天也先闻听逃窜,渠魁不能授首,谁再敢这样畏缩不前,要按军法从事”。明军于是麾兵再进。王振威风凛凛,无人敢对。成国公朱勇在王振面前都是跪在地上议事。尚书邝埜更是一言不合,便罚跪帐外,半日不起。就这样军中一切事物全由王振一人定夺,群臣只能遵令而行,无人能与他相抗衡,朝臣、将领们不满的情绪暗自滋生,开始消极怠工起来。由于仓促出兵,,粮草无济三军乏食,士兵们军心动摇,怨声载道,渐渐的都有些不听将官约束了。

  满载着怨恨之气的明军前锋抵达大同后,两军一对峙,也先闻听明军来了五十万众人马,赶忙上阵观看,见得明军甲胄鲜明,刀戈闪亮,旗帜鲜明,战力似乎不容小觑,再仔细观瞧,又见明军各个无精打采,阵列不整。于是他佯装引兵北撤,装作未战心怯,实乃诱敌深入,试探一下明军虚实。明军前锋见也先大军回撤,立功心切,自以为己方得势,也先军胆怯,遂不管不顾一窝蜂地涌上前去,杀敌建功。谁料想却陷进也先设下重重埋伏圈,明军手持火器也施展不开。惨败而归。看官要知道此刻失利的明军只是前锋,明军主力尚源源不断的往大同集结,军兵人数要超过瓦剌军十倍,而且明军还有火器装备,无论数量还是装备都占先机,大可以整军坚守再战,鹿死谁手,尚难预料。谁料想前锋兵败的消息传来,吓得王振惊慌失措,在营帐内像陀螺一样团团打转,一时没了主意,慌乱间他也不跟诸将商议,仓皇下令全军南撤回京。明军后军变前队,急匆匆撤出大同,王振此时脱离了险境,便指挥大军从紫荆关(今河北易县西北)退兵返京,取道他的家乡蔚州,想让家乡父老乡亲看看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穷酸秀才,而是锦衣还乡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帝师。正统皇帝如果驾幸他的府第,那是何等的威风。官兵们闻听要改道紫荆关回京,顿时间怨恨气恼起来,军纪也更加混乱。刚刚走出了大同府40里,王振忽然想到二十万纪律不整的军兵若是从蔚州家乡经过,祸害百姓,踩坏庄稼,自己肯定被家乡父老咒骂。于是又改变主意,下令改道东行,向宣府(今河北宣化)方向行进。
  此时坐在马车中的朱祁镇心里也恐慌不安起来,虽然脸上没有显示出来,但也没有一丝的放松模样,感觉车里的空气越发的沉闷起来。朱祁镇耐不住掀开了车帘,向四外观瞧,只见官兵们衣冠不整,迈着步履蹒跚的脚步沉闷的随侍在车旁。王振见皇帝探身瞭望,立即上前安慰道:“我军马上就要到宣府了,爷请放宽心,臣已经安排恭顺伯吴克忠、都督吴克勤率兵五万断后,料也先不敢追来送死”。朱祁镇闻听心里松了口气。回道“先生安排的是,一路全仗先生操劳”。也难怪,正统皇帝对王振言听计从,自五岁起老爹宣宗皇帝就安排王振与他在一起,二人之间的感情早已不是君臣关系,而是如同父子一般。
就这样明军行军方向忽南忽北,连日来迂回奔走,直到8月10日大军才拖拖沓沓,七弯八拐,好不容易抵达宣府。也正在此时王振得到大同兵报,也先率瓦剌大军已经追袭而来。急忙命后队的恭顺伯吴克忠、都督吴克勤率兵阻击。不出所料,三万疲惫不堪一击的明军那里是瓦刺骑兵的对手,一交锋便被包围成了饺子馅,明军逃的逃,死的死,半天的时间全军覆灭。有那逃回宣府的明军回到营中,赶忙上报,于是王振又派成国公朱勇等率骑三万前去阻击,朱勇年轻气盛,轻率寡谋,仓猝就道,进军鹞儿岭,突遇瓦刺埋伏,一时间敌兵杀出,左右夹攻,刀举斧砍,3万明军也全部覆没。

  王振在派出朱勇阻击也先之后,也没闲着,顾不得朱勇军队的死活,赶紧布置明军从宣府撤退,就这样,几十万明军挤成一窝蜂似的奋不顾身向东逃亡。到了13日,陆陆续续退到离怀来城仅20里的土木堡。此刻兵部尚书邝埜也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土木堡,见土木堡四周无险可守,驻扎此地十分危险,不如直接退往居庸关内。于是便去请见王振。此时王振正在因自己沿路收受地方官员财物的1000余辆大车没能到达而苦恼,害怕自己财物受损。看到邝埜主张退入关内,便恼火起来,呵斥道“书生之见,疆场用兵,岂是你能参与的吗?赶快下去筹划粮草。”王振此刻也不顾朱祁镇和数十万军队的安全,传令在土木堡安营宿寨。一心等着他那1000多辆财宝大车的到来。
各位看这土木堡形状乃是呈船形,长三里,中间狭窄,里面少井,饮用水不够,堡内也容纳不下二十万军兵。土木堡西面是鸡鸣驿,北面是麻峪口,明军都驻有重兵把守。而土木堡东面二十里,便是怀来城,城深墙厚,有明军总兵官驻扎。如果明军略加休整继续东行,往东南便是居庸关。居庸关地形极为险要,只要大军过了居庸关,凭借雄关据守,便可高枕无忧,绝对安全。 
第二天,王振回过味来,继续等待实在是危险,想拔营继续行进,但为时已晚,瓦刺军队已经包围了土木堡。明军士兵都四面散开着围绕堡外休息,土木堡地势较高,旁无泉水,南面15里处有条河流,也被也先军队占领。二十万军队就这样被围两天,滴水末进,没有水喝,比没有饭吃还难受,渴得嗓子直冒烟。没有办法,军兵只能就地挖井,谁料想这怀来一带都是黄土沙砾,挖了二丈多深,也不见一个水滴。士兵们渴得是抓耳挠腮,渐渐的都起了逃跑之心。

也先见明军都围绕在土木堡周边,一时攻不动,便想出了引诱明军出堡散开各个击破的主意。为了迷惑明军也先向明军送书,假意与明军和解,为表诚意议和,也先答应将土木堡南面河水让出,其实暗地里则作好埋伏,只等明军出来混乱饮水,一举出兵击溃明军。王振看到瓦刺军向后撤出南河,便以为瓦刺军真的要议和,便下令明军移营就水。移营的命令传到断水断粮多日的明军中,军兵们再也忍耐不住,纷纷争先恐后,连兵器盔甲也顾不上就直奔河边取水解渴,刹时间南河中就像饺子下锅,人喊马嘶,明军挤得是坑满谷满,水泄不通。也先见状大喜,赶忙挥师发起攻击,瓦刺铁骑呼啸着从四面向明军冲击过来,如虎入羊群,横冲直闯,挥舞长刀乱剁猛刺,一边大呼:“解甲投刀者不杀!”明军猝不及防,弃甲甩马争先逃窜,互相拥挤践踏,瓦刺军杀得明军尸积如山,河水为之堰塞。站在帐外观察的英国公张辅,泰宁侯陈瀛,驸马都尉井源,都督梁成、王贵,尚书邝埜、王佐,内阁学士曹鼐、张益等百余人,见此情景,连忙传令明军回撤,还想勒兵抵御。哪知明军士兵已无抵抗之心,只顾四下逃窜,连诸将身边的护卫亲兵见此也拨转马头而逃,瓦刺军见此接连放箭射杀明军,张辅等一班文武群臣,也都中箭身亡。

此时皇帝朱祁镇正由王振陪伴着在堡内指挥随侍们预备车驾准备进关,突然听到堡外传来了人马嘈杂声音,声音越来越近还伴随着哭骂,君臣二人闻听相顾唬得面部惨无人色,此刻门外也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御营守备官廖镛,护卫将军樊忠等踉跄跄闯入屋中,不及跪拜朱祁镇便开口道“,瓦刺军已攻至堡前,我军溃散,皇帝快拿主意赶紧走吧”朱祁镇不禁慌张起来,睁眼顾视王振,想让先生赶紧拿出办法。王振至此亦吓得抖个不住,再也没有往日的意气风发,骄赢满溢的气势了。护卫将军樊忠见此愤愤言道:“皇上遭此危难,都由王振一人造成,如今将士伤亡,全军覆没,也是他胡乱指挥得来,我今为天下杀此贼子。”话语刚落,即从袖中掏出来铁锤,抓住王振衣领,猛击头颅,只听扑通一声,王振头颅被击碎,鲜血直喷,倒毙地上,再无威福可享受。朱祁镇看在眼里,唬得脑中一片空白,瘫坐在地上。当下众将请皇帝上马,樊忠率领御营骑兵,准备冒死突围。怎奈瓦刺兵层层裹住前路,竟没有一毫出路,见此情景,樊忠对廖镛言道“我等前无生路,我是主将,保护御驾。你需想法突围进关报警增援”。廖镛闻听拜别朱祁镇,拨转马头向堡西而去。樊忠带领护卫簇拥着朱祁镇一路快速东行,瓦剌军见此合围而至,箭矢如雨般密集飞来,朱祁镇身边的御营禁卫军浑身中箭,四面逃命,樊忠见此突围无望,挥动狼牙棒大吼着冲入敌阵,竟力战身亡。朱祁镇见兵败如山倒,大势已去,惊慌失措下不知所为,干脆下马据地,面向南方,盘膝而坐,等待就缚。不一会儿,瓦刺兵冲上来,一个士兵见朱祁镇的盔甲与众不同,闪亮耀眼,要强夺下来。朱祁镇自然不给。那瓦剌兵大怒,便要杀死朱祁镇。吵嚷抢夺之声引来一个年长的瓦剌头目过来,说:“此人神态异常,看来非同凡人。”于是将朱祁镇擒送到瓦剌首领赛刊王(也先之弟)营中。赛刊王盘问英宗时,英宗反问道:“:“你是谁?是也先,还是伯颜帖木儿,或者是赛刊王。”赛刊王听到后大为吃惊,急忙骑马去见也先,说:“我的部下抓来一人,态度非常奇怪。可能就是大明天子。”也先赶忙找来前日议和的两名明朝使者前去查证,这才知道俘虏确实是大明的皇帝,也先心中大喜,连忙指挥军兵打扫战场,收拢部队带上朱祁镇返回草原老营。
话分两头,朱祁镇被俘且不表,单说那廖镛辞别樊忠之后,调转马头朝堡西而去。有人问道,廖镛去往居庸关应该朝堡东跑,怎么朝堡西而去?缘由此刻瓦刺军大多在堡东追击明军溃卒,故而堡西瓦刺军少,从此突围容易些。廖镛单人匹马逃到堡西十多里,耳中听不到厮杀声时,带马又朝南方到达甘家庄,直累得两股战簌,气喘吁吁,只得下马休息。欲向村民讨口吃食,可怜村民们早已四下逃难,无奈只得挨户寻找食物。那成想肚子填饱困意连袭,廖镛强睁双眼扳鞍上马,策马向东。一路上过花园,康庄遇溃卒无数,廖镛也无心收拢,一路九十里马不停蹄来到了居庸关下。此刻镇守居庸关的是刚刚上任才一个多月都指挥佥事孙斌。廖镛下马扣关门见守将孙斌痛诉土木堡君臣战败的消息,孙斌闻听大恐一边连忙修书派人连夜送往京城,一边又派千户官率军兵出关城收容溃兵。孙斌此时想到若瓦刺军夹得胜之军来犯居庸关,则昌平皇陵不保,一旦如此自己粉身碎骨也都难逃干系,只得与廖镛商议,请廖镛前往昌平集中兵马防御皇陵。廖镛略适休息便慨然上路。那廖镛祖籍乃是凤阳府定远县人,其曾祖父廖友跟随太祖皇帝朱元璋东征西讨,累立奇功,被授予南京羽林右卫指挥使。祖父廖顷承袭父职,宣德年羽林右卫改设为长陵卫,遂随军定居昌平,父亲廖亨继袭祖职。廖镛少有大志,习文用功,练武努力。袭任父职后,待人接物儒雅如书生,刚毅果断,勇于任事,深得官兵上下喜爱。正统皇帝此次北征瓦刺,廖镛被天寿山守备荐任随驾御营守备,满心想着出征得胜回朝能够加官进爵,谁料想大败而归,性命几乎不保。朝廷若是追究责任,罪责自然难逃。如今奉孙斌委派统领昌平军马保护皇陵,戴罪立功,不仅性命可保,还可立功。想到这里,廖镛暗暗地紧催坐骑,加紧赶赴昌平县。
四十里出关沟,飞驰二十里平原,廖镛便来到了昌平县城。此时昌平县城已被笼罩在夜色之中,廖镛叫开北城门,穿北街来到位于惠政坊的昌平县衙,已经入睡安歇的昌平知县刘思义被衙役叫声惊醒,赶忙穿衣来到大堂与廖镛见面。刘思义闻听土木堡明军大败,皇帝不知下落惊得目瞪口呆,一瞬间天旋地转,好大一会才回过神来说到“廖大人,此事只能你我二人知道,传言出去惊扰百姓,如何是好”?廖镛言到:“杨大人请放心,居庸关总兵孙大人已经收拢溃兵,不放一人进关。唯今之计,要防备瓦刺军来犯昌平,万一皇陵惊扰,我等百罪莫赎。”杨思义闻言又陷入了沉沉的思绪中,好大一会才徐徐开口道“廖大人知道,昌平县城池狭小,城墙不仅低矮而且是土筑,一旦临敌很难防守,既如此我们应把防守力量集中在皇陵,只要皇陵不出现差错,其他事都好办”。廖镛回言道“大人此议正与我合,若瓦刺军至杨大人只需坚壁清野,转移城中百姓进山躲避。我需至陵上集中卫所兵士,严堵关隘,等候京兵增援。”就这样,二人又秉烛细细商议一夜,黎明时分廖镛催马又急匆匆赶赴天寿山皇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2-10-5 03:01 , Processed in 1.074101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