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南大河边的奇闻异事

2022-6-14 10:20|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高建军|来自: 跟随高建走昌平

摘要: 提起南沙河的名字,沙河人总感觉到别扭,因为那个是官方的称呼。咱们沙河人对它有自己的称呼,还是叫南大河,南河比较亲切。 东一村南侧的巩华城东南角城墙在早年间,沙河南门外东南角的南大河北岸,河边有一溜 ...

   提起南沙河的名字,沙河人总感觉到别扭,因为那个是官方的称呼。咱们沙河人对它有自己的称呼,还是叫南大河,南河比较亲切。

          东一村南侧的巩华城东南角城墙
在早年间,沙河南门外东南角的南大河北岸,河边有一溜花岗岩的堤岸码头,石岸平整,东西长约百米,因沙河人经常在这里钓鱼,慢慢的此处有了名称为“钓鱼台”。因为有了钓鱼台的名字,久而久之,在沙河的老年人传说中,被演绎为慈禧太后曾经在这里钓过鱼。其实呢,慈禧太后根本没有来过沙河,也不会无缘故的跑出来到这里钓鱼,更能吸引她的还是颐和园湖光山色。

    这条临岸石堤,并不是为钓鱼者而修建的,而是明代建造的,是一个停靠漕船,卸运货物的码头。

明代隆庆年间,明朝大臣们为了把京杭大运河运到通州区建造明陵的砖瓦木料和驻军的粮食,直接运到昌平来,疏通了南大河的河道,在通州区的物资通过温榆河直接运到巩华城,再由巩华城分运到十三陵。这样一来,节省许多运输费用,也减少物资的损坏。

    这条码头在近五十年内,遭到了破坏,码头上石块被撬走,成了农业学大寨的产物。码头没有了石头,渐渐的成了大深沟,深沟的南侧就是南沙河,当南大河水大时,经常淹没深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这里仍然是沙河人钓鱼的好地方,不过已经看不到金翅鲤鱼了,最多的是鲫鱼和白条。
南大寝
说起南大寖(qin,发“寝”音),知道钓鱼台的沙河人对此也不陌生。南大寝在巩华城的城墙东南角南大河中,是一个水中泉眼,沙河人称它为“鱼洞”。麻兆庆在《昌平外志》一书中认为南大寝就是古湿余水中的湿余潭。他说:“湿余潭者,在河之中,重源潜发,积而为潭,非平地泉也。南大寝者在南榆河中,相传中有大鼋,能幻人形。水深数丈,证之《郦注》,其为湿余潭也”。


             钓鱼台及南大寖大概位置
南大寝处的泉眼并非一个,而是由几个泉眼组成,其中有一个泉眼最大,是主泉眼,泉水喷薄而出形成漩涡,漩涡直切河底,在河底形成深潭,这里的水很深,河水的颜色发黑发暗,水温较其它处的河水也低。由于此处水温低,游泳者到此处,很容易手脚抽筋,稍有不慎就会送命而死,所以沙河人视此为禁地。在上世纪九十初期,大量的外来人口涌入北京,盲目流动,被称为“盲流”,会被收容遣送回乡。在窦各庄附近的遣送站内就有大批的人员被遣送,在等待遣送时,“盲流”们会被安排劳动“筛沙子”。那个年代,在南大河边就经常看到这样的风景线,在南大河北岸,向东南方向眺望,远远的一群人在“劳动”。不时有“盲流”人员为了躲避遣返,冒险泅渡南大河到北岸的沙河镇里。由于南大河上游水土流失,降雨量不足,南大寝也被淤泥填塞,在其位置已经形成滩涂之地,河草丛生,杂树林立,已看不到其本来面目了。

                 治理前的南大寖河道


                 治理后的南大寖河道
附:南大寖(湿余潭)的传说(东一村梁伯卿)
   温榆河的上游南大河,早年名叫湿余水,湿余水源于海淀周家巷,东北流至巩华城扶京门外偏东南一隅的河湾水域,水中有一深潭,名“湿余潭”,潭近处以生产金翅鲤鱼而负盛名。潭水碧深,澄澈不能见底。很久以来,一直被网户视为捕鱼禁地。
传说潭底寓居漫鼋氏一家,其主人常着青衣,身量不高,鹤髯飘胸,两眼炯炯有神,目闪凶光,但与人交往却都感其可亲,鼋的老伴常年在潭底陪侍婆母。主人有一子鼋已长大成人,在京城内一家珠宝店学徒,由于干活勤快,待人诚恳,深得店主徒工们的夸赞,在这同一条街上也有个学徒的青年,叫傅氏,家住巩华城展思门外流沙寺东侧的一所茅庐草舍,由于家贫,无力读书,十三岁便辍学,求人找了一户鞋店学习绱鞋,为徒勤快,加之聪明伶俐,很快得到店掌柜的赏识和伙计们的爱护,活虽然累点,倒也能供养家中的老母。
这一年中秋到来之际,他要准备回巩华城看望患病的老母,他想起珠宝店学徒的小鼋曾找他有事儿,他来到珠宝店找到小鼋,问有什么事?“听说你要回家看望伯母,顺便给我带回两样东西,一是带回些缝补的旧衣;二是这个小方盒”。另外,又送给鞋店学徒一粒丹药给他母亲服用。鞋店学徒接过东西之后,随即问道:“我们不常见面,你家住城内还是城外?请指明”。
“家住扶京门外湿余潭,你到了那里,只须如此就可以了”。傅氏学徒记下之后,就回鞋店了。
中秋那天,傅氏学徒回到巩华城展思门外家中,已经是日落西山了,其母见儿,欣喜之下,服药立愈,母子们极为高兴。当晚掌灯时分,天气晴和,秋风阵阵,八月中秋,月明如昼,他心系乡人小鼋的托负自展思门穿城出扶京门来到湿余潭。按小鼋所教朝潭轻叫三声老伯,语音刚落,面前已站立一位乌发青面老妪,面带笑容说道:“吾儿所托,老身尽知,请闭目随老身到寒潭一叙”。
待睁眼时,已是置身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厅中陈设华丽,炕上坐着一位已逾千岁的老态龙钟的老婆婆,两目仍是炯炯有神,右手握着一把敲打木鱼的小槌,槌头闪闪发亮。
学徒正欲说明来意,迎候的老妪抢先说道:“你的来意我已尽知”说罢,将小盒打开,盒内宝物大放光明,厅中直如碧空下日光辉映一般,把小伙子惊呆了,老妪说道:“此颗夜明珠乃主人千年炼就的宝物,每离潭出行,就将此珠交付儿子妥为保存。遇正旦,佳节或荒年旱月,就将此物拘回潭中”。言罢,盒闭,潭中复回原样。
这时,小伙子方忆起儿时听父亲讲的湿余潭中老鼋幻人的传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2-8-15 18:22 , Processed in 1.069273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