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社会上的小实力派

2022-9-27 12:24| 发布者: weiwei |来自: 民国《实报半月刊》

摘要: (一)粪夫读者看了我这个题目,不要疑惑我是破了本栏约法三章之戒,谈什么大事,说的什么缙绅人物,其实是最小的人物啦。这种小实力派很多,一时说不清。从今天起,让我慢慢的说吧。北京社会上,软硬不受,能强硬到 ...
(一)粪夫

读者看了我这个题目,不要疑惑我是破了本栏约法三章之戒,谈什么大事,说的什么缙绅人物,其实是最小的人物啦。这种小实力派很多,一时说不清。从今天起,让我慢慢的说吧。

北京社会上,软硬不受,能强硬到底的,那只有一种人。谁?就是试金行的粪夫。他们的权力,要说起来,真大着啦。第一,北京城里,划分许多区域,归他们管辖。每区一共粪夫,有倒马子掏毛厕的专利权。你家的粪,必得归这位臭大夫输出。他说要一元的工钱,你不能给八毛。反正你不能另请高明,奈何他不得。一到括风下雨,他敲临时的竹杠,要酒钱,不给不成。年节的贺礼,那是不说了。第二,他们背着一只粪桶在街上走的时候,他拿着一共粪勺子,伸出几尺路之外,叫你老早的让他。这还是小试啦,大闹起来,用小车推着满篓粪浆,只把一个破盖,敷衍了事的盖着。不要说一推一溅,两篓之外,早已是模糊一篇。他在大街上走着,谁敢近他?北京市是最客气的,dongle就嚷着劳驾连街上老虎(汽车)走起来海得响响喇叭啦。他们可不问那些,永久是望人从里钻,绝对不叫一声劳驾。只要他来了那一位英雄,能不退避三舍哩?

这种人,你打他吧?你先沾上臭气,你好说吧,他绝对不懂,真是一个能除强能欺弱的人了。

(二)倒干水的

论起来,这一种实力派,不在粪夫之下,只因为他们有一部分,是归警区管辖的,对于住户不能十分强硬,银钱上,不过括风下雨,要个酒钱,三节要个赏钱,此外是不能讹索勒派的了。至于他们在街上摆起驾来,那样行所无事,却是一样驾乎汽车电车之上。

你们在任何胡同里,可以看见两个鸠形鹄面的人,一拉一推,杠着一辆架桶的笨车。这个车子虽一样的有两个车轮,可是一步移不了三寸。桶上虽有个盖,盖上他偏要留个漏气眼,一走一标枪,那种干水,就芬芳四散。正如鲸鱼鼻子里那两枝水箭,极宇宙之奇观。请问还有什么人敢亲近他!

以上是就天晴来说,若是下雨,他更是省事了,将人家家里整桶的干水,望门口一抬,放倒就了事。一到天晴,这种气味,一出门闻见,难受极了。(粪夫也有这种绝技,不论晴雨,常把洗秽器的水,倾在街上,当着洒街的水)我们遇见这种事,要提出抗议,他一样作申申之詈,打他一样是不敢上前的了,你将奈之何?

还有一种乖巧的倒干水的,他故意在桶底下,放出一个漏眼,推起来的时候,沿路将秽水漏去,他不用得到目的地,干水就没有了。于是他经过的地方,都有发生微菌之可能,他就成了降世的瘟神了。一个人能操民众生杀之权,实力是如何不可侮呀!

(三)胡同里野孩子

这有点对不起人,怎样把实力派三个字,加到小朋友头上来。难道他们在胡同里跳个房子,斗个蟋蟀儿,这都在事实上所不许。而且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给社会上什么影响,与我这“卑之毋甚高论”的小月旦,专论吃喝拉睡的小事,不发生关系。

不然,小朋友的可囗处,就在吃喝拉睡上的拉字哩。你不管什么时候,走到小胡同里去,你总可以在墙阴古砌旁,找到一堆一堆的人中黄。于是有人用禅语来问你,闻木樨香否?你必然说:闻。于是乎我可以议小朋友的你放,你不啻代表我若自其口出。

远来这种排洩物,都是小朋友排洩出来的。因为小胡同里小朋友多,野狗又少,成了供过于求的形势,就如关馀盐馀一般,也有一种狗馀。这种狗馀,以五六七八为旺月,不但摆棋一般的,左一堆右一堆,简直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你要走胡同里过,真许惨不忍覩。

京师为首善之区,市政办得是怎样高明?京师警察,为全国之模范,公众卫生,照应得是如何周到?但是这种情形之下,小朋友有随地可以作毛厕的权利,怎能不算是实力派呢?教之既不能教,诛之又不胜诛,所以我只好骂他一声野孩子了。

(四)倒水的

孟夫子说:民非水火不生活。水何人生的关系,是怎样的紧要,于此可见。换一句话说,供给我们用水的人,又是怎样重要呢?你别说倒水的是个劳动朋友,他们很知道这种事业可贵所以对于用水的用户,他适用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态度。往往人家等着水用,像三顾茅庐似的,亲到水井上区请山东大哥光临敝舍。这个时候,他真有邮政局先生的架子。你虽然是用钱买他的水,他却很不愿多卖,昂然自得,信口开河的答应你两个字:就来。这个就字,口气好像是I will其实是I shall,干脆像躲债鬼门口那块明日还钱的牌子一样。

他们这样的作法,正是电影明星杨耐梅女士说的话“勿是生意经”。可是勿是生意经不是,他又决不愿别人侵占他的权利。凡是没有自来水的地方,你要新装自来水管,他这一关,比内阁案通过国会还要难些。我就亲眼看见山东大哥,将自来水工司的工人,缴过一回械。北京的自来水公司,垄断北京的营业,本是人莫敢侮的。山东大哥独能和他们捣乱,实力可说不小了。

按着进化论说,物质文明,日日进步,是天然的。那末,喝挑水的人家,进而喝自来水,也是天所许的。可是倒水的大哥就有这种能力,禁止你们享物质文明的幸福呢。

(五)杠夫

杠夫先生,在政治上的成绩,太大了。像什么包围国会,驱逐总统,都是昭昭在人耳目的事。将来民国史上,还不是这样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杠夫团围总统私邸,克之。”这个时候,把他列在小实力派里面,岂非浅视之哉?

自然,这是有力的议论。不过我们不谭政治,著眼点并不在此。我觉得他们穿着绿色印花蛙纹的外褂,戴着蟹壳帽,上面插一根红鸡毛。真是古色古香,非常好看。叫我这两朝少年,居然在旧国旧都,重覩汉官威仪。首先要感到他们保存国粹力量之大了。他们穿着前代的衣冠,自然还要学着前朝人民的态度。所以他们四五十人在一处,那怕肩膀上抬着千斤重带花架子的棺材,也要斯斯文文,一步三寸。戏台上拉着二簧慢板,梅老板走起鸭划水式的台步来正也无以过之。加上棺材前面是龟兔竞走,你想街上还成个什么样子?

一个人出门,要断绝交通,这个风头,不是一年两年可以造成的。而且全国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如此。可是杠夫就不然,有到处断绝交通的可能。慢说无轨的汽车,被他阻断,就是有轨的电车,也不能和杠夫争吵哩。

读过明珠刊内,S先生的大作“社会上之小实力派”之后,使我非常的痛快,比在热到十二分的天气中吃了一杯冰琪琳,还要痛快十二分。所称赞的五个小实力派——胡同里的孩子,杠夫,水夫,粪夫等——真是面面都到,足以表现出他们的本领。不过除那五个之外,还有两个没称赞。就是公寓的夥计与雨中的洋车夫。或者是因为作者没尝过他们的味道,所以把他们遗了,但是我一位既已将杠夫,水夫等……的本领颂扬过,而将此二者抛去,未免埋没英雄。所以我不劳辞苦,也将他们颂扬颂扬于下:

(一)公庽里的夥计

凡住过公庽的,一定都知道其中的内容。至于夥计们的可恶可恨,真是无法可治。难道说北京这么许多公庽,就没有一根好夥计吗?不错,有!不过太少了!于一百人中,不知可能寻出一根来!但是这一根,也是不久就如入鲍鱼之市,与之俱化了。

夥计们的“规矩”,“脾气”大极了,如你吩咐他出去买物,他们都有一定的扣用。回来时你见东西买得少了,你还不敢说他;倘若你气忿不过,说他一句,他必定顶你十句,“什么东西贵啦,货物缺啦,我们当夥计的还能扣钱吗!”等等不入耳的话。

住在公庽的人,如有朋友同居;或当有朋友来往,还少受一点气;若是个人居住,再少有朋友来往,那你就瞧他们的吧!譬如喊他们打水,喊一声二声,他们必定不答应你,只管谈他们的天。及至你将喉咙喊哑,他才一步挪不到残存的来了,还用“辞柔而声厉”的话来问你:“谁叫啦?干么?”但是有时还特意在你来朋友时,给你这等脸子瞧!真是可恶复可恨也。

想住公庽的人们,凭着钱,还受这等气既受气还没有地方去诉;倘若淫词公庽不好,迁往他处,结果还是受同等的待遇!啊!公寓的夥计的实力真大呀!

(二)雨中的洋车夫

拉洋车的每日东跑西奔,汗流夹背,看起来也真可怜!我们似乎不应该批评他才是。但是他们实在有可恶的地方,不容我们不说说。

他们在白天拉车的时候,讨人恨恶的地方还可原宥,他们最可恶可怅就是在下雨的时候。记者一次同三位朋友在新明剧场观剧完毕,适逢大雨倾盆。我们当时为鞋子计,不得不雇车回家,及至雇时,像这样不过三里左右的距离,开口就要一元二毛,合他们讲了许多时,承他们的情减了二毛,少一元不拉。再合他们讲时,说也奇怪,他们都像商议过一般,一致的“闭目锁耳”,也不看,也不答,把我们放在那里。我们没法,只得坐了,及至拉到巷口时,只听他们彼此说了声“打住”将车一停,又不拉了!问他何故不拉到门口,他说讲到此处,没讲到门口。当时大雨还是不住地下,既不能和他计较,又不能下来自己走,只得每人有加铜元十枚才完。

论他们出苦力的人,我们就多给几个钱,也不算什么,最不该乘人急难,无法对付他们的时候,拉腔作势,使人感觉不高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6-14 02:21 , Processed in 1.278391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