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什刹海冰场开放!追忆老北京的冰上时光

2023-1-4 15:59| 发布者: weiwei |来自: 旧京图说

摘要: 12月27日,什刹海冰场正式开放啦!据介绍,今年的什刹海冰场开放前海和后海两块区域,总经营面积为16万平方米。其中前海全部区域及后海的东侧区域为综合区,提供了单人冰车、双人冰车、冰上自行车等娱乐设施。后海西 ...
12月27日,什刹海冰场正式开放啦!

据介绍,今年的什刹海冰场开放前海和后海两块区域,总经营面积为16万平方米。其中前海全部区域及后海的东侧区域为综合区,提供了单人冰车、双人冰车、冰上自行车等娱乐设施。后海西侧区域为速滑区。综合区每天9时至18时开放,速滑区每天9时至17时30分开放。

票价方面,冰场延续往年价格,综合区平日60元,周末及节假日80元;速滑区平日30元,周末及节假日40元,冰鞋租金每双30元、押金200元。


什刹海冰场 北京日报记者 方非/摄

滑冰,是很多北京人冬天的娱乐。特别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讲,滑冰更是他们青春记忆的一部分。

有资料显示,1955年初,北京市公共冰场的面积达到了十万零二百余平方米。有水域的单位特别是学校会建成天然冰场,没有水域的单位甚至会在开阔的空地上围出一块地方,泼上水做成冰场。

到冰场滑冰的人不仅仅有儿童、学生,成年人滑冰同样人数众多。那时的冰鞋是奢侈的东西,条件好的人会买上冰鞋,条件差一些的人会租鞋或者自制冰鞋,如果有人挂着冰鞋在同学面前走过,那肯定是会赢得羡慕的目光的。

1954年北京市冰上运动大会少年组花样滑冰。江定保摄

1955年,春节前夕首都举行水上运动大会苏联和中国滑冰运动员参加表演。冯文冈摄

1956年,北京大学的滑冰场上。李祖慧摄

1956年,市人民委员会的机关冰上运动大会,这是男子500公尺速滑。冯文冈摄

1950年1月2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北京市工作委员会举办了盛大的新年大联欢,在北海公园举行的冰上运动就被列为主要活动内容之一,联欢会的项目不拘一格,有速度滑冰,有冰上彩旗接力,还有人们喜闻乐见的冰上“拉龙”,几十人手拉手形成的长龙游走于冰上,场面蔚为壮观,参与者乐此不疲。

那时的冬天,北海公园、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什刹海、陶然亭等等公共冰场全部向社会开放,有的冰场还专门开放夜场,使爱冰的人可以一直滑到晚上九点。

1956年的北海冰场。冯文冈摄

1957年,活跃在中山公园冰场上的滑冰爱好者 。

1958年,滑冰已成了小朋友们每天活动的内容之一,这是他们木板冰鞋在滑冰。李桃摄

冬天,什刹海水面结冰,前海成为滑冰爱好者的乐园。不同于天然“野冰”,什刹海冰场有专人管理、维护,冰面宽阔平整,四周设有芦席围挡,晚场有灯光照明,高音喇叭播放着音乐。冰场设不同区域,技术娴熟的人在冰上自由驰骋,不时做出各种动作;而初学者大都在划定的练习区,由教练指导学习基本动作。不时有人失去平衡跌倒,随即又起身继续滑行。

滑跑刀者围着冰场“跑大圈”,滑花样刀者在冰场里“跑小圈”;有一些年龄稍大的少年或女学生乘坐“冰车”在冰面上“溜”来“溜”去,十分尽兴:有时冰场还举办花样滑冰表演,由专业花样滑冰运动员为观众展示。1950年代国家倡导全民健身,滑冰成为青少年喜欢的冬季运动之一!全市冬季运动会的冰上项目经常在什刹海举办。

著名作家王蒙在自传《半生多事》中记述:

1952年冬天,我唯一的一个冬天,差不多每个周六晚上去什刹海溜冰场滑冰。那时的冰场其实很简陋,但是第一,小卖部有冰凉的红果汤好买。冬天的红果汤的颜色,那是超人间的奇迹。第二,服务部免费给顾客电磨冰刀,磨刀时四溅的火星也令人神往。第三,最重要的是冰场上高音喇叭里大声播放着苏联歌曲,最让我感动的是庇雅特尼斯基合唱团演唱的《有谁知道他呢》。

1963年的北海公园的滑冰场。高宏摄

1964年,北海公园,北海冰场之夜。王振民摄

1964年,两个小朋友在北海冰场滑冰车。王振民摄

1956年2月至4月,我国冰球和花样运动员(田继陈、刘敏)应邀参加在波兰华沙举行的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进行了第一次国际交往。会后,对捷克斯洛伐克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进行了学习和访问。

从1956年至1959年我国花样滑冰队伍迅速成长,除了业余体育学校之外,还有脱产训练的体训班。参加比赛的人数增加,技术水平也得到较快的提高。1959年2月,捷克斯洛伐克花样滑冰队应邀来我国访问,在哈尔滨两国运动员进行了共同表演,同时我国运动员也向他们学习了单人和双人滑技术。

1953年,北京举行首届全国冰上运动会,冰球成为中国正式比赛项目。1955年开始了一年一次的全国性冰球比赛。中国北方几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火车头体育协会等,先后建立冰球队,进行较为系统的训练。捷克斯洛伐克维特科维茨“班尼克”冰球队和日本冰球队于1956年底和1957年初先后来访,各进行了5场比赛,结果我队皆负,最多的一场输了26个球。由几个队的优秀队员组成的中国联队也各输一场,比分分别为0:15;0:16。这两年与外国队共赛30场,我队没胜过一场。

开展晚,起点低,更激发了中国冰球运动员发愤图强的决心。1960年,中国冠军队哈尔滨队迎战当年世界冰球锦标赛的第五名民主德国冰球队,虽然败了,但比分差距缩小了,是0:3。1966年,波兰国家冰球二队(水平相当于当时世界锦标赛B组队)来中国进行7场比赛,我队取得6胜1平的战绩,保持了不败纪录。从比赛看,我队开始形成了“快速、灵活、敢打敢拼”的技术风格。

1954年,北京市冰上运动冰球比赛。江定保摄

1956年,清华大学对中央体育学院的冰球比赛。江定保摄

1957年,捷克斯洛伐克维特科维泽市班尼克冰球队来京。这是与北京队比赛时捷队队员在北京市冰球队大门来往进攻。冯文冈摄

1957年,日本冰球队来北京,第一场与北京市冰球队交锋,图为双方队员在争夺一球。冯文冈摄

“文革”时期,停工的停工,停课的停课,社会上乱成一团。拍“三角”、玩弹球儿,滑冰,逛商场,成为许多青年学生的消遣。当时,北京有名的冰场有五处:北海、什刹海、玉渊潭的八一湖、紫竹院和颐和园,城里的学生滑冰一般都奔北海和什刹海。

溜冰场也成了中学生们拍婆子的主要场所。1970年的冬天,在冰场因拍婆子而引起的大规模械斗,用冰刀捅伤捅死的学生有十几号。

这些人大概就是电影《老炮儿》里“六爷”们的原型吧?

1978年,北海公园化妆滑冰表演。胡敦志摄

 1980年,北海公园化妆滑冰表演,旱船。胡敦志摄

1980年,北海公园化妆滑冰表演,龙舞。胡敦志摄

1980年,北海公园化妆滑冰表演,荷花舞。胡敦志摄


图 | 北京日报图片库

资料来源 | 北京日报、《胡同根儿》《花样滑冰》《当代北京什刹海史话》《当代中国体育》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5-23 01:22 , Processed in 1.097608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