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半亩园

2023-4-10 12:56| 发布者: weiwei

摘要: 半亩园,位于北京东城黄米胡同(原弓弦胡同),清时为北京名园,风靡京都,盛极一时,1986年被公布为第二批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故园主人非富即贵,尤以完颜麟庆家族最为显赫。完颜家族精心筑园,收藏丰富,把半亩园 ...
半亩园,位于北京东城黄米胡同(原弓弦胡同),清时为北京名园,风靡京都,盛极一时,1986年被公布为第二批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故园主人非富即贵,尤以完颜麟庆家族最为显赫。完颜家族精心筑园,收藏丰富,把半亩园的声名推上了巅峰。主雅客来勤,慕名来访的贵胄名士为半亩园添上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一、贾汉复与半亩园的初建

半亩园的第一位主人是清初兵部尚书贾汉复。“半亩园,在京都紫禁城外东北隅,弓弦胡同内,延禧观对过。本贾胶侯中丞宅,李笠翁客贾幕时,为葺斯园,垒石成山,引水作沼,平台曲室,奥如旷如。”

《鸿雪因缘图记》记载,半亩园是贾汉复的幕僚李渔设计的。李渔的设计理念是“因地制宜,不拘成见,一榱椽,必令出自己裁。”由是,半亩园展现了新奇大雅的面貌,以叠石著名,独出一帜。贾氏衰落后,半亩园易主荒落。乾隆初年,山西生员杨静庵买下半亩园,对半亩园重加修整。不久后,半亩园为顾子若所得,当作“屯积所”;旋又归满族官员春庆所有,改作歌舞场。《天咫偶闻》记载:“完颜氏半亩园在弓弦胡同内牛排子胡同。国初为李笠翁所创,贾胶侯中丞居之,后改为会馆,又改为戏园。”清朝时半亩园有房舍180余间,为三路五进四合院,北抵亮果厂路南,南抵牛排子胡同路北。其名为半亩,实际半亩有余。

二、完颜麟庆家族与半亩园的鼎盛

半亩园的鼎盛与麟庆家族有很大的因缘,因麟庆《鸿雪因缘图记》的宣传而成为晚清名园。《道咸以来朝野杂记》记载:“宅第之园,当以弓弦胡同完颜氏之半亩园为最负盛名,缘山池皆李笠翁所造。道光末年,麟见亭河督得之,增修后半部,尤为深秀之致。”

1.麟庆父子购得半亩园

麟庆(1791?1846),字见亭,金章宗完颜璟的后裔,满洲镶黄旗人。麟庆的七世祖达齐哈以军功“从龙入关”,被誉为“金源世胄,铁券家声”。父亲完颜庭鏴官至泰安知府,母亲恽珠是清初常州画派代表人物恽格之后,阳湖(今江苏武进)才女。嘉庆十四年(1809),麟庆中进士,授内阁中书,迁兵部主事,改中允。道光三年(1823),出任安徽徽州知府,调任颍州。历任河南按察使、贵州布政使等。道光十三年(1833)擢湖北巡抚,不久授江南河道总督,在任十年。后以黄河决口,降职授库伦办事大臣。著有《河工器具图说》《鸿雪因缘图记》等。

麟庆一家原来住在东四牌楼南勾栏胡同祖宅的西厢。道光二十一年(1841),时任两江总督的麟庆安排长子崇实购买新房,恰好弓弦胡同之半亩园要出售。麟庆听说后告知崇实,说自己三十年前曾到半亩园游览,与此园大有因缘。于是崇实从桂云生主政那里购得了半亩园。崇实《愓盦年谱》中记载:“又奉父谕另买新宅,适有人言及弓弦胡同之宅且半亩园久有微名,因禀定行止。奉谕云此园三十年前曾经游览,大有因缘……料理姻事并商之半亩园旧主人桂云生主政,先让出园之一隅,以便新亲来宅放定。”

崇实(1820-1876年),字朴山,麟庆长子。道光三十年(1850)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官至刑部尚书署盛京将军,号文勤,著有《适斋诗集》。崇实长子嵩申(1840?1891)、三子华毓(二儿子夭折)。

崇厚(1826-1893年),字地山,麟庆次子。崇厚有六子:衡平、三捷(夭折)、衡永(1881??)、衡光、衡桂(1885?1937)、衡彬。衡光,号潜斋,别号匋痴。衡光收藏前代瓷器尤多,鉴别尤精。

《半亩营园》详细记载了半亩园营造的经过和建筑布局“道光辛丑,始归于余,命大儿崇实,倩良工修复,绘图烫样,邮寄于江南,因定名曰:云荫,其旁轩曰‘拜石’,廊曰‘曝画’,阁曰‘近光’,斋曰‘退思’,亭曰‘赏春’,室曰‘凝香’。此外有嫏嬛妙境、海棠吟社、玲珑池馆、潇湘小影、云容石态、罨秀山房诸额,均倩师友书之。”

道光二十二年(1842),崇实送姐姐回京完婚,大修半亩园。《愓盦年谱》:“道光二十二年五月到家,弓弦胡同新宅已腾出,惟须大加修理。”道光二十三年(1843),崇实母亲三周年祭,崇实在半亩园安杆祭祀。“实等三年服满,吾父命在新宅安杆大祭。”此次重修完工后,崇实赋诗《重修半亩园落成》:“松护云根竹引泉,林园位置几经年。敢云堂构承先志,聊借琴书谢俗缘。放鹤有亭三径静,鸣蝉在树午荫圆。常年跋涉黄尘里,小憩浑疑别有天。熙时际会本无忧,亭榭何妨镇日游。但有客来皆不俗,纵无花处也含幽。闲情学灌樊迟圃,雅咏新开谢眺楼。最是凭高时引领,五云葱蔚傍瀛洲。”诗中表达他在半亩园中闲适自得的生活:徜徉于园中亭台楼榭之中,结识的全是风雅儒士,兴之所至,既學古人灌园浇圃,又与朋友吟诗作赋。

贺世魁(生卒年不详)是半亩园的常客。贺世魁,字焕文,顺天府大兴人。道光四年(1824年),经尚书禧恩荐举,贺世魁入紫禁城恭绘道光皇帝御容,题名《松凉夏健图》。道光八年(1828年),新疆叛乱平息,贺世魁奉诏在午门观看献俘礼,并绘五十二功臣像,贺世魁因此名动京城。贺世魁在清宫供职十三年,因患眼疾引退后成为麟庆的宾客,常出入半亩园。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贺世魁游淮浦。第二年,与麟庆同舟北归。闰七月,麟庆奉命总督东河,贺世魁来送行,邀陈朗斋同坐玲珑池馆流云槎上。贺世魁为麟庆画像,印刷于《鸿雪因缘图记》卷首。

“流云槎”是一件著名的天然木家具,他是以音乐闻名的明弘治间状元康海的故物,原藏扬州康山草堂,因赵宦光题“流云”二字而得名。此后董其昌、陈继儒各有铭记。道光二十年(1840),阮元偶然发现此物,此时的流云槎尘封虫蚀,间有破损。阮元购回后修整、转赠给他的好友麟庆,载归北京半亩园。《鸿雪因缘图记》中《康山拂槎》绘记此事。1958年,麟庆后人将流云槎修复后捐给故宫博物院。

道光二十三年(1843),被革职的麟庆回北京闲居。道光二十六(1846)病死,年五十六岁,在半亩园居住达四年之久(图6)。

麟庆之后,他的儿子崇实和崇厚都居住在半亩园。道光二十七年(1847),为父亲守制的崇实扩建了半亩园。他在半亩园西园添盖长廊,建筑知止斋,并购买了相邻的靖逆侯张氏的房子。“丁未,二十八岁,在家守制。春,于西园添盖长廊,筑知止斋,读书其中。秋又添买东邻靖逆侯张氏之房,并作一宅。吾弟居焉,其前厅请汤敦甫相国书一堂:和气。额旁曰:静寄东轩,吾弟书房也。暇仍从许可侯夫子看文并率家人在园习射。”此处靖逆侯张氏为张勇后人。由此可见,此次新购入的房子主要是给崇厚一家居住的,静寄东轩是崇厚的书房。

咸丰七年(1857年),崇实的儿子嵩申和华毓先后结婚,家里面人口增多,房子又不够用了。崇厚另购新宅,从半亩园搬出。“厚在后胡同亮果厂买铁寿房四十余间,菜园一块,价银一千八百两。命天聚木厂另自修盖共房百余间,工程费用一万二千余金。因吾兄院大侄嵩申、三侄华毓授室人口过多,房不敷用,故另立新宅矣。”

崇实喜欢邀请朋友来半亩园中做客和暂住。著名学者缪荃孙曾经两次在园内寓居,颇得清闲。“同治七年(1868)……寓崇文勤崇实宅内半亩园,饶有水石花木之胜。始收书为目录之学,是时书直尚贱也。”光绪二年(1876)二月二十一日,缪荃孙进京参加会试,曾住在半亩园,四月发榜中三十一名。“光绪二年……患鼻衂迁居崇文勤公半亩园。”

朝鲜使者朴珪寿(燕行使朴趾源之孙)曾到半亩园与崇实结交。朴珪寿(1807-1877年),字谳卿,号辙斋居士,朝鲜高宗时期的重臣、军人、外交官、哲学家、画家。朴珪寿在崇实门客濮文暹和朝鲜人徐殷卿的引荐下结识了崇实的儿子嵩申,从而得游半亩园。崇实听说此事后,主动约见朴珪寿,与之义结兄弟。不久冬至朝鲜使臣回国时,崇实还托其给朴珪寿带去书信、手绘团扇等礼物,朴珪寿回信致谢,此后也有书信来往。

崇实身后,此园续传其子嵩申。嵩申,字犊山,初以纳捐入仕,同治七年(1868)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授翰林院检讨,后官至内务府总管大臣、刑部尚书,身后谥号“文恪”。嵩申时期的半亩园没有发生太大变化,门庭依旧兴旺。嵩申的女儿出嫁时,李鸿章还到半亩园参加婚宴。

光绪十五年(1889年),孙君异在半亩园当老师。“孙子君异,来安奇士也。曩余在京师时,君馆今大司空长白嵩犊山先生家。即闻其名,仰慕焉而未获一睹风采。”

光绪十六年(1890年),嵩申五十岁生日时,他与叔叔崇厚邀请恭亲王奕訢、大学士宝鋆等来半亩园宴饮。宝鋆赋诗一首:“金风玉露艳秋光,愉快诗场并酒场。绿树山环云万顷,红亭人坐水中央。仙心潇洒思宏景,豪兴飞腾羡汝阳。自笑衰龄邀雅集,籍咸双挹竹林香。”恭亲王唱和《恭邸以游半亩园诗见示步韵奉和》一首:“潇湘小影逼人来,宾主言欢笑口开。南浦青苍秋瑟瑟,西山紫翠远嵬嵬。烟峦恍现云林画,花木疑分月窟栽。幸得诗王欣赏识,吟樽倾倒助低徊。”

周嵩年(字榕湖)也曾在半亩园当过老师。“榕湖前馆嵩犊山尚书海棠吟社,宾主相得甚欢。”

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曾是嵩申的学生,未显达时曾在半亩园知止斋中读书两年,随后高中进士,飞黄腾达。

那桐多次到牛排子胡同半亩园赴约雅集,《那桐日记》中多有记载。

三、清末民国,半亩园几任主人及衰败

嵩申死后,嵩申的儿子景贤和志贤成为半亩园的主人。嵩申的门生陈恒庆在《归里清谭》中记载嵩申身后之事。“旗人做官,必听门政指挥,其发财亦赖门政,即罢官归来,所有家私统归门政掌握,门政吞剥,富于主人。吾师嵩文恪故后,子尚幼,数年后渐患贫。冯梦华偕诸同年为之清查,勒令门政献出账簿,一一稽核,计存二十万金之产,不令门政管理,存案于顺天府,交账簿与如师母,按月由某当店、某票庄支用,母子赖以存活,至今府第及半亩园(《鸿雪因缘图记》所载)犹岿然存也。”

景贤(1875-1926年),字享父,一字任斋,号朴孙,别号小如庵。光绪二年(1875),景贤出生后承继给华毓为嗣。苏宗仁在《三虞堂书画目》序中说:“按朴孙氏,名景贤,满洲镶黄旗人,刑部尚书崇文勤公之孙,户部员外郎华毓之子,精于赏鉴字画书籍,收藏甚富,当时如端陶斋诸公皆尝与游。故所见益广,所收益富,惜身后遗物散失殆尽,云烟过眼,殊可叹也。”

志贤(1883-?),字雨民。《恽毓鼎澄斋日记》记载:“志雨民(贤),壬午监临,嵩犊山先生哲嗣也,现任盛京工部郎中。”宣统二年(1910)三月十三日丁巳(4月22日星期五),汪荣宝前往半亩园赴志贤之约,“六时半曹润田来谈,述叙斋贝子意,邀往晚饭,余先有志雨民贤约辞。旋往志氏半亩园,九时顷散归。”

1912年夏天,傅增湘曾到半亩园欣赏景贤的藏品《洪范政鉴》。他在《跋宋内府写本洪范政鉴》一文回忆:“忆壬子之夏,盛伯羲祭酒遗书散出,余按目而稽,得观此帙。郁华阁中所庋宋元占椠,名贤钞校,琳琅溢架,无虑万签,然绝世奇珍,断推此为弁冕。嗣调知为完颜景朴孙年得,欲求录副而不可得,即请就半畝园中展阅片晷,略纪梗概,亦复吝之。虽当日摩挲,仅留一瞥,然古香异彩,梦寐不忘者,垂十余年。”十余年后完颜氏辞世,其所收藏,散落如烟,《洪范政鉴》因秘惜不忍去手,傅氏得以质于书库数月完成录副之愿望。不久书终落书估之手,书估悬以高价,为傅增湘购买。

1917年10月19日,日本人德富苏峰和有贺长雄参加了完颜景贤的半亩园雅集,晚宴设在玲珑池馆的正堂—云荫堂。建筑、服务员的装束、饭菜和菜单都是中式风格,唯一的西式点缀就是石油灯。德富苏峰在《半亩园的雅集》中做了详细的记载:“十月十九日下午,我们拜访了外交部总长汪大燮,随后和有贺博士一起,去半亩园参加北京文人的雅集。半亩园是由李笠翁建造,现在是满洲贵族景贤的府邸。景贤姓完颜,是金国的旧宗室。他喜好古风,如今官拜副都统。参会者有清朝宗室七岁便能作诗的宝熙、湖南的易顺鼎、江苏的杨寿枢、精通英语并擅长丹青的浙江金绍城、经常来往日本的藏书家、位居大理院院长的董康,以及在座中唯一一位蓄发留辫、侍奉宣统皇帝的前翰林袁励准等。”在这次聚会中,完颜景贤向德富苏峰传达了自己的收藏观,并邀请大家来园鉴赏研究,“拙藏六朝唐宋元明字画,有著录历史堪资考据者,不下数十事,向不于灯下酒边展开。此次苏峰先生来华,故破例拣出十余种表欢迎。欲俱观,须定期于午间,到园赏鉴,静坐研究,愿细加讨论,评定甲乙,质之大法家,以为如何。”

后来,德富苏峰在阿部房次郎的《爽籁馆欣赏》中提及:“大正六年(1917)晚秋,余游禹域(按:指中国),因赴北京半亩园完颜景贤府邸之雅集,于玲珑池馆欣赏了其书法名画,并在云荫堂共进晚餐。回想起来,当时所欣赏的名画,又重见于本集。”

20世纪20年代早期,完颜景贤家族因为经济状况恶化开始向福开森出售半亩园的藏品。1928年,景贤去世后,福开森又从他两个儿子手中购入了大量藏品。到1933年,半亩园的藏品逐渐出售一空。据志贤的儿子王椿龄说,福开森购入了大部分家族藏品。1935年1月5日,王椿龄将半亩园卖给黄玉的儿子黄家庆,价格为10506块墨西哥鹰洋,另外交了735.42元的税款。完颜一家就此彻底离开居住了90多年的半亩园,散居京城各处,王椿龄搬到黄化门大街,另一位后代王湘南(衡永)搬到汪家胡同。黄家人口众多,分住宅园各院落,还把一部分房子出租给好几户人家,半亩园变得有点像大杂院。

1937年至1945年北平沦陷,一些著名的园林被日寇和汉奸占据。半亩园有幸逃过一劫,因为年久失修,园林景观变得越来越糟糕,但仍然不失为燕都名迹。

1945年后,怀仁学会从黄家购得半亩园。怀仁学会是圣心圣母会的分支,成立于1945年底。神父常守义代表教会与黄家签订了购房合约,上面注明宅园总占地面积为十三亩八分六毫,拥有250间建筑,但只有110间保存尚好,其余都处于残损状态。《怀仁学会正式成立》文中记载,1947年7月中至8月中,布鲁塞尔召开圣心圣母总会,正式承认该会传教士所成立之怀仁学会,该会会址在北平牛排子胡同二号半亩园。《北平怀仁学会半亩园考略》一文记载:“比闻已为天主教怀仁学会购去,恢复旧观,或有望乎。”

半亩园在怀仁学会占有期间,虽还保留有假山、流水、曲径、园门等,但显得荒芜破败,倒是传教士的住房,大都在原有的格局上予以改造,有了扩大的窗户及室内卫生间等。怀仁學会解散后,半亩园已收归国有,逐渐拆建为办公大楼和民房。

1949年,朱家溍曾到半亩园,他回忆道:“园门是一座随墙门,虎皮石墙,八方式门洞镶着雕石框,上有石匾,刻楷书‘半亩园’三字。园内假山大都是土山带石,少数是单纯以石叠成的,从实存的卷棚硬山式片瓦三楹上房,及东西两边已无存的房屋的基址看,此园是以一正两厢格局为主的庭院,两厢都是平台顶栏杆和挂檐板的房屋,拜石轩、退思斋、曝画廊等都在两厢平台曲室内,每个坐落略作曲折。近光阁是平台顶上的一间小屋,从这里可以远眺景山寿皇殿。半亩园的石雕门框现已被拆往西山,用作所谓‘曹雪芹故居’的大门。”

半亩园为传统四合院群复合中式园林,坐北朝南,大致分为东中西三路,各路又夹带不同组的跨院,构成复杂的格局脉络。

“以人之一生,他病可有,俗不可有。”半亩园的设计建造承载了李渔的造园意向和几代人的美学追求,退思凝香、嫏嬛妙境,故园已凋零,难见昔日荣光。故主与宾友业已陨落于星辰大海,唯只字片言掩于书卷,让今人一窥与遐想,也正因史海沧桑,盛景难现,才越显今日半亩园的珍贵和价值。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3-12-4 10:54 , Processed in 1.097798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