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钱鬼子

2023-7-11 14:11|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金受申|来自: 民国《北平日报》

摘要: “四大恒,八千祥,二十六家炉房”,是四十年前左右,北平金融界的总枢纽,他们有的成了后来的银行家,有的改了职业,但从代理省库的票号官炉房,以至开假票子的,我们真不能不称他们为钱鬼子,何况今日仍有如此尊称 ...
“四大恒,八千祥,二十六家炉房”,是四十年前左右,北平金融界的总枢纽,他们有的成了后来的银行家,有的改了职业,但从代理省库的票号官炉房,以至开假票子的,我们真不能不称他们为钱鬼子,何况今日仍有如此尊称他们的呢?北平三百六十行,四哑,八不语,五十三声,得一点再加以细写细,都可以称为长文,谁谓小北平不易找题目?

票号联带有民营信局镖局子

本文原拟标题为北平的金融界,但细思不如“钱鬼子”一名为适囗小北平性质,银行银号界朋友,当能不怪我吧!本题所谈范围为“票号”,“炉房”,“金店”,“钱舖”,“烟钱舖”几点。票号在北平社会通称为“山西票号”,而本行中则称为票号罢了。票号起始于山西人所组织,据研究秘密社会组织的人说:山西票号的创始,是由于明代遗老顾亭林先生,为密谋恢复明室,在各地创设秘密社会,一方创立安清帮,拉拢团结漕运船帮上一般员役,作为南北联络消息,增强实力之用。一方创立八方道理门,以坚定中上阶级意志。一方则于囗用的金融界方面,创立互通有无,以汇兑作现金的票号。所以票号在有清二百六十八年中,势力雄厚,无与伦比,直到清末,官私银行银号成立,原有票号才日见衰落,但到现在,仍有原来的票号,因为平日的信用卓著,仍经营汇兑事业的。与票号相终始的,还有两种事业,一种就是和票号互相为用的“民营信局”,直到国营邮局已然发达以后的前十几年,还存在着。一种即票号为纸面上拨欵,而此为市集保运硬货的“镖局子”,镖局一名,在小说中久已著名,笔者曾有详细访问,喊镖趟子何为“清趟子凤凰三点头”,何为“浑趟子”,以及其中一切术语规则,刊于十年前的全民报,此不赘述。

银根松紧供求杜少改变汇水

票号虽以汇兑为主要营业项目,但信用最昭著,主事人能走动门子的,尚能代理省库,所谓代理省库,并非代收官项,只是代向京中拨汇交部的欵项。当初票号汇兑,虽说大小额数,全都接受办理,实际小额汇兑,很少交票号办理的。北平各票号都分别专走那一二省,如专办河南山东两省的,为“大德通”等票号,专办陕西的为“蔚丰厚”等票号,专办张家口内蒙等地的,为“协成乾”等票号,其他为著名票号,尚有“百川通”,“日昇昌”等家。入民国后,官项解欵,皆有银行汇拨或电汇,票号纷纷倒闭,存在的(如大德通)也改营银号业务了。以前票号的汇水,不似现在并没确定规率,以“银根松紧”,“供求多少”,为汇水涨落标准,所谓银根松紧,即各省上下二忙之时,例须解教国库,此时即须加水。在私人方面,以置货节令为定,春夏置货少,银根变松,实际其中也有极淡的没月。如同时向某一地汇欵的多,也须加水,使是所谓供求多少了。此种纯为旧商业时代办法的。

四大恒是:恒兴,恒利,恒和,恒源,全是今典,为老北京人所信仰,所出银票,市面极欢迎。八大祥是瑞蚨祥,瑞林祥,瑞增祥,义和祥……等大布店,同为维持市面繁荣的总枢纽,也可以说是操纵社会金融的根据地。二十六家官炉房,就是本节所要写的题材,现在银号中的老人,还有不少是官炉房出身囗

囗囗囗官家炉房操纵金融

上节所写北平的票号,平日柜上不存大量现银,所有现银全存在廿六家官炉房里,炉房对于票号存欵,是并不府息的。票号虽能代理各省省库,汇拨官项,但不能直接代为交部,须经互补立案的二十六家官炉房代交,炉房替票号交部官欵,也是不收任何手续费的。炉房最初的营业,只代客熔化零碎音量,定为大小元宝,此种熔化音量并不另收手续费,只在银的橙色内取利,原银橙色低,熔成元宝,则可少付但也只百两差二三两,成色高的,尚须多付,一高一低,炉房便有了利了。以前北平各城全有炉房,如打磨厂的谦和泰,北新桥的永泰成(笔者曾在此家看过熔化元宝,后移廊坊二条)布巷子的永聚恒,裕丰源……存在的都改了银号。官炉房二十六家,如全聚,复聚,万聚,睿兴,祥瑞兴,和现存的聚义,以前全在珠宝市一地。炉房虽以代人熔化银两为主,但只以色取利,决不实行“老虎剪”的恶习,老虎剪是介于炉房钱铺只见的专门营业,民国成立以前东郊民巷,兵部街,荷包巷一带和六部衙门囗近的地方,有一种囗悬“蹦口不管,软口保修”市招的营业,就是专门打造夹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时的率劲和俐落的姿式,也是很有趣的。

银钱行市每日由珠宝市传出

炉房后来的营业,转到以寸方现银为主要项目,反以熔化银锭为附属营业,各大商家,各钱舖烟钱舖,以及机关府壁宅门,皆交一二家炉房为后盾,为通融存放零整音量地步。二十六家官炉房,既在官方立案,办事又有信用,尤其旧式商业,完全以买卖规则待客,决无近代银号习气,所以为北平城内外人士官商所信仰,所有兑付现银,皆以此二十六家为最令人放心。又因曾经立案关系,可以代交官项,因之左右金融界的势头颇大,一切银钱的行市,全以珠宝市所定为标准,此风在五六年前海保存着,现在渐移到廊坊二条黑金市尚了。十年前尚有铜元及铜元票之时,每日珠宝市开盘之时,还要热闹一阵,另有一班穷人,沿街向各舖户报钱盘,只向舖内一探头,曰称“一两二“,”一两一钱五“,各舖户即知本日一元折合铜元数目,此即由珠宝市得来消息,开盘不及一小时,全程皆知,也可见当日珠宝市的微风,者也是官炉房遗留下来的办法,炉房营业范围虽不晓,实际股本并不大,全仗周转灵通,此为曾见宝兴炉房创立时契约实情,因为徐燕荪尊人,是宝兴的股东。

钱鬼子一名本为以前用制钱铜元时代,翻腾个假票子,沙板钱,出来入个九八钱,操纵个行市什么的,才有鬼子置名,现在鬼子已因乞丐丢了猢县,没得可弄,本可不再称为钱鬼子,但操纵金银行市,也不能称为金鬼子。敌伪时期所许可的银号,胜后完全不承认,只启明银号一家有事变前财政部执照,可以继续营业,但请您蹓一回大街,看一看那家银号停业了,恐怕只有积生银行几家吧?您能说他们不鬼吗?钱至十万,可以通神,一千二百年来,成为通则了。

兑换宝物开出银票为营业项目

本节写北平的金店,金店散布在市内繁荣之区,不只四大恒,宝源,会源,都是很有名的,近年以来,内城金店(四大恒均在东四牌楼底)纷纷倒闭,只剩宝源等有数几家了,外城金店却在那里作金价。金店营业项目,表面尚只打造金银首饰器皿,售卖收买金银,收买荒金沙金,实际却不以此为主,社会人士购买金银首饰等物,也不到金店区买,自会照顾只一行的买卖首饰楼的(首饰楼也有真假之分,假首饰楼名攒作,又自为一行,容另写首饰楼)。以前金店虽不似票号,炉房的流通金融,钱舖的互通有无,实也和金融有关,炉房是流通货币(银两),金店是兑换实物,以后便以“出银票“为主要营业了。钱舖只出钱票,炉房只出兑条,在户部银行未出银票以前,便以金店银票,代替现银。清季北平银票,只能在本地行使,遇有出行之事,就必须带现银,或由票号汇拨,不然便要换成金块或金条,或金质旗民,这也是金店的买卖,三十年来北平久不闻金条之名,现在又时兴起来了。金店买进卖出,均随时价的多少换,金店便在这一出一进的中间取利,如为打造首饰,就不只”料“上取利,“工”上也要有彩头的。

金店名称早年有公母之分

金店还有一种附属营业,就是“捐柜”,清代捐官制度,虽在清中叶以前,但只捐虚衔,到了咸丰中,各省军兴,才有了“实官捐”,藉着某省水灾,旱灾,举办捐案,捐道台若干,捐知县若干,也可以到省候补,不是以前的空空洞洞的几品衔的。金店便可以代办捐官,凡有捐柜的金店,人称为“公金店”,没有捐柜的称为“母金店”,称谓太可笑了。金店凡有捐柜的,多半为内务府宗人府吏部官员所开,至低限度,也要有两府一部的人给撑腰才成。捐柜不仅代客兑欵,且须手眼通天,有所谓“上兑”,“分发”,“马上”,“捐衔”四大部门,其中各有巧妙,吏部转盘抽签,虽称铁面无私,也可以使手法,不使化钱的人分发到边远省分区。上兑损项,本有一定,只须少出手续费便可,所以必须先交捐。分发马上既非兼金不可,又无名文保障,十之九捐官的人,不肯先出钱,捐柜为作名誉,只令捐官人开期条,一切实现后,方才付欵,实际捐柜也有撑腰人,不怕你芝蔴大的官,飞上天去的,这也是过去金店的花絮。

钱鬼子的票号,炉房,已成了过去。钱舖烟钱舖,也如隔世,金店在那里变格的倒腾金子,也不过是国家未上轨道的一种怪现状,实也不夠操纵的资格。笔者以为最受威胁的是煤和食粮,小北平笔尖在要写的年景中,不免以目之所学,身之所受,社会具有同感的煤粮问题,作为一谈。

库平市平京平公[石法]四种衡器

本节所谈为钱舖和烟钱舖,他们本为流通小额银钱的营业,营业项目不外兑换音量,出钱票几点。以钱舖和烟钱舖挂钱幌子(以下省称钱舖),只须在地面上通融过,便可开业,因为他们的准备金,可以说有等于无,时常出些不利小民的花样,所以需要地面保护。钱舖推断音量,可以分为两部,一部是代客夹碎整宝整银——一部是以银两兑换铜钱,当时共有寺中衡器,以“市平”为主,其次为“京平”,比市平小百分之二点七和二点六(京平两种),再次为“库平”,比市平大百分之三点六,还有一种“公[石法]”,为同行中公出公入的一种衡器,比市平大只千分之六。又以含纯银数量,分为“松江锭”,“足银”,松江锭比足银少纯银百分之三。所以钱舖门首有“京平足银”,“市平松江”,那意思是要小平的京平,可以给你足银,如要大平的市平,就给你松江锭了,读者试以上列差数一算,便可知道他们的巧妙,但一百两银子,也不过差个三四钱罢了。代客夹银,在大钱铺自然不敢使老虎剪,但免不了“平耗”,所以有“抹腊油”,“扣平”,“三成色”,“九八兑”几个名色,如读者以为太略的话,可以单写一篇老虎剪,几种扣平方法,只能使一种,反正扣了客人的钱,必须说出一个名色来,就是号称满出满如的钱铺,也要抹个腊油什么的,使客人不知不觉的吃了亏,自从音量改为银元,才免了此弊,但站人的,鹰洋的,袁头的,孙头的,在今日倒腾洋钱人的口中,也另有个不同行市的。

出钱票子不负法律赔偿责任

钱舖出钱票,是旧京最普通的一种纸币,但只是清末才有的一种方法,除钱舖,烟钱舖以外,蜡舖也可以出票子,安定门聚兴斋,东四七条口寿比南山,还可看出以前痕迹来。老米碓房当舖,也出钱票,但只等于兑条。钱舖出票子,不必要准备金,出多少即白得多少,不啻空手得钱,所出票子,不知何日方能回舖。如来本舖兑换,照例白票子九八扣,红票子九六扣,又客平空得会头,红票子即新年所出,以便给小孩们压岁钱的。小钱舖还可以卖“空真篇儿”,有没钱数,等回舖兑换时,便因字轨不对,给勾废了。还有故意留出挖改地步,俟人一挖改,便又来个勾废。最尝见的是,钱舖撒出大批票子后,可以弃舖潜逃,不负法律责任,过些日又可改头换面,重新开业,再行朦人。也有故意搜集大批沙板水上漂坏钱,雇人挤兑的。至如作假票子,就非一语可以说尽了。现在的商店管理法,不能说没有进步,连十几年前不负清偿责任的银号倒闭,都不常见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小绺下一篇:街头赌博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21:22 , Processed in 1.130668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