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刘振池落网记

2023-10-21 13:14|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赵润东|来自: 京西纪事

摘要: 刘振池,1916年生于今霞云岭乡三流水村,土匪出身。1938年至1948年间曾充任蒲洼、十渡、南窖等地区的地方武装“六善会”连长,日伪时期任伪房山县六、七区自卫团团长和伪房山县还乡团中队长。这期间,他曾带人多次对 ...

刘振池,1916年生于今霞云岭乡三流水村,土匪出身。1938年至1948年间曾充任蒲洼、十渡、南窖等地区的地方武装“六善会”连长,日伪时期任伪房山县六、七区自卫团团长和伪房山县还乡团中队长。这期间,他曾带人多次对我抗日干部、村民和解放区烧杀抢掠,其心狠手毒、血债累累、罪大恶极,曾被我公安机关通缉逮捕。

三流水村地处霞云岭地区东南部,四面环山,地势险恶。翻过山岭向南即上方山、黄山店地区。这一带距房山城较近,受城内敌人影响较大,历史上较为复杂。1946年,国民党军队对我房山西南部解放区进行大规模进剿,国民党还利用特务深入我解放区刺探军政情报,造谣蛊惑,策动叛乱,严重破坏了我解放区的建设和巩固。因特务的策动和受黄山店、圣水峪的叛乱的影响,7月中旬,刘振池与刘信等人策划了三流水村叛乱。参加三流水叛乱者54人,被欺骗的群众334人,带走大枪3支,子弹100发,地雷10枚,手榴弹30枚,公粮3500斤,伙聚于黄山店。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教育受蒙蔽的群众,解放区分区领导和房山县委决定对叛乱分子实行镇压。时隔不久,分区独立团和房山县大队开到黄山店。刘振池等人闻风逃往上方山,隐匿在密林之中。

1947年初秋,我军开始了战略反攻,国民党为了保住华北,加强了对平、津、保地区的军事控制。对临近的解放区进行野蛮而疯狂的进剿。这时,盘踞在房山城内的张德祥保安团猖獗起来。他们组织武装多次对房山西南部山边村庄进行袭击,杀害区、村干部和被视为通八路的群众。接着,张德祥又组建了以林茂为首的“蓖拧薄R釉谏戏缴揭淮牧跽癯爻淙瘟恕包杀团”的中队长。他四处探测和搜集共产党的县区干部和武装活动情况,进而剿杀。“蓖拧辈猩笔侄渭腥蹋谴〉吃薄⒏刹浚皇堑短簟⒒盥瘢褪歉疃洹⑼谘劬Γ镁∫磺邪旆ń腥松泶莶小>莸钡厥芎Φ娜褐诮玻跽癯厍资稚焙Φ木陀衅甙烁鋈恕F渲腥魉迮┗嶂飨跄澈推涞艿埽ò寺肪┚褪橇跽癯厍资只盥竦模臣疲包杀团”从石楼村杀起,经过大韩继、瓦井、东周各庄、孤山口。罗家峪。四甘池。六间房,一直杀到坟庄等地,一夜间就残杀共产党员和干部及贫苦农民72人。几个月中,共残害160多人,制造了白色恐怖。

1948年,房山西南部山区与平原交界的地区,已由游击区变为解放区,革命力量日益壮大。年底,张德祥的保安团被打得溃不成军,纷纷逃亡,刘振池等一批残余分子抱头鼠窜,他们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网罗同伙负隅顽抗,继续搞颠覆活动,扰乱社会秩序。为了彻底清剿国民党残余势力,房山县委于1949年6月成立了剿匪委员会,有组织、有领导、有计划地开展了剿匪工作,并以周口店、长沟、娄子水、上方山为中心。刘振池见形势不妙,逃到上方山潜伏起来。他白天藏在山里,夜里偷偷回家。一次,在他返回三流水时,路遇本村姓杨的一位羊倌赶着羊群回家。羊倌身背一捆山柴,与刘振池撞个对面,互相都认出了对方,但谁也没有说话。当时正值傍晚,羊倌低头走路赶着回家没注意刘振池的去向。刘振池害怕羊倌告密,便扭过头紧跟几步,在一个险要的地方将羊倌推下山崖,致使羊倌当场身亡。刘又返回隐藏地点。这件事过了几年,始终没人知道。村里人都认为羊倌回家不慎坠入山涧所致,直到刘振池被捕后坦白交代这一罪行时,村民们方知晓。

解放后,房山的社会秩序安定,群众生产生活不断得到改善,而剿匪清特工作始终没有停止。罪大恶极的刘振池深知自己在房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人民是不会放过他的。因此,无法在三流水村待下去,便让家眷搬到长沟镇附近的北甘池村住下来,而他个人仍潜藏在上方山一带,继续进行犯罪活动。

上方山地域广阔,仅圣水峪村方圆就有四十余里,荒山野岭,灌木丛生,捕获刘振池非常困难。自1952至1958年,房山公安局曾几次组织全县民兵围山搜捕,但因地势复杂始终没有发现刘振池的踪影。后来,公安人员明察暗访,发现刘振池与圣水峪村五队社员史正金家有着密切联系。

史正金家住上不着村、下不着店,离村里有20多里路的荻子草。史家是双烈属,一位在抗日战争中牺牲,一位在解放战争中献身,在县里享有很高的荣誉。但是,他一家人慑于刘振池的凶狠残暴,不敢检举反而让他吃住在家里,一有动静便传声报信,刘振池马上躲到山洞里。

刘振池躲藏的地方叫老龙湾,两侧是悬崖峭壁,上不去人,半壁中有一个小洞,方圆2米多,里面还有一个大洞。八天刘振池躲在里面,用荆条编成的囤子堵在洞口,人们很难发现。村里有的人知道刘振池住在里面,但谁也不敢说,史正金的三儿子史福义当时住在黄元井村,他曾与父亲商量说:“弄死他得了。”可史正金一琢磨说:“不行,他有一支长枪,一支短枪,手又黑。再说,弄死他好说,他还有儿子,以后不好办。”所以,一直不得动手。

一天,生产队长史德起五更来到老龙湾,明着是收购鸡蛋,暗着查访刘振池。史德一进门就喊:“有鸡蛋吗?”回答:“没有!”史德说着进了门:“翻翻。”随后进了里屋,里屋炕上有一个大囤圈,史德上去一看,囤口盖着一顶草帽。他掀开一摸,有个人脑袋。史德说:“这是谁呀?”一看正是刘振池。这时史家的小儿媳说:“是我家孩子。”史德觉得不好,赶紧出来。一出门,刘振池拿着棍子追出来,朝史德头上就是一棍子,鲜血马上流了下来。史德顾不得回头,撒腿就往外跑,刘振池紧追不放。史德不顾前边几丈高崖,坎儿一纵身跳了下去,刘振池则从旁边绕山路往下追,结果,史德得以脱身,回村马上报案。公安局立即组织全县民兵搜捕了几天,没有发现动静。公安人员就在史正金家“蹲坑”不出屋。这天夜里,刘振池饿不过去,终于来了。一进门,躲在门后的公安人员一下扑上去,把刘振池按在地上。这个作恶多端的反革命终于落入法网。史家也成窝主。

1961年4月5日,县委在霞云岭召开公判大会,会上,村民们控诉了刘的罪行。然后将反革命罪犯刘振池执行了枪决。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7-21 05:54 , Processed in 1.100330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