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皇家园林旧影:老北京西苑之北海(四)

2023-11-21 13:06|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陶然野佬|来自: 陶然野佬旧都回眸

摘要:   “北海公園”本為明清皇家西苑三海之北海,位於皇城之内,大內紫禁城之西北。實為遼金元明清歷朝的皇家御苑,歷史已有千年。但令國人生恥的是也同様遭受了八國聯軍的焚毀劫掠。入民國後,步社稷壇、天壇、太廟等 ...
  “北海公園”本為明清皇家西苑三海之北海,位於皇城之内,大內紫禁城之西北。實為遼金元明清歷朝的皇家御苑,歷史已有千年。但令國人生恥的是也同様遭受了八國聯軍的焚毀劫掠。入民國後,步社稷壇、天壇、太廟等皇家壇廟先後闢為公園之後塵,於1925年8月1日,皇家苑囿的北海也闢為公園,始稱“北海公園”,對國民開放,至今已歷98年了。

  這京城的北海公園那幾乎是無人不曉,可說來說去,最熟悉的就是北海白塔,熟的都有點兒園子和塔在開天闢地時就有了一様,再加上那首經典的“蕩起雙槳”歌,唱了六七十年,宛如新時代的啟示錄。想當初金朝女眞人趕走了大遼國的契丹人,燕京地界就成了金朝的中都,金海陵王完顏亮天德二年(1150年)擴建位於中都城東北郊外的“瑤嶼行宮”,增建了“瑤光殿”。大定三年至十九年(1163~1179年)金世宗倣照大宋汴梁艮嶽園,建瓊華島,並從原大宋艮嶽御苑(此時大宋的東京汴梁早已陷落,宋朝南渡已是“南宋”)拆卸邅泶罅刻龀杉偕綆r洞,在中都的東北郊以瑤嶼(即今北海瓊華島)為中心,修建大寧離宮。

  從那時起,“北海”(當時叫做“金海”)就基本形成了今天皇家宮苑格局。當時把挖“金海”的土擴充成島嶼和環海的小山,島稱“瓊華島”,水稱“西華潭”,並重修“廣寒殿”等建築。當時團城也是一個小島,後來元代在其上增建儀天殿。明代重修,改名承光殿,並在島嶼周圍加築城牆,有雉堞垛口,初步奠定了團城的規模。小島原建有三橋,一接“金海”西岸,即“金鰲玉蝀橋”;一接瓊華島,即“積翠堆雲橋”;一接东岸,后将东桥拆平,小島就成了小半島。而白塔的出現,那是後來的清朝了,建於清初順治八年(1651年),滿清皇室崇尚藏傳佛教,也為唤j西藏貴族,在內地大修喇嘛廟,从北京到承德及中原各地,可見眾多藏式覆缽式塔,北海瓊華島上的永安寺塔是其中最為著名的一座。

  蒙古人征服了女眞人及至南宋,建立元朝。元世祖忽必烈在至元元年(1264年)決定廢金中都城,在東北郊選擇新址,營建大都。至元元年到至元八年(1264~1271年),忽必烈三次擴建瓊華島,重建廣寒殿(玉殿)。廣寒殿東西寛120尺,進深62尺,高50尺,殿廣7間,作為帝王朝會之處。殿中放置“瀆山大玉海”(今北海團城內的大玉甕)。相傳在玉殿(廣寒殿)放“五山珍玉榻”(傳後來南渡臺北),並建有一座玉製假山,殿頂懸掛玉製響器,殿內另有兩個小石笋各有龍頭,噴吐着從山後用水車提上來的湖水。可見當時的廣寒殿宏偉浩大,構思巧妙,奢華無比。至元八年(1271年),瓊華島改稱“萬壽山”(又稱“萬歲山”)。以瓊華島為中心,又在湖的東西兩岸營建宮殿,將“北海”建成了一個頗有氣派的皇家御園。

  北海的介紹早已連篇累牘。為註釋老照片,我衹想說說北海北岸的“大西天”和“小西天”。現在滿目可見的介紹北海“大西天”的文字,全都是指“西天梵境”為“大西天”,並註釋為明朝這裡是“大西天經廠”;介紹北海“小西天”的文字全都是說“極樂世界”是“小西天”。我攷證來,攷證去,在網上和書籍中也沒找到有據的說明,想深入了解,大都是語焉不詳。可是,1950年代之前的地圖不會有假,都標註“小西天”是“西天梵境——琉璃閣”建築群,包括從山門、天王殿、大慈真如寳殿、十佛塔到琉璃閣(所謂三重殿);標註“大西天”的一是九龍壁以北的院落,更多是標註在“極樂世界——萬佛樓”。

  文字方面,據民國十三年(1924年)適園主人編《三海見聞誌》言:“自石池(按:圍“極樂世界”方殿)至萬福樓(按:即萬佛樓)統稱曰大西天,世之以西天梵境為大西天者誤矣”。清高士奇《金鰲退食筆記》載:“大西天經廠,在五龍亭東北”。據此可視“極樂世界——萬佛樓”為“大西天”,但“大西天經廠,在五龍亭東北”還是懸疑。可視“西天梵境”為“小西天”,但《三海見聞誌》又言“闡福門(按:闡福寺山門)之西為小西天,自小西天入門即觀音殿(按:民國時稱‘極樂世界’方殿被稱為‘觀音殿’)”,這不成了兩組建築之間的空隙為“小西天”啦。這下盃俱了,如此混亂,還如何分得清孰“大”,孰“小”啊?我也是没轍了,本着“有圖,有眞相”的原則,還是以地圖為據吧(見《皇家園林舊影:老北京西苑之北海(一)》開篇所引用的老地圖)。

  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京城全圖》中可見“西天梵境”建築群已存在,其西側不規則普通建築,可能是“大西天經廠”。五龍亭及迤北的闡福寺已存在,其西側的“極樂世界——萬佛樓”尚未興建。可想而知,在此時此地尚無“大西天”和“小西天”的說法,這稱謂應該是清中後期叫起來的。

  1950年之前的地圖大都標註“西天梵境——琉璃閣”建築群為“小西天”,“極樂世界——萬佛樓”建築群是“大西天”。1900年代三幅圖所標“大西天”位置與“大西天經廠”似乎吻合,這大概能說明明朝“大西天經廠”位置大概於此。其它1950年之前的地圖都是標註“大西天”是“極樂世界——萬佛樓”;“小西天”是“西天梵境——琉璃閣”。後來,尤其是1965年被當作危房的萬佛樓被拆除後,文革北海公園被關閉,1978年再開放後的《北海公園導遊圖》就變成了“極樂世界”是“小西天”,“西天梵境”變成為了“大西天”了,不知理據如何?是否有新的歷史攷證研究新成果?還是譌誤?還是想當然?不得而知。故此提出質疑。

  為註釋老照片,我沿用“舊地圖之說”,即“極樂世界——萬佛樓”建築群為“大西天”;“西天梵境——琉璃閣”建築群為“小西天”。還請大家明鑒。

  本題目編者總共選擇了500餘幅1860~1960年百年間的舊照,其中有14幅老地圖和20餘幅近現代照片,分五篇展示。註釋如有譌誤,敬請指正。

 另,第(一)、(二)集漏發了幾幅較珍貴的舊照,由於公眾號平臺暫不能修改插入圖片到已發佈的圖文中,故此加在本集最後,作為補遺。

1932年2月12日,金鳌玉蝀桥西,“金鳌”牌楼东侧。法国“雪鐡龙东方之旅”车队穿过三座门和金鳌牌楼,驶上古老的金鳌玉蝀桥(车队于1931年4月4日由贝鲁特出发,穿越喜马拉雅山脉,跋涉一万二千公里,历经十个月到达北平)。三座门的横牆两端已打通,形成通透的过道,两侧可走行人。可见北海和中海对望的阳泽门和福善门。

1930s,北海公园“小西天”西天梵境最北端琉璃阁。

1930s,北海公园琼岛永安寺白塔、积翠堆云桥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琼岛永安寺白塔、积翠堆云桥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大西天“极乐世界”(方殿)之南琉璃牌坊,北额“现欢喜园”,南额为“证功德水”。

1930s,北海公园濠濮间曲桥石牌坊。

1930s,北海公园北岸静心斋。

1930s,北海公园九龙壁。

1930s,北海公园九龙壁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盛开的荷花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琼岛北面临水延楼游廊,碧照楼(东)、远帆阁(西)。

1930s,北海公园琼岛东南面长景图,琼华全岛和积翠堆云桥尽收眼底。

1930s,北海公园琼岛航拍(东南向) [(美) Merl La Voy]

1930s,故宫与西苑航拍(东南向),可见位于北海西岸的国立北平图书舘(新舘)已落成 [(美) Merl La Voy]

1930s,景山、北海航拍(西向) [(美) Merl La Voy]

1930s,北海公园琼华岛倚晴楼城关。

1930s,北海公园琼华岛永安寺塔、积翠堆云桥“堆云”牌楼。

1930s,北海公园琼华岛永安寺塔、积翠堆云桥“堆云”牌楼。选自《北京景观》北京特别市公署(日伪时期)1940年版。

1930s,北海公园琼岛僊人承露,可见北岸的五龙亭,万佛楼远景。

1930s,北海公园琼岛永安寺塔东侧,陟山桥和“般若香台”牌楼。

1930s,北海公园团城、金鳌玉蝀桥。由中海一侧向东北拍摄。选自《北京景观》,北京特别市公署(日伪时期)1940年版。

1930s,北海公园团城承光殿内玉佛。

1930s,北海公园团城承光殿玉佛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五龙亭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五龙亭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五龙亭。

1930s,北海公园五龙亭茶座 (东向)。

1930s,北海公园五龙亭茶座 (西向)。

1930s,北海公园五龙亭茶座。选自《北京景观》北京特别市公署(日伪时期)1940年版。

1930s,北海公园五龙亭和大西天观音殿、万佛楼。

1930s,北海公园西北岸残破的重檐小方亭前眺望琼岛白塔。

1930s,北海公园“小西天”西天梵境北端琉璃阁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小西天”西天梵境山门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永安寺塔前善因殿 (明信片)。

1930s,从紫禁城筒子河内沿的西北角亭内向西北方向拍摄北海公园琼岛白塔 (明信片)。

1930s,北海公园琼岛白塔西之庆霄楼。选自《旧京大观》。

1930s,金鳌玉蝀桥北海一侧,桥西头是“金鳌”牌楼。

1939年,北海公园琼岛北侧游廊茶座。选自《北支》摄影杂志,1939年6月创刊号。

1940年,北海公园琼岛白塔和堆云积翠桥,冰面上溜冰的孩童 [(日)志波杨村]

1940年,北海公园九龙壁 [(日)志波杨村]

1940年,北海公园九龙壁。选自《北支》摄影杂志,1940年1月号。

1940年,北海公园琼华岛永安寺塔和封冻的湖面。选自《北支》摄影杂志。

1940年,北海公园团城鸟瞰(东向)。选自《北支 The North China》摄影杂志。

1940年,日沉红有影,风定绿无波。北海积翠堆云桥 [郎静山摄]

1940年,三位身穿旗袍的女子站在金鳌玉蝀桥北侧汉白玉桥栏边,拍摄北海琼岛白塔 (日伪时期)。

1940年前后,北海公园荷花 (1)

1940年前后,北海公园荷花 (2)

1940年前后,由中海向北拍摄,琼华岛永安寺塔、团城承光殿、金鳌玉蝀桥、“大西天”万佛楼和极乐世界(方殿)收入画面。

1941年,北海公园划船的游客。选自《北支》摄影杂志,1941年8月号。

1941年,北海公园五龙亭茶座,白塔远望。选自《北支》摄影杂志,1941年9月号。

1941年,北海公园冬季溜冰场,北海西岸是国立北平图书舘。选自《北支》摄影杂志,1941年12月号。

1942年,北海公园五龙亭茶座,白塔远望。选自《北支》摄影杂志,1942年5月号。

1940s,北海公园濠濮间曲桥石坊 [(德)赫达·莫理循 Hedda Morrison]

1940s,北海公园琼岛永安寺塔,堆云积翠桥及牌楼 [(德)赫达·莫理循 Hedda Morrison]

1940-1946,北海公园团城上面西侧,可见玉蝀牌楼、承光右门庑殿顶及内侧连山的卷棚悬山罩顶,以及中海水面 [(德)赫达·莫理循 Hedda Morrison]

1940-1946,北海公园团城上面西侧,可见玉蝀牌楼、承光右门、以及中海冰面 (雪景) [(德)赫达·莫理循 Hedda Morrison]

1940-1946,北海公园永安寺桥(积翠堆云桥),“积翠”牌楼。原注释:South facade of Ji cui pai lou at south end of Yong'an Qiao. [(德)赫达·莫理循 Hedda Morrison]

1940-1946,金鳌玉蝀桥东“玉蝀”牌楼已改造成水泥柱结构,去除了戗柱,画面右侧小门是北海团城承光右门。原注释:Pai lou near the Tuancheng. [(德)赫达·莫理循 Hedda Morrison]

1940-1946,金鳌玉蝀桥东北海团城承光右门,“玉蝀”牌楼一角。原注释:Qian guang men at Tuancheng. [(德)赫达·莫理循 Hedda Morrison]

1940-1946,金鳌玉蝀桥西“金鳌”牌楼西面。原注释:Pai lou at Beihai Gong Yuan. [(德)赫达·莫理循 Hedda Morrison]

1940s,北海公园琼岛白塔和金鳌玉蝀桥(由中海一侧向北拍照)。

1940s,北海公园琼华岛东北面。

1940s,北海公园琼岛永安寺塔前善因殿西面。

1940s,北海公园团城玉瓮亭渎山大玉海。

1940s,北海公园五龙亭。

1940s,北海公园五龙亭岸边垂钓。

1940s,北海公园五龙亭和“大西天”极乐世界(观音殿)。

1940s,金鳌玉蝀桥西“金鳌”牌楼东侧,可见桥西三重三座门(文津街)。选自《旧京大观》。

1940s,北海公园“大西天”极乐世界须弥山。

1940s,北海公园团城渎山大玉海。原注释:Black jade wine bowls, said to be decorated with fish and dragons.

1945年,北海公园“小西天”西天梵境山门前琉璃牌坊,北面额题“须弥春”,南面额“华藏界”。

1945年,北海公园“大西天”极乐世界圮废的角亭。原注释:Decaying pavilions of Great Western Heaven Temple.

1945年,北海公园琼华岛延楼游廊西进口(分凉阁城关门洞)。

1945年,北海公园琼华岛航拍(东向)。原注释:Aerial view of White Pagoda Island.

1940s,北海公园琼华岛永安寺塔、积翠堆云桥。原注释:The Centipe de Bridge and the White Pagoda Island.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4 23:56 , Processed in 1.113092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