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皇家园林旧影:景山公园的前世今生(一)

2023-12-10 00:59|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陶然野佬|来自: 陶然野佬旧都回眸

摘要: 【按】此景山公园篇最初于2017年1月25日首发于本人新浪博客,现经修订再发表于本公众号。谨此。  我所蒐集到的旧影像画面中,有景山的最老照片是英法联军随军摄影师英籍义大利人费利斯·比托(Felice Beato)于186 ...
【按】此景山公园篇最初于2017年1月25日首发于本人新浪博客,现经修订再发表于本公众号。谨此。

  我所蒐集到的旧影像画面中,有景山的最老照片是英法联军随军摄影师英籍义大利人费利斯·比托(Felice Beato)于1860年拍摄的两幅照片。一幅是在景山上向西拍摄北海,另一幅是由北海琼华岛永安寺白塔向东拍摄景山和紫禁城,可以说这是皇宫禁苑第一次展露给外人。

  景山在更久远的六百年前的明初就存在了,而三百七十九年前的一天,这儿出大事了,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在煤山(景山)最后一位大一统中原皇帝在此殉国。李闯率领起义军攻入北京,宣告了大明王朝的崩塌,随后在煤山上发现了两具自缢的尸身。先是有人发现崇祯帝在煤山的松树下遗落的弓箭,然后就看到一棵歪脖古槐树上自缢的人,左手上写著“天子”二字,身穿蓝绸道袍、红裤,一隻脚穿鞋,一隻脚没鞋,披头散髮。经过宫中太监辨认,确认这正是大明崇祯皇帝朱由检。另一具尸体则是崇祯帝的贴身太监王承恩殉主缢于旁邉的海棠树上,崇祯帝手上的“天子”二字应是他殉主前所写。从此,便有了崇祯帝弔死煤山歪脖树的说法。记得小时候总听到姥爷在遇到难以处置之事时总爱说一句话:“这可眞是难倒了王承恩啊!”小时候不懂,后来纔明白,原来是皇上都上弔了,还能有什么事比那会儿的王承恩还难啊,没别的法子,衹能跟著皇上上弔了。

  景山一名是清朝纔叫起来的,山上的五座亭子,是乾隆年间兴建。元代时,现在景山迤北有座小土丘,叫“青山”,属于元大内禁苑(御苑)。而按照史籍描述的地望,元大都大内延春阁宫殿群应在琼华岛正东,也就是后来景山五峰的位置。元大内宫殿不管是明初何时被毁,永乐初年在北京营建紫禁城皇宫时已不存,明皇宫应是在元大内基础上南移兴建。延春阁旧址上曾堆放煤炭,故有“煤山”之称,又将开挖紫禁城护城河的泥土堆积于此,遂成一座高大的土山,后被称为“万岁山”,由此看当不无鎭压前朝气运之意。有明一代,这裡的正式名称就是“万岁山”,俗称“煤山”。由于它的位置正好在全城的中轴綫上,又是皇宫北边的一道屏障。所以,风水上视它为紫禁城的“鎭山”。明时园内种了许多菓树,养过鹿、鹤等动物,因而山下曾叫百菓园。当时山上丛林蔽日,鹿鹤成群,生机盎然,极富自然野趣。满清入主后,于顺治十二年(1655年),改“煤山”为“景山”。景山名称有三层含意:首先是高大的意思。诗经《商颂·殷武》中有“陟彼景山,松柏丸丸”之句,说的是三千年前商朝的都城内有一座景山;其次,这裡是帝后们“御景”之地;再者,有景仰之意。1928年首都迁往南京,北京又成为北平,这裡由北平特别市政府闢为“景山公园”对公众开放。

  景山四周原有两重垣牆,这可追朔到元大内格局的“大内夹垣”,卽双重围牆,没有护城河。明紫禁城修筑了护城河,但万岁山周围尚存元大都痕蹟,这裡本是元大都大内禁苑,建筑格局旧有两重夹垣。虽属禁苑,但已不是重点的新皇宫大内,留有过去的建筑格局痕蹟也属正常。这样,紫禁城有护城河(筒子河)拱卫,万岁山御苑保留两重垣牆也就自然而然了。这就有了万岁山周围的北上门、北上东门、北上西门、北上左门、北上右门、山左北门、山右北门和北中门,这些门和夹垣直到清末民初都还完好,现在是早已不複存在了。民国时夹垣中的驰道被改造成为景山前街、景山后街、景山东街和西板桥大街(景山西街),这些门大多被拆除。位于中轴綫上,地位独特的北上门是在1956年最后被拆除的。北上门可被视为紫禁城神武门(玄武门)的外门,也可看作是景山万岁门的外门。其更多时候是处于南向(门钉朝南,门扇向北开),衹是在1910年代后期改造景山前街时,道路从万岁门与北上门之间通过,门不能背道而开,遂将北上门改成了北向(门钉朝北,门扇向南开了),直到1956年被拆除。

  景山西垣外原有一河流,源自北海,流经景山西北的西板桥(西步量桥),南折过白石桥(景山北驰道西头,卽景山后街西头),顺景山西内垣牆外南行,过山右里门桥,到北上西门外的鸳鸯桥,再南注入筒子河。现在桥都没有了,河被盖板成为了暗渠。

  景山公园北半部有寿皇殿建筑群,寿皇殿为重檐庑殿式,顶敷黄琉璃筒瓦。是明清两代供皇帝停灵、存放遗像和祭祖之地,卽“神御殿”。明代时,殿在景山东北,跨度仅三楹。清康熙帝崩后,其子雍亲王胤禛将其“御容”奉祀于该殿。乾隆帝登基后又将其父雍正帝“御容”供奉殿内。由于嫌殿内狭小,乾隆帝决定改建,乾隆十四年(1794年)春开工,冬竣工。将旧殿拆除,新殿移建于景山正北方,在古老京城中轴綫上。新寿皇殿九楹,规模和等级远超明代所建寿皇殿,规制同紫禁城太和殿和太庙享殿。左右山殿(衍庆殿,绵禧殿)各三楹,东、西配殿各五楹。碑亭、井亭各两座,神厨、神库各五处。东、西分列有集祥阁与兴庆阁。大殿正前方为戟门(寿皇门)五楹。寿皇门前是有三个门洞的宫门(磗城门),门前有石狮一对,颇具古风。据说改建此殿是拆用了明陵的木料。

  寿皇殿主殿内原供奉著清朝自康熙帝起始的历代皇帝肖像。康熙帝的隔间居中,其馀皇帝隔间依照昭穆在其左右,同堂异室,至清亡时殿内隔间情况为:东起第一间光緖帝、第二间咸丰帝、第三间嘉庆帝、第四间雍正帝、第五间康熙帝、第六间乾隆帝、第七间道光帝、第八间同治帝,隔间内除有肖像外,还陈列有神龛、牌位、皇帝生前的小部分服饰、珍宝器玩、玺印和佛塔等物。在寿皇殿内部原还安置有大龙柜,柜内收贮著大批清代帝后妃嫔的各类画像,这些画像在清代档案中,皇帝的被称为“圣容”,后妃的被称为“御容”。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殿内部分绘画、陈设丢失,这部分被窃物品今日仍在海外收藏机构和私人手中。1924年11月3日,国民军将原紫禁城景山之守衞部队(隶属清皇室的禁卫军)缴械,调北苑听候改编。11月5日下午,大清帝国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被逐离了紫禁城,帝号被废。临时执政府摄政内阁正式发佈命令:“修正清室优待条件,业经公佈施行,著国务院组织善后委员会”。1925年10月10日,故宫博物院正式成立,1926~1929年间,故宫博物院对寿皇殿正殿、东西配殿等处物品进行清点、造册。1929年由故宫博物院将殿内“圣容”、“御容”等绘画共计一百四十九轴取走保管(这部分是否也南渡了?不得而知)。

  清代每逢除夕,在寿皇殿内部隔间的窗槅之外要放置七座大插屏,悬挂清历代帝后朝服像,清太祖努尔哈赤像居正中,以下至嘉庆列帝后像分昭穆居左右,南向一字排开;道光帝起始的列帝后像悬挂于寿皇殿东西两面。隔间外这些临时悬挂的肖像至来年正月初二卽撤下收贮。以上情况均有图说,详载《钦定大清会典图》。1955年,寿皇殿交由北京市少年宫使用,原存神龛、傢具等物品移交故宫,殿内拆改,至此寿皇殿内部清代遗状已全部无存。

  景山除在万春亭上登高覧景,俯瞰紫禁城庄严辉煌,京城气势恢宏之外,寿皇殿垣牆砖城门(就是曾挂著“北京市少年宫”红底金字横匾的南院门)外还有一组成“品”字形排列的三座牌楼。卽为寿皇殿附属建筑群之中的“九举牌楼”。这是难得保存下来的一组“品”字形木结构古蹟牌楼,比大高玄殿前的“品”字形三座牌楼的命运强多了。九举牌楼始建于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三座牌楼形制统一,皆为黄琉璃筒瓦庑殿顶,四柱三间九楼式结构,通寛约16米,飞檐斗拱,三个牌楼共九间,故俗称“九举牌楼”。牌楼上绘有墨綫金龙枋心镟子彩画,雕有各种镏金的龙凤图案,寓意富贵吉祥。据说,牌楼的樑柱原为金丝楠木柱,1947年重修后改为了水泥柱。

  每座牌楼的四个夹柱石上均雕有两隻神兽,它们趴卧昂头,或闭口,或口含宝珠,形态逼眞。在夹柱石旁的地面上,戗柱础石也各雕有侧卧的八隻神兽(戗兽)。戗柱础原本分列牌楼前后各四个,改水泥柱后,省去了戗柱,后面的四个戗柱础也挪到了牌楼前面,弄成了两两对卧状。这些长著龙头、鹿角、牛蹄、狮尾的神兽,卽为神话传说中的麒麟。麒麟象徴祥瑞,寓意世道昌盛、国泰民安。

  九举牌楼曾在1947年大修,2007年再次重修粉饰,至今色彩鲜豔。寿皇殿牌楼上的汉白玉匾额为乾隆帝御题,怹老人家在景山题过不少的匾额楹联,这三个牌楼上的匾额题词最为精彩。就二十四个字,乍看眼熟,细酌懵然,实典高深,不究莫辨。东牌楼的东(正)、西(背)侧匾额分别爲“继序其皇”、“绍闻祗遹”;西牌楼的西(正)、东(背)两侧匾额分别爲“世德作求”、“旧典时式”;南牌楼的南(正)、北(背)两侧匾额分别爲“显承无斁”、“昭格惟馨”。(下集重点介绍)

  1952年,北京市少年之家建立。起初佔用位于北海北岸的阐福寺,感觉面积较小,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北京市委遂决定另寻他址。1954年,经北京市少年之家和故宫博物院商洽选址,定下景山寿皇殿为新址,并经团市委报告北京市府,彭眞市长迅速批示同意。1956年1月1日上午9时许,五百名繫红领巾的少先队员聚集在景山寿皇殿,在这个赋予了新名称“北京市少年宫”的寿皇殿内,北京市吴晗副市长在会上向少先队宣佈:“今天,我代表市人民政府把这座美丽的少年宫送给你们。从今天起,你们就是这所宫殿的主人。祝你们好好学习,健康成长,准备著建设我们伟大的祖国!”从此,景山公园就衹有了土山五座亭子和山后那三座牌楼了。总觉有私相授受意味,公园者公共之园也,部分人佔有了全国公众的权利,这一佔就是一甲子啊,况且还是文物古蹟。

  2012年,全国政协委员孔繁峙将中轴綫历史建筑(包括寿皇殿在内)全部实现开放的提案带到了政协会上。2013年12月27日,挂了五十七年的“北京市少年宫”牌匾被摘下,寿皇殿古建筑群终于回归景山公园。送走了少年宫老牌匾,寿皇殿关闭南宫门,这座修建于清乾隆年间的古建筑群再次恢复肃静,开始全面复原整修。这裡不再是少年儿童的活动场,而将恢复作为文物古建筑群的原有样貌对公众开放。

  寿皇殿古建筑群是北京中轴綫上除故宫之外的第二大建筑群,是旧京内城中轴綫上古建筑天安门到钟楼的中心点。整个景山范围从航拍图上看就像一尊弥勒坐佛,寿皇殿是佛头,五峰亭是合十的上臂,山阳是大肚,绮望楼是肚脐,山南轮廓是大佛盘腿而坐的样子。不知是巧合,还是古人设计的玄妙。


1860年10月29日,从北海琼岛向东南眺望景山、紫禁城。可见大高玄殿和远处的崇文门城楼。原注释:View of the Imperial Winter Palace, Peking, showing the Artificial Hill. October 29, 1860 [(英)费利斯·比托 Felice Beato]

1860年10月29日,从景山眺望北海及琼岛白塔。可见欝欝葱葱的景山近景和山右里门,北海陟山门外的陟山门街,大高玄殿北面的乾元阁,以及远处的妙应寺白塔等。原注释:Felice Beato View of the Gardens and Buddhist Temple,Peking. [(英)费利斯·比托 Felice Beato]

1876年,景山,大高玄殿前牌楼和习礼亭,紫禁城筒子河。原注释:S.W. View Of Coal Hill,mont,and Corner Of Forbidden City. [(英)托马斯·查尔德  Thomas Child]

1890s,大高玄殿前牌楼和 习礼亭。背景是景山,前景是筒子河。选自《中国眺望 Views of China》。原注释:Entrance of the Imperial Palace Pekin. [(英)乔治·厄内斯特·莫理循 George Ernest Morrison]

1890s中前期,景山、北海琼岛、紫禁城远眺(西北向,像是在八面槽东堂上层拍摄的)。选自《北京·历史和记述 Peking histoire et description》 [(法)樊国梁 Alphonse Favier]

1890年前后,景山西侧北上西门牆外鸳鸯桥。

1892年,景山前东侧之北上东门外。原注释:Coal hill, Imperial City, Peking.  [(美)杜德维 Edward Bangs Drew 影集]

1895年前后,景山前东侧之北上东门外。选自《北京历史和记述 Peking histoire et description》 [(法)樊国梁 Alphonse Favier 1897著]

1898年,景山前东侧之北上东门外雪景 [(日)山本讚七郎]

1900年,庚子之变俄军佔据景山。选自《北清事变写眞帖 Views of the North China affair》 [山本诚阳编 1901年日本东京出版]

1900年,庚子之变俄军佔据景山露营。选自《北清事变写眞帖 Views of the North China affair》 [山本诚阳编 1901年日本东京出版]

1900年,庚子之变法军少将司令弗雷与其部属在寿皇殿前留影,自然也不会放过寿皇殿中的珍宝画像。选自《北清事变写眞帖 Views of the North China affair》 [山本诚阳编 1901年日本东京出版]

1900年,景山东侧牆外,景山五亭之万春亭、观妙亭、周赏亭。

1900年,景山东侧牆外,景山五亭之万春亭、观妙亭、周赏亭。选自《北清事变写眞帖 Views of the North China affair》 [山本诚阳编 1901年日本东京出版]

1900年,景山寿皇殿。选自《北清事变写眞帖 Views of the North China affair》 [山本诚阳编 1901年日本东京出版]

1900年,景山寿皇殿正面。选自《北清事变写眞帖 Views of the North China affair》 [山本诚阳编 1901年日本东京出版]

1900年,由故宫保和殿北侧眺望景山。选自《北清事变写眞帖 Views of the North China affair》 [山本诚阳编 1901年日本东京出版]

1900年前后,景山、大高玄殿前牌楼、习礼亭、北上门及连房、紫禁城东北角楼及筒子河。

1900年前后,景山前东侧之北上东门外。

1900年前后,景山万春亭、辑芳亭、北上西门、駌鸯桥。

1901年,北长街北口外的骡车(背景是景山)。选自《从阿穆尔到北京紫禁城 Down the Amur. Peking. The Forbidden City》, By Burton Holmes.

1901年,北上门仰望景山万春亭,正对之门为景山南门万岁门。选自《清国北京皇城写眞帖》(1906年版) [(日)小川一眞]

1901年,从景山上眺望北海琼岛白塔。可见山右里门和陟山门街 [(日)小川一眞]

1901年,从景山上眺望北海琼岛白塔。可见山右里门和陟山门街。

1901年,光緖辛丑年间拍摄的景山明朝崇祯帝上弔的歪脖树。

1901年,景山、北上门、大高玄殿前牌楼、习礼亭、紫禁城筒子河雪景 [(日)小川一眞]

1901年,景山东侧北上东门外雪景 [(日)小川一眞]

1901年,景山绮望楼、万春亭。万岁门(南门)内。庚子之变中侵华法军和日军在此安营扎寨。选自《北清事变写眞帖 Views of the North China affair》 [山本诚阳编 1901年日本东京出版]

1901年,景山绮望楼、万春亭。万岁门(南门)内。选自《气球下的中国 La Chine A Terre Et En Ballon》 [法国人拍摄]

1901年,景山前东侧之北上东门外。选自《北京名胜》(1906年出版) [(日)山本讚七郎]

1901年,景山寿皇殿西八角亭。选自《气球下的中国 La Chine A Terre Et En Ballon》

1901年,景山万春亭北望俯瞰寿皇殿,以及地安门、鼓楼。选自《从阿穆尔到北京紫禁城 Down the Amur. Peking. The Forbidden City》, By Burton Holmes.

1901年,景山万春亭北望寿皇殿、地安门、钟鼓楼。选自《清国北京皇城写眞帖》(1906年版) [(日)小川一眞]

1901年,景山万春亭南望紫禁城全景。近处是景山绮望楼歇山屋顶、万岁门、北上门 [(日)小川一眞]

1901年,景山万岁门、北上门及紫禁城(南向) [(德)穆默 Alfons Mumm von Schwarzenstein]

1901年,景山五亭之观妙亭。选自《摄影日记 Ein Tagebuch in Bildern》 [(德)穆默 Alfons Mumm von Schwarzenstein]

1901年,景山西侧 ,从北海琼华岛永安寺塔基向东拍摄,可见山右里门和大高玄殿 [(日)小川一眞]

1901年,景山西面,依次大高玄殿、积翠堆云桥。由北海西岸向东拍摄。选自《气球下的中国 La Chine A Terre Et En Ballon》

1901年,景山西侧之山右里门。选自《从阿穆尔到北京紫禁城 Down the Amur. Peking. The Forbidden City》, By Burton Holmes.

1901年,景山园内东南侧,景山五亭东侧之万春亭、观妙亭、周赏亭。选自《摄影日记 Ein Tagebuch in Bildern》 [(德)穆默 Alfons Mumm von Schwarzenstein]

1901年,热气球航拍北京。景山、紫禁城、西苑航拍(金鳌玉蝀桥、堆云积翠桥),东向。选自《气球下的中国 La Chine A Terre Et En Ballon》 [法军上尉普雷森特 Plaisant 摄]

1901年,热气球航拍北京。景山俯瞰,山右西门、大高玄殿乾元阁。选自《气球下的中国 La Chine A Terre Et En Ballon》 [法军上尉普雷森特 Plaisant 摄]

1903年,景山东侧北上东门外雪景。选自《北清名胜 The views in North China》[(日)藤井彦五郞]

1905年,景山前街。当时中西方技术相差悬殊,西方传入的汽车与中国传统马车形成鲜明对照。

1905-1910年,景山寿皇殿 [(法)菲尔曼·拉里贝 Firmin Théophile LARIBE]

1908年,景山前东侧之北上东门外,三座门已破烂不堪,之后不久堵上了两次门,仅留中门 [(日)山本讃七郎]

1900s,北长街北口眺望景山。

1900s,北长街北口外的骡车,背景是景山、大高玄殿前牌楼和习礼亭、筒子河沿。

1900s,鼓楼前大街,地安门外大街。鼓楼上南望景山五亭与北海白塔。

1900s,景山、大高玄殿前牌楼、习礼亭和街道 (明信片)。

1900s,景山东侧牆外 (明信片)。

1900s,景山东侧牆外,可见万春亭、周赏亭、观妙亭 (明信片)。

1900s,景山东侧牆外。

1900s,景山前的北上门及连房南侧,紫禁城神武门外甬道。景山万春亭、观妙亭、周赏亭。

1900s,景山前东牆(北上东门)外,万春亭、观妙亭、周赏亭。

1900s,景山前西侧之北上西门外。

1900s,景山前紫禁城筒子河沿上的连房——景山官学堂。

1900s,景山万春亭北望,寿皇殿、地安门、鼓楼 [(日)山本讚七郎]

1900s,景山五亭之观妙亭 [(日)山本讚七郎]

1900s,景山五亭之辑芳亭,向西拍摄,可见北海琼岛白塔 [(日)山本讚七郎]

1900s,景山五亭之观妙亭。

1909年,北海琼岛永安寺塔下远眺景山。

1909年,鼓楼南望景山五亭与北海白塔,鼓楼前大街、地安门外大街。

1909年,景山东侧北上东门外。

1909年,景山五亭之万春亭、辑芳亭。

1909年,鼓楼南望北海琼岛与景山五亭与北海琼岛白塔。鼓楼前大街,地安门外大街 [(美)张伯林 Chamberlin Thomas Chrowder]

1909年,景山东侧之山左里门 [(美)张伯林 Chamberlin,Thomas Chrowder]

1909年,景山前东侧之北上东门外 [(美)张伯林 Chamberlin,Thomas Chrowder]

1909年,景山前东侧之北上东门外道路 [(美)张伯林 Chamberlin,Thomas Chrowder]

1910年前后,景山东侧之北上东门外,可见景山五亭之周赏亭、观妙亭、万春亭、辑芳亭 (明信片)。

1910年前后,景山前北上西门外的駌鸯桥,可见景山五亭之万春亭、辑芳亭、富览亭。

1910年前后,景山前北上西门外駌鸯桥前的驼队,可见景山五亭之万春亭、辑芳亭、富览亭。

1910年前后,景山前的北上门南侧道路。当时门是朝南(门钉朝向),可视为景山万岁门的外门。

1910s,北长街北口眺望景山。

1910s,鼓楼大街、地安门大街,鼓楼南望景山。

1910s,鼓楼前大街、地安门大街,鼓楼南眺景山五亭、北海琼岛白塔。

1910s,景山寿皇殿宫门(砖城门)。

1910s,景山、北海、地安门、鼓楼长景图 [(美)约翰·詹布鲁恩 John Zumbrun]

1910s,景山万春亭、山右里门、大高玄殿乾元阁。由陟山门街向东南拍摄 [(美)约翰·詹布鲁恩 John Zumbrun]

1910s,景山西侧北上西门外鸳鸯桥雪景 [(美)约翰·詹布鲁恩 John Zumbrun]

1917-1919年,景山前东侧之北上东门外。原注释:Coal Hill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1917-1919年,景山五亭之观妙亭 Tingsas(jingshan)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1918-1920年,紫禁城筒子河内河沿儿西北角亭望河对面景山和大高玄殿前习礼亭、牌楼,南牌楼已于1917年被拆除。选自《北京相册 The most interesting views of Peking》

1920年前后,景山前北上门、大高玄殿前牌楼、习礼亭、故宫筒子河 (明信片)。

1920年前后,景山北眺 [(英)唐纳德·曼尼 Donald Mennie]

1920年前后,景山五亭之辑芳亭 [(英)唐纳德·曼尼 Donald Mennie]

1920年前后,景山五亭之观妙亭 [(美)雷尼诺恩 C.E. LeMunyon]

1920年前后,景山五亭之辑芳亭 [(美)雷尼诺恩 C.E. LeMunyon]

1920年前后,景山向南俯瞰,依次为绮望楼、万岁门、北上门、神武门。由万春亭向南俯拍。

1922年,景山后九擧牌楼之南牌楼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后九擧牌楼之西牌楼背面(旧典时式),戗柱尚在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辑芳亭北望寿皇殿、地安门、鼓楼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寿皇殿,西侧重檐八角碑亭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寿皇殿,由寿皇门里向北拍摄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寿皇殿宫门(砖城门)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寿皇殿两山外各有一个三开间歇山式耳殿,西爲绵禧殿,东爲衍庆殿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寿皇殿南宫牆角门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寿皇殿前丹墀,东侧重檐八角碑亭,石碑上为乾隆御製《重建寿皇殿碑文》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寿皇门(戟门)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五亭之辑芳亭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2年,景山下街道俯瞰(西南侧),辑芳亭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

1924~1927,景山公园西侧,依次为万春亭、辑芳亭、富览亭,远处可见朝阳门,近处是景山山右里门和大高玄殿乾元阁。原注释:Coal Hill.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1924~1927,景山绮望楼、万岁门、北上门。由万春亭向南俯拍,可见故宫神武门。

1924~1927,景山五亭之辑芳亭。原注释:Summer House and Daeoba. [(美)西德尼·甘博 Sidney D. Gamble]

1924-1928年,景山东南侧北上东门,此时三座门衹剩了中间一座。选自《亚细亚大观》。

1925年前后,景山、故宫航拍(南向)。

1930s,景山、北海航拍 [(美) Merl La Voy]

1930s,景山、北海琼岛航拍(东南向) [(美) Merl La Voy]

1930年,景山公园明思宗(崇祯帝)殉国处碑,歪脖树前,民国十九年三月故宫博物院敬立。

参考:文革后修复的“明思宗殉国处”碑。

1930年前后,北上门与神武门之间,可见景山公园万岁门(南门),万春亭、观妙亭、辑芳亭。

1932~1934年,景山公园五亭之万春亭。选自《北平旅游便览》。

1930s,景山、神武门远眺,近处可见大高玄殿乾元阁。选自《北京景观》余晋龢题.张水淇序.北京特别市公署编。

1930s,景山五亭之观妙亭(东南向),可见故宫东北角楼。选自《北京景观》余晋龢题.张水淇序.北京特别市公署编。

1930s,景山前北上东门已拆除,打通了景山前街。选自《亚东印画辑》。

1930s,景山眺望北海,山右里门,陟山门街。选自《亚东印画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22 14:42 , Processed in 1.109136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