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服务器里的北京 - 老北京网

 找回密码
 注册老北京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昔日的北京东大桥

2023-12-26 10:03| 发布者: weiwei |原作者: 老骥伏枥|来自: 建筑史学

摘要: 如今的“东大桥”,确切讲是“东大桥”地区,不仅 是北京繁华闹市,也是北京城区东部的交通枢纽。多少年来,老北京人就称这个地方为“东大桥”,这称呼究竟是否准确,我还真没考证过。但是我小时候却听胡同里的大人 ...

如今的“东大桥”,确切讲是“东大桥”地区,不仅 是北京繁华闹市,也是北京城区东部的交通枢纽。

多少年来,老北京人就称这个地方为“东大桥”,这称呼究竟是否准确,我还真没考证过。但是我小时候却听胡同里的大人们,称“东大桥”为“东大地”。而且有人对我说,因为大家管“东单”十字路口西南角儿那片宽阔地面叫“西大地”,所以称“东大桥”为“东大地”。但是我觉得这解释似乎不靠谱儿,所以本文就称呼“东大桥”吧。打小儿我父母就不许我去“东大桥”,而且他们也从来不去那里。尽管我小时候耳边就常听到“东大桥”这个地名儿,但是伴随它的传闻,几乎都是令人闻之色变的恶闻!

“东大桥”地处北京朝阳门外大街东端,现在的“朝外大街”、“东大桥南路”、“朝阳北路”、“工体东路”等马路交汇于此。南北马路分别通往“建国门外大街”和“三里屯”使馆区。“东大桥”东行不远处,就 是号称“中国曼哈顿”的CBD地区,那里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比比皆是。就说这“东大桥”所在的十字路口吧,四面目标建筑都非常显眼,特别是西南角的那座有名 的商厦“蓝岛大厦”。“东大桥”周围地区,名校、明园(日坛公园)、有名的单位等,几乎都衬托“东大桥”的繁华热闹气氛!

我第一次去“东大桥”时,已经30多岁了。也就是 说,我从小儿开始,有30多年没去“东大桥”,所以这里昔日是什么样子,环境如何,历史变化如何,等等,我一概没有感性认识。为什么呢,上述谈到父母不让 我去,但说实话,从我懂事开始,就是让我去那里,我都不敢去!这话说起来,可就长啦。

小时候,只是听一些老人说,这“东大桥”下有一条 南北小河流过,周围杂草丛生、破败不堪,老人们称其“乱葬岗子”。直到解放后,这里才逐渐发生变化,直到今天成为繁华地区。我5岁那年,估计“东大桥”大概变化不大,那时候北京的城墙基本还在。老北京人管出城叫“出豁子”,当时我家距北京“建国门”城墙城 门约500多米远,除了我父母带我出城为先人扫墓外,我们很少出城门。当时这城外景色很美,都是自然景色。我们胡同里不少孩子出豁子逮蚂蚱或蛐蛐儿时,我 从不跟着去。

我们胡同里的人,管出朝阳门城门也叫“出豁子”。但是我周围的邻居,却在有人去朝阳门外时,总是提醒说:“去那儿小心‘东大桥’有流氓!”这 种提醒源于当时人们听到“东大桥”的坏消息太多了。我听到的就是“东大桥”当时是流氓团伙争斗,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打群架”的地方。据说一些流氓团伙为了 争地盘儿或争“老大”地位,经常约定在那里争斗。而我们胡同所在地管片儿的民警,也经常在居委会召开的群众大会上传达什么“东大桥”昨天发生两伙儿流氓打 架的消息,让大家经过那里时要提高警惕;也从民警口中听到什么“九龙一凤”、“四大金刚”、“金凤凰”、“三哥”等流氓团伙为首者的绰号儿或团伙儿成员。如“九龙一凤”,就是该团伙儿由九个男流氓和一个女流氓组成,男流氓胳膊上有“龙”的纹身标志;女流氓胳膊纹饰一只凤凰。所以那时候的人们,对于个别青年 “纹身”,不仅极其反感,而且有恐惧感!记得当时有个别摆小摊儿的小贩,卖一种“纹身纸”,即一张半尺见方的黄色纸上,画有几个蓝色小动物图案,这种纸不 知经过什么技术加工,如果蘸上清水贴在一个人的胳膊或身体某个部位,约5分钟左右,揭下那黄纸,纸上的图案就显示在人的身体所贴部位,那图案起码能保持两 三天之内,印在皮肤上用水洗不下去,就像现在的人们纹身一样!大概没多长时间,有群众反映到派出所,强烈反对卖这种“纹饰纸”,说容易把小孩子教坏,而且 孩子胳膊上有这纹身印记,就像小流氓!于是这种纸很快从各个小摊儿消失了。所以我们这些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彼此交谈时,对于现在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大量 纹身,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女孩子,在自己“敏感部位”纹身,感到反感和不解!

当时民警讲述到那些流氓打起群架来,个个是亡命徒,就是“攮子”(匕首)扎进身体都不怕时,竟有的妇女吓得发出叫声,紧紧搂着自己的孩子。我5岁那年,当地派出所还经常召开批斗流氓的群众大会,我所在 胡同里的居民,就经常在当时的“东观音寺小学”的大操场,参加这种批斗大会。批斗完流氓后,警察给这些流氓戴上手铐,押走他们时,群众则高呼口号,表达对 这些流氓的愤怒和仇恨!有一次在“东观音寺小学”操场批斗的流氓中,竟有我们胡同里的一个男青年。这个年轻人平时在胡同里倒也看不出有什么恶劣行为,只是 他右胳膊上部纹饰的一个老虎头的标志非常明显,引起大家反感。后来获知,这个男流氓倒是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别看在胡同里没什么恶行,可是在外 边却干了不少抢劫、强奸妇女的罪行。据说有一次为了和另一个男流氓争夺一个女流氓做姘头,互相争斗时,他的左眼被那个男流氓打出血,而他把那个男流氓右腿 用攮子扎穿,致使那个男流氓右腿残废了。这倒使我回忆起,一次在胡同里看到这个男青年左眼捂块白纱布的情景。

当年流氓打群架,是在“东大桥”东南角的一片宽阔 的草地上,老百姓称那里为“三角地”,也即是一些人所称的“东大地”。据说进入“文化大革命”期间,那里的地面还是野草丛生,地面儿宽阔而荒凉。具体是不 是这样,上述谈到,我是改革开放后,记得是上世纪80年代初,才第一次去“东大桥”,所以之前究竟那里是什么情况,眼不见则不能乱写!

我倒是觉得一些地区的地名儿,就像一个人一样,一旦给大家留下坏印象,似乎很难让人们扭转看法。尽管面对的是繁华热闹的“东大桥”,但是想起小时候听到的上述传闻,我还是对“东大桥”爱不起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官方QQ群

2000.11.1,老北京网自创办之日起,已经运行了 | 老北京网

GMT+8, 2024-4-18 12:04 , Processed in 1.118517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道义 良知 责任 担当

CopyRight © 2000-2022 oldbeij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